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七一後記

calling, 中文可譯為感召,基督教稱為呼召,天主教的譯法是召叫。

今年,有不少弟兄姊妹問我有關遊行的事,問我去唔去啦,問我同咩人去啦,叫我約人去啦。無論何人問我,我都是叫他們去基督徒七一祈禱會,然後一起行。後來我會補多一句,若果這是你的感召,就去吧;若不,就算了。有感召的人,義無反顧。

七一遊行經歷個 03, 04年的大勝利,之後幾年都平平無奇,到了今年,民怨沸騰,大家都預期會好多人。的確,今年很多人。但我讀到一位朋友的fb如此說:以前上街的訴求比較單一,現在則是百花齊放,甚麼樣的訴求也有。其實,隨著政府日漸不濟,本來沒有的民怨,四著叢生;本來是應有的權利,變成訴求。所以,現在的遊行百花齊放,是因為政治的管治能力江河日下所至。

但是,有一樣事倒是近年開始變的,就是遊行示威嘉年華化。近一兩年的遊行比過往有更多人用嘲弄的方法去抗爭,搞快樂抗爭。今年我們跟主高登的網民行,就是這種抗爭的表現。他們出盡方法惡搞,叫口號又用了高登術語(林瑞麟!Hi, auntie!),這不是一般的口號可比,是用嘲諷去突顯荒謬。另一班人更爆,他們推了一台鋼琴出來,又久不久兩林瑞麟的「靈位」三鞠躬。當然,硬橋硬馬的口號依然是有,但搞笑、快樂的抗爭,讓整件事剛陽味稍為下降,有點潤滑。

今年大家都清楚地見到警察的佈防多了很多,後來知道今年用武力的情況也更粗暴。這是虛怯,是家長式地覺得「小朋友搞事,拽拽,要打」那種心態。我兩個月前抱著「今年遊行都係咁上下啦」的心態,想不到會留守,於是我(兩個月前)約了人食飯。今年的人行得很慢,所以我行到灣仔集成已經到了約會時間,要離隊。修頓、中環的精彩事,我全錯過了。心中有點未滿足。

除了前年和「回基盟」同行之外,往年的遊行我多數都是一兩個朋友行,自由自在。今年我哎 ya算是一個召集人,所以常常要瞻前顧後,不能話衝就衝,這算是一個學習。

今年,還發生了一件小事。

HGO被邀在祈禱會中領詩,我們可以揀幾首歌唱。後來,任務又加入了我們要幫手伴奏,這是沒所謂。但是,去到會場,我們發現我們選的歌三首被砍掉了兩首,只留下一首歌作「送客」用。大會宣報祈禱會完結之後,我們才硬著頭皮去唱一首《夢想有一天》。心裡不是味兒之外,我想和大會有一個清楚的交代,知道究竟是溝通不良,還是別有原因。

這件事讓我思考到一個問題。一直以來,對住別人對自己的剝削和欺壓,我都可以忍耐,畢竟這是一種美德。我一向認為就算是向公義說不,也應該是為別人而發聲,不應為自己受到不公而發聲。經過今次事件之後,我有些改變。當我啞忍剝削的時候,縱使我不介意,我也是助長了不公平的延伸。我不出聲,我就成了另一種同謀。所以,我開始求一種洞察力,就是能在不慍不火,不卑不亢的情況下,道出不公,尤其是教內的不公。

所以,我以此段落為一聲明,希望基督徒七一祈禱會的主辦單位,給HGO一個交代。我(代表我們一隊 band)願意和大會對質。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