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傳福音

(寫在前面的後記:寫作就是我思考的過程,我思考的結果可能只是一些老生常談。但這老生常談是經過我一番掙扎得出來的,和拾人牙慧不同。所以,歡迎大家和我一起思考,但不要介意我沒有新觀點。)

這陣子一直在想,究竟我所傳的,是甚麼福音?我們用各樣的包裝,要講的是甚麼?觀乎主流教導,講的就是一份「救恩」。坊間流行的救恩有以下特徵:完全是出於神的恩典;只要「口裡承認,心裡相信」就可以;是一份神送給你的禮物。至於委身、奉獻、使命,則彷彿是進深信徒才須要關心的事。初信主的,就像一個嬰孩一樣,躺著吃奶吧!

大家都有一個假設,就是吃吃下奶,就會長大;返得教會耐,就會自動成為一個委身的信徒。但看來現實卻非如此。現實是教會坐著一班信主很久都還在吃奶的熟靈嬰孩。他們總是在要求人給他們換片,喂奶。吃不飽,或是瀨了屎,就會哭。我不是不愛弟兄姊妹,只是我要問一個問題:這個是基督想見到的現象嗎?

早陣子聽一位長輩分享,他講到老年人要聽的福音,和年青人很不同。他們沒有你一樣的神學,甚至他們的觀念殘留著過往拜神裝香的習慣(筆者就曾聽過有個老人家拆了偶像之後,在原位放了個十字架,之後放幾個橙在下面)。但是,老人家信了,就很堅定和忠心 。所以,傳福音給他們的時候,長輩也同時也給他們*使命*。那為長輩老人家的使命就是為教會、長執祈禱,去教會聚會,十一奉獻等。聽起來很膚淺,但重點不在這裡。我看到的,是傳一個好信息的同時,你一定要傳遞一個使命。這好像是一個銅板的兩面,救恩和使命。

好,這個銅板兩面論抒解了教會充滿屬靈嬰孩的問題,但我仍然要問,究竟福音信息是甚麼?我最近的發現就是根本沒有一個 universal 的福音信息。由於每個人都是獨特的,所以每個人在接收的福音會有所分別。保羅說過向猶太人就作猶太人,向希臘人就作希臘人。他的意思不是要我們牆頭草兩邊擺,他大抵是要我們懂得對著不同人要用不同人的 language.

最近和朋友在談論「怎樣鼓勵人七一上街」,朋友就提出其實你是要用他們的 language 向他們提出一個 need. 例如,面對安逸的中產人士,猛向他們講崇高的民主自由理解不會 work. 不如就直接和他們講「其實你上街,政府肯改,你就可以賺更多」。把這個原則用在傳福音上,可以 work,也可以唔 work. 取決於你換一套 language 的時間,有沒有犧牲到基督信息的核心。

這還未解決我的煩惱,就是究竟那核心是甚麼?和傳福音其實是不是去 prompt 一個 action. (用基督教術語是叫人決志)?

那個核心,就是耶穌基督的故事,學術點說,叫基督事件。誠如保羅說,我們傳的,是那愚拙的十字架。但是,究竟是不是要下下拉到「個人得救」,我則相當有保留。在基督事件中,我們不一定要下到結論就是「神為你死,快點認罪,決志吧」。其實基督事件給我們很闊的空間去思想,究竟福音是甚麼。

我想像,如果我用耶穌的故事,去鼓勵一個人不要再自私自利,這可以比我勸同一個人決志更像傳福音。福音,會不會就是從耶穌而來改變生命的力量?我重申,這或去不牽涉決志和其他一大堆教會套語。可能,讓一個人效法基督(而 without 決志)就是傳了福音。而決志和其他相關的東西,都是將人納入教會這個機構而已。教會,若能忠實地使人活出基督,則將人納入教會不是一件壞事。相反,若教會本末倒置,把傳福音視為目的,將活出基督放在一旁,則返不返教會也沒有所謂了。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on 傳福音

    1. 福音就是「基督事件與受眾的關係」,但不一定是決志呀,認信呀。福音也不只是基督事件,因為若不牽涉受眾的回應,基督事件則只是一個 information.
      btw, 我拒絕去定義更具體的福音內容,因為這樣反而會抹殺了福音的可塑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