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摑耶穌的差役看今日香港政治

18:19 大祭司就以耶穌的門徒和他的教訓盤問他。
18:20 耶穌回答說:我從來是明明的對世人說話。我常在會堂和殿裡,就是猶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訓人;我在暗地裡並沒有說甚麼。
18:21 你為甚麼問我呢?可以問那聽見的人,我對他們說的是甚麼;我所說的,他們都知道。
18:22 耶穌說了這話,旁邊站著的一個差役用手掌打他,說:你這樣回答大祭司嗎?
18:23 耶穌說:我若說的不是,你可以指證那不是;我若說的是,你為甚麼打我呢?
18:24 亞那就把耶穌解到大祭司該亞法那裡,仍是捆著解去的。

19節所講的大祭司,不是該亞法,是指亞那。但為何要稱亞那為大祭司呢?很有可能是因為他做過大祭司,而大祭司是一年一屆的,他今年不是 on board 的大祭司,但仍保留這尊稱。

這個疑似審訊的場面並不是一個正式的審訊。亞那想控告耶穌作假先知,因為根據他勒目,假先知是暗暗地迷惑人的,但耶穌就是公開地教導群眾。另外,按猶太人的傳統,審訊須有兩個見證人才可作實,這是一次私下的盤問。耶穌第一次的回答,「你為甚麼問我呢?可以問那聽見的人,我對他們說的是甚麼;我所說的,他們都知道。」正正就是提出他要求一個正式審訊。

他遭到差役一巴掌的招待,差役打他的原因是「你這樣回答大祭司嗎?」可理解為他打耶穌是因為他的態度不恭敬或得不到想要的答案,所以打耶穌。而耶穌,就指出一個合情合理的道理「我若說的不是,你可以指證那不是;我若說的是,你為甚麼打我呢?」耶穌拒絕私下的盤問,要求公開審訊。

經文最吸引我的,是那個差役的反應。他就好像香港很多的政客、官員。當差役面對耶穌,他根本沒理會過耶穌想說甚麼,他只關心耶穌是否講他中聽的話,用他中聽的態度講話。香港的官、和一眾舔共的政客,也呈現這樣的表現。不可以講粗口、不可以衝突、不可以惡搞、不可以變相公投、不可以用互聯網…….只可以「和平、理性、非暴力」地行禮如儀,搞些民主打空砲、容讓扭曲事實、強姦民意、容讓惡法過關。意思,就是我根本就不會聽你的,你最好說一些中央愛聽的話,要不?我更有權一巴掌摑你。

耶穌的回答是:我若說的不是,你可以指證那不是;我若說的是,你為甚麼打我呢?現在的政權,根本就不會跟你說你,根本就沒有證據可指。當市民指出真相的時候,他們就打!「我若說的是,你為甚麼打我呢?」道出了政權的荒謬。

耶穌最後還是被處死了,死在政治打壓之下,死在強權之下。但是,耶穌的犧牲,就是為了不再讓再有人犧牲。今天,信徒要有勇氣向如此無能的政權說不,他們要怎樣處置我們,是他們的事。香港的教會,到底有沒有這樣的勇氣呢?

還是,大家當了林、曾、黃三個信徒是大祭司,寧可站在他們一邊幫手摑耶穌呢?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從摑耶穌的差役看今日香港政治

  1. 在下為一普通平信徒,讀了你這個BLOG,有一些實在不敢苟同,不吐不快,如有冒犯,請見諒~

    1)你引用的經文中,只是耶穌被打,耶穌就用說的,沒有出手。我只見到,在議事堂中,高官在說話時,激進派議員把好多食物飛向佢地,遊行路上,激青亂衝狂跑,究竟是誰想打人了? 我明白你想說的是言語上的打壓,但那不就是耶穌說的重點嗎?「耶穌說:我若說的不是,你可以指證那不是;我若說的是,你為甚麼打我呢?(23節)」耶穌說的不就是,要「理論」嗎?以色列人的「標準」就是律法,但在降世為要成全律法的耶穌身上,那些大祭司門在道理上當然站不住腳,因為他們對律法的認識不全面。但在現今的香港的政治環境中,那些才是「標準」?你講的那一套就是「標準」?對不起,我可沒看見聖經中有提及你說的民主制度,我盼望的是耶穌坐著為王的時刻,而不是香港有「真民主」的時間。我不否認,民主制度相對現在已變質的獨裁共產主義好,各黨派起碼可以有得輪流上,睇唔順眼呢個至少可以換下人。

    2)我只知道,聖經說世人都是罪人,民主或你喜愛的公投這遊戲,都只是人少點的罪人,要聽人多點的罪人的話,無論個制度幾IDEAL,到頭來都係唔WORK,歸根究底, 都是人的罪性使然。況且, 大部份人真的很短視,那個黨可提供較多的利益,就選他了;如人不是短視的,你就不會見到現在希臘的人寧願希望國家破產,也不願意國家削減對人民的福利了。如果中國有一天真的民主了,搞了個「選國教」的公投,結果道教脫穎而出,一枝獨秀,孔子老子正式封聖,尊為國師;耀武揚威、意氣風發的道士們對我們基督徒說:「少數要服從多數啊,看在人權份上,你搞你們的傳福音還是可以的,但中國現在是一個道教國家了,呵呵」那時我只可欲哭無淚了。

    3)你提及高官希望人在表達一些不中聽的意見時「...不可以講粗口、不可以衝突、不可以惡搞...」,我認為沒錯,是真的不可以。我可沒看見耶穌在聖經中講粗口,亂衝突,去惡搞。我很擔心,你教導你教會的年輕人時,是叫他們講粗口、亂衝突、去惡搞?

    4)「...強姦民意、容讓惡法過關...」喂,你問過了我沒有?如沒有,請不要濫用「強姦民意」這詞,我不是「民」的一部份嗎?那你與曾特首話自己代表香港人有咩分別?遞補方案除了有些部份不當應該要改,基本上我是同意應該禁止主動辭職的人同屆再選的主意(我知道原法案並非這樣,老實說如原法案通過,一個搞得不好,反而可能讓政府失去那些所謂建制派代表,只要找人千方百計,美人計又好,反間計又好,挖人醜聞又好,總之搞到建制派代表被迫辭職,泛民輕鬆補上,到時特區政府就真的動彈不得了)因為我並不認同公投是好東西,我從來不相信大部份人認同的就一定是好事(去天堂的窄門不見得人是最多的)。如果激進派議員佢地真係「有種」,可以為佢地的公投理想去辭職,叫他們黨的第二梯隊去選好了,如他們去助選而很多人真的認同他們,他們的黨還是會擁有那一席位;但他們不會,因他們捨不得那任他們發揮的舞台,不要說那份不錯又穩定的薪水了。

    5)最後,也是最重要的:「耶穌最後還是被處死了,死在政治打壓之下,死在強權之下。但是,耶穌的犧牲,就是為了不再讓再有人犧牲。」是不是搞錯了一個很重要的CONCEPT?耶穌基督的死,是按上帝的救贖計劃,甘願捨身死在十架上,為要潔淨世人的罪;耶穌不是死在政治打壓之下,也不是死在強權之下;看了耶穌所行那麼多的神蹟後,我相信如非耶穌願意去死,誰殺得了耶穌?耶穌的犧牲,也不是不再讓人犧牲,而是叫我們因為愛耶穌的緣故去犧牲;而犧牲的方向並不是向政權說不,而是去廣傳福音。

    1. 對於怎樣釋經、怎樣實踐神的國,我和你分岐甚大。你不敢苟同我,我也不敢苟同閣下。話我已經在blog 文中寫了,我沒有責任再闡析。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