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等一回3

「子玲,我要開始禁食了,不要浪費時間,就來個四十天全套吧。」萬震豪話題一轉,一本正經。

「才剛完了四十天,又來?為甚麼了?你禁食了我又要每晚吃飯盒了。」傅子玲抗議著。

「但我就是要做到那個地步,半調子地做,不如不做。」萬震豪肯定他的做法。

「那你至少告我這是為了甚麼吧。」

「你知道嗎?禁食是*接觸*上帝的途徑呀。而且,愈禁食長時候,愈能清潔心靈,更能觸摸到神呢。歷世歷代的人都操練禁食,不論宗教。伊斯蘭教徒如是,佛教徒如是。而且,禁食四十日似乎是一個特別的做法。摩西禁食是四十日,以利亞也是,耶穌也是。即是說,四十日的禁食是很特別的。」萬震豪頭頭是道的,仿佛是專家一樣解釋。

「有根據嗎?這根本是你自己作出來的。我知道有很多人操練禁食四十日,但,從來沒有有說過這是關乎能力的,禁食不是為了專心禱告嗎?」傅子玲完全不賣他的帳。

上一次萬震豪禁食,在第四十日他有一段很難告訴人的啟示。話說他在禁食最後一天,他如常的禱告,關自己在房間之中,花兩三個小時禱告。由於已經禁食久了,他的確一禱告就能「感知」靈界的活動,他為病人祈禱,他們就得醫治;為天氣祈禱,就如他禱告般發生。他求得到啟示,也得到適當的確據。換言之,他在禁食禱告之中,可以說是「天人合一」,銳不可擋。他在禁食禱告的時候,他聽到一把聲音說:「去雪櫃,拿東西吃。」他當下便斥責撒旦離開,不得騷擾他。之後他又聽到一樣的聲音,一連三次。最後,他去了雪櫃,拿了支雪條吃。

吃畢,那把叫他吃的聲音不再出現,他感到相當內疚,覺得自己抵不著誘惑。天上的聲音,變成了魔鬼的嘲笑聲。這件事,他沒有跟人說。人家後來問他是否禁食了四十日,他也不敢理直氣壯地說「是」,他只能說「大概吧」。

那是神的聲音嗎?還是魔鬼?還是,他自己飢餓的身體發出呼喊?他不明白。

[MV]中國的巨龍

沒上facebook的日子,甚麼新聞也慢了人家幾拍。我足足遲了一週才聽過城城(張如城)的新歌<中國的巨龍>,真是失禮。不過,有心唔怕遲,我真心誠意為大家送上這首傑作。

城城的歌振奮人心,網友們紛紛讚賞。

中國的巨龍勁歌勁舞

全城效應 全港呼應

愛國精神 香港精神

振奮人心 傳遍天下

城城好野呀!!!好勁呀!!!

亞洲神童張如城

中國的巨龍的歌聲

在我腦海出現一次又一次百聽不厭

是千載難逢的好歌

城城加油

張如城創作中國的巨龍歌曲 手法同曲風引証香港樂壇新時代的開始

MV 很創新拍攝手法

高傲霸氣 純真的笑容

深深形地成新形象 新時代將降臨 可以話光芒萬丈 登場

有如古代 帝星 在天空光耀大地 萬物更新 2011年將會改變全世界音樂的看法

城城你係得既! 希望你可以拿到這屆和往後幾屆的亞太區最受歡迎男歌手獎! X)

★★★ 他的音樂,讓我了解人生的真諦,Amazing!!! ★★★

華人之星

真心好聴,唱功進步好多,起碼今次吾睇歌詞都知佢唱乜

讚美的說話太多,要一一引述我恐怕文章會太長。

城城令我想到一個家傳戶曉的故事———<國王的新衣>。

但問題是,在原本的故事中,大家是礙於國王的身份而恭維他。在現實生活中,我們不用怕城城,為甚麼大家不公然鞭撻他呢?以下竟然有點學術味道。大家請先看一段youtube 片,好好睇的,但要聽英文。

當中大概第七分鐘左右那講者提到一個觀念: individual knowledge & mutual knowledge.

individual knowledge 就是一件你知道的事。例如:張如城的歌其實好難聽。

大家上youtube 聽一聽他的歌,大家都會有這個 individual knowledge,除了張如城自己。

大家也明白,如果將這個事實大肆宣揚,讓張如城自己也知道,這個 individual knowledge就會變成 mutual knowledge.其結果就很有可能是張如城對音樂心灰意冷,不再創作出「妙韻」。這是網民們不想發生的,網民們希望張如城繼續創作,讓大家間中有妙韻可聽。

是故,大家努力地在網上的平台創造一個「張如城好正」的 mutual knowledge, 讓他繼續創作,繼續去大學出 show,繼續娛樂大家。這樣的 mutual knowledge 一定不可以打破,因為一打破,就好像小朋友揭破國王一樣,大家沒戲唱了。整件事,最好看的不是張如城,而是網友們在 youtube comment 賣力的演出。你要知道,大家都是真心自發,極盡肉麻之能事。張如城,我真心服你,我更服你媽。

 

人生苦短,________

life is too short for _____________.

這個問題常常在我心裡。人生苦短,應該點樣過?在下年輕太輕,未有份量來答;在下也不是甚麼生活大師,成功人士,所謂人微言輕。分享出來,只為自己留一個思想的軌跡。

有人說 life is too short to live for others. 人生不應為別人而活。我想,這個說法的詳細講法應該是「人生不應為他人的期望而活」又或者說是「不應活在別人的期望中」。這樣的說法我同意。身為一個基督徒,一個努力要擠進天國的基督徒,我也清楚自己不是為自己而活。標準答案是為上帝而活,但是,為上帝而活的具體實踐,就是為他人而活。但是,請聽清楚,不是為他人的期望而活,而是為他人的福祉而活。這樣的人生,會讓我覺得比較自在。

換個角度看,基督徒的為他人而活,也可以詮釋為為上帝而活。經歷過生死交界的人,曾經「執番條命」的人,就會有這樣的感覺:自己每一日,都是被賜予的。有這樣覺醒的人,會夠易明白何謂為上帝而活。在下一直生活都很安舒,不能裝出這樣的覺醒,但我也明白,自己成為今日的自己,不是偶然,是很多精準的調節後的結果,而那個舵手,按我的信仰,就是上帝。

碎碎唸了一輪,還沒有觸及我想說的。現在說了。

既然醒悟到自己的生命是為上帝而活,理應知道自己的生活模式應該是怎樣——–一個以神為中心的生活。用最 plain 的說法,就是每一個決定,都而上帝的眼光出發。講就係咁講。具體的說,怎樣做呢?我又不是上帝,我怎樣用上帝的眼光呢?我拒絕用一個簡易的,一刀切的答案,因為那根本沒有可能。上帝對人的心意如何,對每個人、每一次狀態也不同,不能一句「王牌」就能打發掉的。對每個人來說,甚麼是為上帝而活是不同的。

對我來說,一個以禁食禱告、晨更禱告、思考聖言、琛居簡出的 lifestyle,  就是我知道我應有的 lifestyle.    這種生活,在香港不容易,但可行。傳道人的責任,是牧養弟兄姊妹。當中主要包括教導和關懷,是比較外向的工作。怎樣調和呢?這就是我的十字架了。其中,最困難的是禁食。不是我要禁食很難,而是又要禁食又要保持社群生活實在有難度。很大部份基督徒都不當禁食是一個恆常的操練,反而當禁食是一種 exception. 我何以有這樣的講法呢。很多時當我想禁食親近主的時候,很多人問我,你為咩禁食?彷彿禁食一定要有原因一樣。而且,當我說要禁食的時候,別人看我的頭上會有光環。這可不是一件非常理想的事。因為,當我得著地上的稱讚,我就得不到天上的賞賜。所以,當我宣佈禁食的時候,請大家不要當是一回事,在聖經中,禁食禱告是一件很平常的事,就好像我們去靈修、去禱告一樣。當一個信徒沒有靈修的時候,你會很擔心,希望他/她會靈修,大家待禁食這種操練也應該一樣,視之為正常不過,要恆常操練的 spiritual exercise 一樣。所以,當我禁食的時候,我不會希奇。我也請大家不要當那是一回事,這樣對我最好。

原來,講了一大段,我是想講:人生苦短,禁食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