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劇《我的快樂時代》後記

有一段時間沒有進場看舞台劇,這次去看原因有二:
一是為了eason的歌,其次是朋友買票,自己不用操心,在下先行多謝朋友的安排。

進場前對這劇的內容毫不知情,開始後才知道是關於八十後社會抗爭,立刻十分醒神。可惜的是因為明天要早起,未能留在之後的seminar.

編劇借了一班抗爭青年對此時此刻的香港作出批判,其實是將反高鐵的抗爭行動搬上舞台,再用eason的歌串起故事。我看得很過癮。因為批判都說出了我們這一代的不滿。

這劇的其中一個賣點是唱盡 Eason 的歌,所以當中出了37首歌,可喜的是全都是廣東話作品。我個人認為是刻意多歌的。想一下現在的 musical, 一個musical 也大約是30首歌,而且有很多是同一個 melody的不同內容 version , 例如是 “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 和 “Oh What a Circus”,而且歌是為了 musical 而作。 但《我》劇和其他 musical 不同,它是先有歌,後有劇。所以,我有理由相信有些劇情是以歌曲先行,才安排劇情的。難聽一點說,就是「為左首歌搵戲黎做」。雖然可能如此,但我覺得劇中安排的歌還是挺配合劇情,而劇情本身亦不覺「搵戲黎做」。

按導演在場刊說,這是關於激進最後要變得成熟的故事;但編劇在同一本場刊卻另有所感。按編劇語「我只想講出我們這一代部份人成長的歷程和心聲」。我覺得比較是這樣。 but anyway, 我覺得這齣劇的確講出了八十後社運青年的心聲,和八十後初出社會的悲哀。

一點值得欣賞的是它用的新聞頗為 update,就連「車毀人亡」也在劇中出現,那一下是全場一個爆點。

身旁的一個朋友說睇完想唱K,我都心動,但明日是戰鬥日,免了。

身旁的太太認為他們唱的不夠好,我反而覺得還可以。大家要記著,他們是翻唱 Eason 的歌。能夠有 7-8成,已算是相當不俗。

最後一點評論關於他們對歌的挪用和演繹。 Eason 的歌其實很多是情歌,雖然中間有不少對當代社會的描寫,但作品的原意,是情歌。編劇抽了當中的比喻,拿來用在劇情上,效果其實不錯。我想舉一兩個例子。*劇透注意*

《人工智能》一曲本來是講一個機械情人,用來代替關係的機械。劇中用了這首歌,不是描述愛情,是講 AO 機械式工作,批判政府官僚僵化。劇中配以 pop & lock 機械人舞,很能帶出這種感覺。編劇(或導演)成功地抽取了歌曲的元素,挪用至劇情,是這齣劇有趣之處。

另一個例子是《夕陽無限好》。本來的歌詞大概意思是要珍惜能愛人的機會。劇中卻是兩個「老人」在慨嘆活了一生沒有得到甚麼。換了處境,但卻更有玩味。(當然,劇中演員扮老人是相當精湛)

除了以上兩個例子,劇中很多對歌詞的借用,通常是抓著一兩個歌詞,然後用在劇情上。香港K 歌的妙用,正是如此。歌詞沒有清楚的處境,大家可以按自己的處境,抽離歌詞,照唱!

例如,以前我唱K每次也會唱《人車誌》,為的是唱一句「我有車,我有壓抑需要發射」。現在,我不唱《人車誌》了。

最後兩句。此劇的英文名是 Age of Aquarius,即水瓶時代,即係 starbucks 的 logo。這個 term 先是和 Hippies /Woodstock 等有關,象徵 love & Peace。這個英文名補充了《我的快樂時代》的內容,是一個很合適的註腳。但屬靈潔癖者留意,這是一個 New age term 哦。

第二個是宣傳中提到「由《我的快樂時代》唱到《一絲不掛》」,但劇中沒有《一絲不掛》,但同一唱碟的《大人》和《陀飛輪》是有的。

最最最後一句。唱《陀飛輪》時,身邊的朋友說:「點解唔唱《窮飛龍》嗟?」係喎,《窮飛龍》仲 match 80後啦。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