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不一樣的爸》反省牧養

回家,看到妻子在看 “I am Sam” (港譯:不一樣的爸),坐下來一起看了。之前看過這套電影兩次,無一哭到像豬頭一般。今日再看,依然要克制情緒才能看完。

說這是最好的電影,不行;但這無疑是我看過最感人的電影。請不要與我爭論,感人是很主觀的。距離上一次看,已是四五年之前,今日再看,看的角度不同了。想的維度更多,反思的問題更多。今次,我從電影中反省牧養。

這套電影不停地重複一個問題:甚麼對 Lucy(女兒)最好。電影中心智正常的人,都幽認為最好等如優質教育,適當照顧,安全,經濟不缺等;電影中的 Lucy(6歲)有清楚的立場,就是和爸爸一起才是最好;至於 Sam,由於他的智力不足,加上知道自己不能給予社會認為 Lucy需要的,所以很容易被人「拋疾」,以至動搖。「正常人」的陣營以 Lucy 的待養母 Randy 為首。這個 Randy女人很疼愛 Lucy,也有能力供給她一切所需,但 Lucy 就是要 Sam.

放在牧養的場景,其實我們都常扮演 Randy的角色,認為自己能供應羊群( Lucy)的須要。但真理是, Lucy 須知的是 Sam(父)的愛。至於當我們是 Lucy 的時候,其實我們並不如電影中的 Lucy 一樣愛父親,我們更像女律師的兒子—-被寵壞了,只懂苛索的小係。若果,我們做領袖的,多一點知道自己的多餘(Eugene Peterson 語),羊群就能更易回到父那裡了。

若果,我們作為神的兒女更知道唯有父能滿足我們對愛的須求,我們就*應該*更加知道怎樣以愛還愛。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