電競牧養的湯,福音派的藥

參加了「電競牧養研討會」,聚會一半是嘉賓分享,一半是Q&A。嘉賓分享的內容如下:

  • 春麗:搞電競牧養的心路歷程、電競牧養的好處。
  • 歐陽家和:電競產業文化
  • 甯田安:電競牧養心得
  • 阿比:電競牧養心得

由於每個講者都只得十五分鐘,所以發揮的內容不多。歐陽家和講的是硬資訊,講電競產業相關的數字,帶出「其實真係好多人打機」。其餘三位講者的內容其實差不多,都係講帶出一套邏輯:「好多人into電競 > 同佢地打機就埋到堆 >埋到堆就關心到 > 關心到就牧養到」而其中一位講者談到「既然教會搞到籃球牧養,就一定搞到電競牧養」意思是其實心法一樣,只是換了籃球為電競。另一位的講法更立體,他說「電競就是一個宣教群體,教會要認領一個群體,學習他們的語言,和他們一起同行,才能宣教」。換句話說,電競牧養和教會一直以來用流行文化入手的宣教策略並無異,只是將夾band、電影、籃球、行山換做電競。不過,隨著時代轉變,他們的手法當然不會是以往「在籃球比賽中場加插佈道信息」的硬手段,而是一種長遠的關係建立。如果你問我個研討會講咗咩,大概就係上面果d。

第二個小時的 Q&A,台下發問者大多對打機沒有甚麼反對,但他們不約而同指出教會的青少年家長和教牧長執則對打機相當有保留,視之為洪水猛獸、邪靈通道,又怕孩子沉迷,台上台下的互動,變得像「台下未出櫃的人訴苦,台上的人出了櫃的人分享心得」。聽到長執的古老錯謬,台上台下失一起失笑,聽到台上的成功,他們又感到希望。

我會說,整晚的真正target audience 其實是教會的長執和家長,聽的一班人大抵是想聽到一些insight 和見證,幫助他們回到教會有力說服各方大佬。而電競牧養又係咪咩新絲蘿蔔皮?我看其實不是,只是將「與青少年同行」用新的媒介包裝一次,心法一點也沒變,要做的事也沒變。你問我有無意義?harmless 既野,係咗無妨咁囉。

至於我,則感到相當納悶。一齊打機?不嬲都一齊打機架喇,邊使人教架,邊使開個seminar講架。我將上述內容拿回敝教會和手足講,他們到感到納悶,而且有些建議。他說「與其他只有其個人一隊的 MOBA(即係LOL果d),不如玩隻有公會既game,成班人一齊做任、派福利、吹水,咪仲有效,又唔使hardcore gamer 先玩到。」另一個手足話「喂,教會喺『狩獵季節』開放俾人屠下龍,有電有野飲,牧者主力負責吹笛,咁咪得囉。」我就話「講咁多做咩呀,教會派石啦。」

係囉,派石實際d喎。

流行文化永遠都在,亦永遠都在變。敝教會麻雀、打機、電影、動漫、運動乜到有人玩,但從不標榜「吸引人返來玩」。一班正常有嗜好的人就會一齊玩,有時你導我睇動畫,有時我導你打機,興起就一齊游水,自然之至,無需另立事工。

Advertisements

為「一千銀僕人」平反(太廿五14-30)

經文

16 那領五千的隨即拿去做買賣,另外賺了五千。 17 那領二千的也照樣另賺了二千。 18 但那領一千的去掘開地,把主人的銀子埋藏了。 19 過了許久,那些僕人的主人來了,和他們算帳。 20 那領五千銀子的又帶著那另外的五千來,說:『主啊,你交給我五千銀子。請看,我又賺了五千。』 21 主人說:『好,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許多事派你管理;可以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快樂。』 22 那領二千的也來,說:『主啊,你交給我二千銀子。請看,我又賺了二千。』 23 主人說:『好,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許多事派你管理;可以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快樂。』 24 那領一千的也來,說:『主啊,我知道你是忍心的人,沒有種的地方要收割,沒有散的地方要聚斂, 25 我就害怕,去把你的一千銀子埋藏在地裡。請看,你的原銀子在這裡。』 26 主人回答說:『你這又惡又懶的僕人,你既知道我沒有種的地方要收割,沒有散的地方要聚斂, 27 就當把我的銀子放給兌換銀錢的人,到我來的時候,可以連本帶利收回。 28 奪過他這一千來,給那有一萬的。 29 因為凡有的,還要加給他,叫他有餘;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過來。 30 把這無用的僕人丟在外面黑暗裡;在那裡必要哀哭切齒了。』」

傳統演繹

傳統泛福音派對此經文的解釋,就是神(耶穌)就是那主人,他將不同份量的恩賜給予信徒,到他再來的時候,他就要看大家是否有好好運用恩賜,懶的人(即是不肯事奉)就會遭懲罰。

主人一面嘉獎事奉者,一面懲罰不事奉者,這樣的解釋對教會來講很方便很好用,因為人人都會想做「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但如果這樣解釋,就會遭遇一個大問題——根據第三個僕人的描述,主人是「忍心的人」,這是馬太一直宣講的耶穌嗎?

解讀

我們對「才幹的比喻」有以下假設:

  1. 主人吩咐了僕人打理財產。
  2. 主人會回來。
  3. 主人是上帝。

事實不是這樣。從當時的文化觀,主人的舉動像今天的「撤資」而非遠遊,當時的讀者(一世紀猶太人)會讀得出主人可能不會回來,所以我們理解的時候,應想像三個僕人是「被分身家」以不太像是暫托。而三人之中,究竟誰才真心認為主人要回來呢?其實是一千銀那位。五千和二千,他們去投資,那是可賺可蝕的一門生意,但一千卻做了保本的動作,而且,那是《塔木德》吩咐的。你明白了那氣氛了嗎?三個僕人,有兩個去炒股票賺錢,有一個放在銀行。但更怪的在下面。主人回來後,讚那兩個投資者「良善又忠心」但罵儲蓄者「又懶又惡」,然後把儲蓄者的錢交給投資者,將儲蓄者掃地出門。難道,這個主人,是巴菲特?如果我們按此解讀,這福音應該叫「中環福音」,宣揚的是「炒賣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散戶的本金。」

我不同意。

如果故事中有誰是「懶」,我想大概是靠炒賣的人吧?
如果故事中有誰是「惡」,我想大概是靠奪得了一千銀僕人的主人吧?

到底,我們要怎樣讀這比喻?你得明白,這是天國的比喻,這也是關於末世的比喻。馬太描述的末世,一直強調「宣稱與行動相稱」、「末日審判按今生行動」、「揀錯就掃地出門」,這段經文上面的「十童女比喻」也是一樣的主題。而這個故事要將這思想推得更盡。

主人是不是上帝,主人的道德,不是這故事要關心的。這故事刻意要突顯的是

  1. 主人看似全盤撤出,但他會回來。
  2. 主人回來就要審判。
  3. 審判的規則,是按主人的尺度。

而正正是因為第三個僕人其實是有常識但不合乎主人,這故事才有張力。今日我們要要跟從主,就要按主的尺,審判也是按主的尺。這故事中的道德是不合乎福音的,但正因為這樣,才突顯出主有著絕對的權力。這故事不是用來鼓勵你要好好運用恩賜的,而是要警誡你,神的確會回來,他不在的時候,你的行動決定了你的未來。而他不在也好,你知道你主人是誰,就應按他意思而做人。

光說這故事是沒有甚麼福音的,而幸好在聖經其他地方,你知道我們的主教導了我們應怎樣待人接物,應怎樣看待世界。你想做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就得知道主人的心是怎樣。

陳到的崇拜筆記006——播道會康泉堂

(系列介紹:在下陳到會突襲不同教會的崇拜,寫筆記,作評論。無惡意的,好似係。)

2017/3/5 11:30pm@中國基督教教播道會康泉堂

先由結論講起:這堂崇拜非常好,一改我對播道會的印象,印象最深刻的是講道。

康泉堂位於康怡花園的山頂,不是住在康怡的人,照計是不會貿然上山的。接駁的交通就只有綠van和的士,可想而知,這教會的會眾應該大部份是住康怡的人,也即是說是一班中產。堂會在舖位,地方骨子,大門打開就是禮堂。目測座位約 7-80,我去到的時候已經差不多開始崇拜,但由於我是「外來人」他們很容易察覺,坐在第一排的牧師轉身來握手,但我拒絕。他有禮貌地解釋是代表教會歡迎,我點頭示意。事情完結。

崇拜一開始就是唱詩,敬拜隊係幾個「阿姐」加一個司琴。他們的歌目如下:

  1. 天天歌唱
  2. 在你寶座前
  3. 主你永遠與我同在
  4. 我的救贖者活著

我一向對敬拜風格開放,傳統詩歌、敬拜讚美,我都無乜所謂。我有所謂的,是詩歌是否在敬拜神,敬拜隊是否攔阻人敬拜。康泉堂的敬拜隊是比較平實的,沒有很多說話,選歌算是對準神,內容沒有很離譜的。要稍稍挑剔的是唱歌和司琴配合得麻麻:歌者「催beat」令司琴要調節速度,另外就是帶領者第人拍「1、3拍」。懂音樂的讀者應該知道,咁真係好擇駛。

之後是聖餐,雖然我不認識康泉堂,但聖餐時牧師講了一點點「提後二11-13」,講到「我們忘記上帝,但上帝記得我們」我想,者或多或少是按他們的需要而講的,而非「標準的」聖餐內容。

講道。講道的是他們的堂主任甄達安牧師,他講尼希米記五1-9,題為「守望」。他先引一個人類學家(Margaret Mead)的一個提問——「文明是怎樣開始的?」然後再講那為人類學家的見解。她認為文明之端是一塊接駁過的股骨,代表人幫別人包紮。講完人類學小故事,牧師才講聖經。他花時間解釋亡國、被擄歸回、遺民中的貧富差距這些背景,資料詳實充足,但又不是照本宣科,幫助到聽者理解經文的處境。

他多次在講道中強調「尼希米是省長,但我們不是」用意是叫我們不要直接抄襲經文的做法,因為我們沒有那種權力,而且處境也不同。所以他是抽取尼希米的態度、處事方式來談,我認為這種方法相當聰明,也是一個很好的示範。講道的內容三點:

  1. 幫助人要等正確的時機,了解別人的需要,處理問題核心。
  2. 幫助人要可以出於情感(例如尼希米係義憤),但方法要實際,要有計劃。
  3. 教會要建立捨己的氛圍。

這些建議雖然唔係咩高深道理,但斷不是「阿媽係女人」的廢話,連帶講道中牧師引了不少書籍的例子、內容,整個講道係好有水準,心靈亦得到鼓勵。講道的結尾係呼應到開頭的,收得好靚,由此可見,技術上這位甄牧師都相當純熟了。

崇拜完,為免social,我急走。

這堂崇拜的經驗是美好的,因為我成功幫播道會平反。這間教會的缺陷就是地點太隔涉,我想,如果我搞耶教《新假期》,我會叫呢間野做「隱世必試超無人氣深山小堂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