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派、消費主義、社運

這篇小文旨在嘗試思考以下三樣事情的關係:

「福音派、消費主義、社運」

我的基本立論是:福音派信仰出了亂子,導致基督教信仰變成一件商品,則社運和信仰割裂,變成「某些人」的事。

我這一篇小文是寫來給普羅信徒思考一下基督教信仰的意義的。看倌若已明白在下所指,你可以停止閱讀,因為我的觀點已經在上面寫了。

1. on 福音派的發展

福音派在香港是主流教會,甚麼宗派也會宣稱自己持守福音信仰。我識得一個人,教神學的,她說「福音派這個字是非常 ill defined 的」。所以,在下必需說明一下福音派其實係咩,係點來的。

百多年前,現代神學興起(以士萊馬赫為起點),出現了很多不同的新觀點。新觀點被稱為新派、自由派,甚至是不信派。他們的對頭,就是基要派。兩派的鬥爭始於「聖經無誤」,這個issue爭論到現在還未有定論,但是基督徒中就有一水人厭了兩者的爭論,在二戰後,所謂福音派開始成形,有好些大家熟悉的機構就是那一水開始的(例如係: fuller神學院、學傳)這些人之間其實也有很多分岐,但其中一個最談得來的,是普世福音運動。後來,葛培理成為福音派的一大龍頭,四律就是他發明的。之後的,大家都見慣見熟,不用詳述了。

我想說的是,福音派大概是沒有一百年的事。而簡便的決志,更是近五六十年才大行其道的。跟隨著這些運動的,是福音派信仰變得個人化,重個人得救而輕群體。這讓下去,基督教亦開始就了商品化的路。何解?

自從教會開始講「個人得救」,教會思考的問題,就是「怎樣使人得救?」得出來的結論,就是教會要適設每一個人的需要、讓更多的人能信耶穌、歸主。這樣的邏輯,得出來就是教會事工的專業化,由以前牧師一腳踢,變成分工,目的是要「更有效牧養」,教會做不來的,交給外面的機構負責。

基督教,由百多年前的家庭式作業高速地工業化,集中了資源、作出了完美分工、把決志人數最大化!信徒原本的一件一件的 craft, 變成了 product. (題外話:這就是為何師徒制(mentorship)再一次興起,因為人們都不喜歡被 mass produce).

教會本身的 mentality變成了工廠,對信徒的教導也傾向了「消費主義」。何解?我舉一例。在我的教會生活中,「屬靈的事」(包括讀經、靈修、上教會、事奉)是和「屬世的事」(例如是娛樂、工作)分開的。在這種聖俗二分的教導下,「聖事」被冠上光環,被賦予崇高的價值,反之屬世的事(包括政治)被貶為次等。

這樣的分野,本身就是一種商品標簽。教會鼓勵你做「屬靈」的事,本質和推銷無異。只不過,貨幣換了是「時間」。結果,在精心的分工下,不同的事工淪為不同的「商品」,信徒在教會這個屬靈雜貨攤選自己的心頭好。若教會不能供應所需,則去一些「屬靈百佳super store」,找自己要的心靈product。

在這樣的氛圍下,社運、政治參與當然被變成一種產品。「有感動」的信徒可以參加,但不要搞我。冷漠,有了籍口。

在下這個理論還可以用來解釋很多不同的教會現象,但下回才說吧。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