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心的再思(好老套的題目)

今晚碰到一個老朋友,在街上聊起來。認識了她超過二十年,她一直都是信徒,但按我所認識,一路以來,她都不是熱心上教會的一類。今晚一見,她的口吻完全轉了,是很標準的基督徒口吻。分別之後,我就想:「嗯,其他我當年也曾為妳的信仰生命祈禱,希望妳熱心投入教會的。」

心意一轉,我就開始想到信心這個問題。我當年為她祈禱,當下甚麼也見不到,後來大家各奔前程, our of sight out of mind,禱告也懶了。我「假設」神是回應了我的禱告吧,她今日是一個熱心的信徒了。我就想,信心,究竟是怎樣的一回事?甚麼是有信心,甚麼是沒有。

我想,其實最有信心的人,會不會就是最唔恨*睇到野*的那個人?如果我們的禱告是有「限期」的,又怎樣?例如,我祈禱邊日邊日唔好落雨,咁我們的信就會鎖定在「那天是否落雨」的結果。若果我們的禱告沒有時限,則我們就要等。

但是,這樣的想法都好輸打贏要嗟。唔得,要再諗過。

信心,就係基於上帝的應許,你去相信某些事會發生(或不會發生)。信心大的人,就是堅定相信所祈禱的事會成就的人。但是,有時候,事情成就與否,其實和信心大小沒有很線性的關係。有時候,一個有很強判斷力的人,也會成功預測事情的走向,然後按走向*祈禱*,那樣的人,大家都會覺得他的祈禱是很有信心的。但說真話,那其實是經驗。經驗正正就是信心的相反一面。

另外一問,信心的禱告,等如很具體的禱告嗎?這一點我也不能太肯定。例如,我的禱告假設是:六四要平反,推翻一黨專政。夠具體嗎?不夠,那麼我再具體一點。天安門死者要得到賠償,中共要向每一個死難者道歉……更具體了吧?但是,我想一般人祈禱,不會去到這樣的具體吧。我個人是很抗拒這樣具體的禱告的,因為,你是禱告,用不著教上帝做野吧?

另一個極端,是籠統。再以六四為例,籠統的禱告,就是「主呀,願你的心意在中國成就」看似很謙卑,很合神的心意,但這壓根兒不是聖經禱告的典範。聖經的禱告,似乎不會這樣犬儒,而比較傾向具體的。

那麼,我們得到甚麼呢?甚麼是信心呢? 怎樣的表達才是有信心?會不會就是連甚麼是信心的確定性也捉不緊,才是信心的本質?就是無任何憑證之下,一種驅動人相信 everything will be alright 的「力量」?我也說不準。

最後,我想說,就是其實信心是完全主觀的。有點像鍾意一個人一樣,講得太具體,就失了味道。這是我掙扎一輪後,沒答案的答案。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