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徒.面書.論政

在下想透過兩個面書上的信徒論政,反映出一些當今香港對社會和教會的身份和任務問題。當中人名全被抹去。第一則,由向警察致敬開始;第二則,由為社會禱告。筆者會先張貼面書上的留言,顏色為筆者所記,代表精句。在下有我的立場,我的偏見,因為當中的人,大多筆者都認識。

Round 1

A:真是很想向香港警隊致敬, 沒有你們, 香港會更加混亂, 辛苦你們了..!!

筆者: Dislike.

B: 我想講,香港警察已經係好克制,比著其他國家,舉完牌就胡椒,再稱呼你做”暴徒”之後已經手起棒落。見好就收!

C: Dislike. me too! 助紂為虐的警隊

A:我是從警隊維持治安的方式和表現作出評論, 以我所知警隊的工作理論上是沒政治立場的.

C: ‎^-^ 我是在現場觀察警隊對示威人士做咗唔少小動作, 同埋採取積極不合作的態度, 而有咁樣嘅批評.

D: like X 100000000000

E:只係想話, 示威目標唔應該係警察
我想話做小動作係人之常情返工遇著示威, 比人指住黎鬧, 又要比人搶鐵馬做得唔好, 重要比老頂鬧…講真, 警察的工作唔係出氣袋

E:比著你係警察既話, 你會如何?

C:‎^-^ 我會尊敬那些盡忠職守的警員, 但一些管理層指令一些小動作, 採取積極不合作的態度, 仍是我鄙視的. 示威的人群中, 也有一些我明知他們會搞事的, 我會避開他們的隊伍. 始終留守政府總部與警察對峙的, 仍是少數

F:零三年廿三條五十萬人上街遊行,又唔見好似尋日咁亂,警察一向都會按指示同既定規則做事,理論上無政治立場。出現混亂又會係邊個挑釁先呢…….和平、理性表達自己的意見唔係錯,不過攪到動口又動手就唔係正確的行為。

G:‎1. 警察昨天拘捕了113人, 撇除08韓農示威, 只有67暴動中的拘捕行動能與之相比, 試問昨日又有否如67暴動中的”暴徒”?2. 警察又在未發預警下使用胡椒噴霧, 射向阻塞街道, 但和平集會中的群眾. 清場警察做得多, 用抬的也行, 有何迫切要對和平集會人仕施以胡椒噴霧?如果親愛的XXX依然讚好, 在下實在只能求神賜更多智慧, 以明瞭當中深義.

這段討論的焦點在於「警察做得對不對」,支持一方(A,B,D,E,F)認為警察政治上中立,他們是按本子辦事,而且是對方(示威者)開始挑釁,所以警察用刑,合理。

反對一方(C,G,myself)認為,警察雖無政府立場,但背後主子(或上司)則有政治目的。言則,警察其實不是沒有政治立場,而是沒有得選擇政治立場。他們一定要幫政府。而,所謂的暴力,根本是傳媒和政府用小動作和公關手段渲染出來的。

原來,只要沒有政治立場,警察就怎樣做也是好,只講工作效律;

原來,只要是一份工作,就只可以選擇做好份內事,不問對錯;

原來,只要對方先動手,那管對方是手無吋鐵,你就可以對對方施行暴力。

在贊成警察的背景,隱隱傳出的,是教會對和諧、不要生事、順從權力的支持。教會怕沾上「暴民」「搞事」「不和平」的標籤,會不會犧牲了真正重要的美德?教會為了保持自己的形象,會不會也助紂為虐?

Round 2

A:我勸你第一要為萬人懇求、禱告、代求、祝謝.為 君 王 和 一 切 在 位 的 也 該 如 此 .使 我們可以敬虔端正、平安無事的度日。這是好的、在 神我們救主面前可蒙悅納。提前 2:1-3

這是我對我仔囡們(青年人)的提醒和教導!你要多少時間來投案,請願,示脅,向在上的掌權的抗議!!也請你用至少三倍的時間來為他們祈禱!好使我們端正、平安無事的度日!要不然請你先做好本份,想想自己為香港社會貢獻了些什麼!如何讓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過濾反省別人給我們的資訊!求問上帝我該如何守望我的社會!要不然你與那些驚蟄打官長小人者一樣無知和幼稚!也不是按聖經的角度看事情!

B: 十萬個讚。

C:請問妳點理解舊約先知書對當時代政治, 宗教的控訴?????????????

C:又譬如, 甚麼是為香港社會貢獻了些什麼? 具體例子: 做區議員? 投身公職? 關注社福? 弱勢社群? 安分守己, 隨遇而安?

C:我又在想… 做好本份是甚麼? 具體內容是: 準時交稅? 議會選舉時投票? 跟交通燈過馬路? 支持政府施政?

A: re:B~一起守望社會!

A: RE C

多謝你的提問^-^!留意我不是反對上街遊行表達意見!而我更不認為政府所作的財政預算案是一份負責任的報告!他們是真的有很多問題忽視了!我不上街也不代表我支持!基督徒當然是有意見的一群,我們的上帝也不是默言不語的木像!但請留意我更想表達的是,作為信徒的我們,不當更多為香港代求嗎?我所牧養的年青人的小組裡他們有作警察,有讀政治,有想當社工的我們常為他們能在社會上作鹽作光祈禱,他們每人也有不同政見,但誰人能說自己的看法比上帝的好~?!我們每星期也有民族列邦時間!為的就是為香港及世界各地的掌管者,在上的人祈禱!我想表達的只是作為基督徒我們必盡其”本份”就是為社會,弱勢,政府祈禱!而且我相信舊先知是常為君王政權祈禱的時間一定比我們多得很!知道你是關心社會的人^ ^,也相信你比我更有資格評論社會!也會為社會祈禱,在這紛亂的世代裡我想表達的是我們當按照保羅的教導常為社會祈禱!盼望我們能夠在這些事上一起為政府,施政和有需要的人祈禱!這世代有人發起抗議,有人要推翻政權,但為什麼沒有基督徒發起委身守望政府的祈禱運動?這~不是更值得我們問為什麼?自問自己及我牧養的年青人也未為社會盡其職,未為社會貢其獻!願意在我們的信仰群體中有更多守望政府和關心弱勢的訊息!^-^

D: 依家d人好似樣樣嘢都應份,全世界欠咗佢哋咁…又唔想想自己為香港社會貢獻咗d咩…映衰哂我哋d 80後 >.<

C: A, 我認同妳的回應. ^-^ 不過我想提出的是深化的行動. 聽道, 亦要行道. 代禱, 守望, 是基本要求. 但我覺得仍未足夠. 容易流於空談. 我希望大家深入一點, 具體的將信仰表達出來, 我討厭非理性的抗爭, 但總不能只是躲在象牙塔內. 既然先知祈禱的時間必定比我們多, 對當時代政治, 宗教的控訴亦必定是從上帝領受的一個回應行動.

E: 好有趣的對話?!讚好讚好!

如果要強加一把嘴,是不是兩者可以並行呢?正如信心與行為,祈禱與實踐其實都是並行而出。當我自己行出去,走入人群中,確實更明白當中的需要,畢竟不是從間接的媒介認識事情。同時,我走入去之前的祈禱同我走入人群之後的祈禱又有分別,因為認識的事態發展不同。就好像意想不到警察會向小朋友噴糊椒噴霧!?我覺得要不是兩樣都做,要不是兩樣都唔做。做一樣唔做一樣,似是站在路中心大聲禱告,或者似是只按自己的心意而行。

不過不得不承認對不同崗位/職業的基督徒,實在是有難言之處。80後有部份人是極負面,如果不是這類,大可以用自己可以做到的事嘗試感染身邊的80後,當大家都無咁負面,極負面的人自然也成了少眾,卻也不會如此張揚、大搖大擺地說這麼多說話,因為他漸漸發覺身邊的人走下一個走下一個,當會反醒自我。我覺得有時又唔可以用有無貢獻來作評定,畢竟上帝也不是看我們有無貢獻所以揀選我們。

或許太過多言,得罪得罪 ^^!

B: 剛過去的兩星期,在兩次的小組裏我都提醒組員們不要只埋怨政府,反而要多多為香港及在位的官員們祈禱,這正是我們基督徒更應該做的。其實以上的每一位,都是愛香港的。A:做得好,年青一代確實需要正確指導,同心守望香港及新一代。

C: 我們的口邊有好多宗教術語, 容易令我們陷入空談 ^-^ 信仰反省需要沈澱, 進而深化, 我想提出的是如何去表達, 示威抗議不是唯一途徑, 但大家有想過甚麼是你們口中的貢獻??? 甚麼是本份??? 可以再具體一點嗎??? 我是覺得祈禱後應該係有回應才對的. 若果準時交稅, 跟交通燈過馬路就是本份, 也可以分享一下. ^-^

C: ‎^-^ 我只係想深化問題, 假如講愛教會, 具體回應就係在教會中事奉. 愛社會又如何???

F: A 真的長大了,回應時謙和的態度很好,成為了一個能教導別人的人。

G: A, 在當下的香港, 守望社會真的很重要, 但我想我們在守望時更需要先明白當下所發生的每事. 例如你說 “有人發起抗議,有人要推翻政權,但為什麼沒有基督徒發起委身守望政府的祈禱運動?” 其實不然, 要守望政府的祈禱運動, 停辦了的”全球祈禱日”也可算是當中之一, 講的是”合一, 和平” 但當中背後又有多少意識形態上的扭曲, 變質, 官員以此作為政治上的公關, 拉攏基督教陣營往親建制一方, 一般普羅信徒就這樣被潛移默化, 高舉了”合一, 和平”, 忘卻了同是基督教核心價值的”社會公義”, 只講”和平”, 卻對社會上的不公視而不聞, 縱容不義而不發聲, 盲目相信一心”守望”(支持?)政府, 明天會更好, 換來卻是社會上更多不公義. 我們作為基督徒, 也是好公民, 實在需要求主賜更多智慧為我們明辨是非, 洞悉主流媒體背後的軟性思想操控, 或者是感情煽動. 昨晚發生的事件, 的確讓人痛心, 我不明白為何8歲的小孩會上街(是被煽動嗎?), 但更不明白為何某些主流媒體對此新聞的淡化, 隻字不提警方引用原是用來打擊三合會的非法集會條例來拘捕百多名示威者, 又將和平示威的人當作是一少撮攪破壞的人看待, 什麼”警方唯有使用最低武力清場”, 這些溫婉的文字背後又藏了多少暴力, 甚或強暴了多少事實, 這些是公義嗎? 是溫柔嗎? 是神所樂見的事嗎?願您能以基督的心懷教導年青人守望社會, 更願您能以基督所賜的智慧洞悉這歪曲悖謬的世代.

討論的重點,是基督徒的社會責任。這一個回合沒有所謂支持和反對的一方,順帶一提,當中的人物,ABCDEFG,也非Round 1的組合。

樓主A引用提摩太前書中的兩節,勸免大家要為政府禱告,用聖經的角度看事情,禱告比上街重要。雖然A在後面明言並非反對遊行,但言下之意,是祈禱比遊行重要。其餘的討論,大概都是從這種論調,大家「就住就住」,沒有拳來腳往。

C在留言中問到「何謂基督徒的本份?」言下之意,是指禱告其實並不足夠,要有些更具體的行動。G則指出基督徒高舉的「和平合一」很容易被政權利用,大家要小心傳媒怎樣渲染文字,為事情作政治化妝。

當中E提出了頗中肯,但流於不著邊際的意見,說禱告和行動同樣重要。

但值得留意的,是F。留待一會兒討論。

留言中,大家對禱告的功效不敢懷疑,認為只消禱告,世界就會和平,政府就會健全,大家不太需要透過示威去表達,只要善頌善禱便好。而我好奇的是A的一句:「但誰人能說自己的看法比上帝的好~?!」這是指甚麼呢?基督徒可以有自己的政見,但上帝支持甚麼,卻說不準?是不是這樣?

撇開短暫的政權不說,但長遠對歷史的計劃,基督徒是清楚知道的。神對這個世界的願景就是天國彰顯在人間—-公義彰顯,再沒有眼淚,人人能夠享受祂所造的世界。由於耶穌還未再來,所以基督徒的本份,是把天國活出來。

在禱告中,我們一定要唱好政府嗎?不。看看舊約,先知發出神諭,要審判的,就是以色列人自己。(可參考賽一、結十三…)到了新約,因著局勢對非常不利,所以保羅勸基督徒要順服政權,乃生存的智慧。

環看當代,我們(暫時)不用懼怕政權的殺害,那麼,我們是不是應該宣講真理呢?我講的真理,是具體的呼籲政府要行善,做上帝眼中喜悅的事。例如公平!他們不做,作為教會,是不是要出聲?

有些事,傳媒可以渲染,但我們的政治已經潰爛到政治化妝也遮不了醜,藏不了臭的地步。身為基督徒,若我們還為他們背書,這實在有違良心了。

講一講F。

F在留言中稱讚A的態度良好云云。這正正是教會討論政治的風氣:態度好,可以傾;一扯火,無得傾。這和劉慧卿議員說「你講粗口,我唔同你講」一樣,態度比議題重要。看看香港現今也是這樣,傳媒很快便將花邊新聞掩蓋真正議題。就今次為例,傳媒很快將討論轉移到8歲小孩身上。對,這件事值得關注,討論完,請回到主題,就是市民對政府有何不滿。

縱觀今日教會的風氣,只要態度不對勁,令人不舒服,就不討論,不談,避談。一味的說和平、合一,變相的抑低了另類聲音。教會最終,就只能容下一種意見,而且就是遠遠,也能嗅到一股虛偽的味道,猶如馬桶旁的香精一樣。

最後一點,A說到沒有人搞守望社會的禱告。為菜園村的禱告會,你有出席嗎?你知道嗎?也許,這不是你的問題,是基督教媒體的問題。基督教媒體對這些事,都因為政治敏感而避談之。消息傳不到出去,那便被人以為沒有這樣的禱告會了。

可笑的是,那個每年一度的為香港禱告會,一味唱好政府,對大國掘起大講阿門阿門。窮人、受壓者的聲音,在場外,比捏著了。嗯。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