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轉載]我們希望” 中國福音化” ,但千萬不要” 福音中國化”

在fb見到一篇非常好的文章,要分享。

我們希望” 中國福音化” ,但千萬不要” 福音中國化” (節錄於洪予健牧師的分享)

牧者事奉上最重要的當然是真理的教導,主日講壇是關鍵所在。我的體認是,在講壇上宣講神的話語,”微觀上要純正,宏觀上要全備”。只有將主的道堅強 地、有生命力地表明出來,教會才可能成長為堅強的、有生命力地的群體。牧者應當剛強壯膽地宣講神的真道,不怕得罪人,只怕得罪神;不求人的喜悅,但求神的 喜悅。按照人的想法,講罪、講捨己、講十字架,也許會嚇跑信徒,但在神那裡,衪卻把真正愛慕這真理的人帶來。我們不能自以為是地將真理打折扣,在神的話語 上加減乘除,專門挑選人喜歡聽的部份來講,這樣的教會可能暫時會大受歡迎,但不可能做真正改變人的工作,也難長久興旺下去。

 

牧 者講道不但是將人建立在神的道上,同時也要注意不斷地拆毀,清除人過去從世界上的” 小學” 得來的一切假道。拆毀在中國長期以來形成的唯物主義,民族主義,實用主義觀念。要像先知耶利米一樣,要拔除邪惡的偶像崇拜並引致的君王暴政。具體來說,我 在講道的時候會直面中國在罪中的集體迷失,並以此帶來的種種社會問題。比如,對文革,不能說現在的年輕人都沒有經歷過,就不去談了;那麼,當年猶太人被屠 殺,難道沒有經歷過此事的猶太人和德國人都不談?相反,兩國的有識之士認為,正因為現在的人沒有經歷過,才更要講。

 

上帝的 恩典是昂貴的恩典,上帝的真理是讓人扎心的真理。說到所謂的” 搞政治” ,如果說政治是權力鬥爭,那麼基督徒當然不會參與;但並不是說基督徒不能關心政治的價值,我們的信仰價值在政治領域裡也要得以彰顯。基督徒不但是天上的國 民,同時也是地上的公民,是世上的光和鹽,一定要有社會責任感,有對土地、對民族的普遍恩典下的責任,對建立一個好的政府有責任感。

牧者必 須斥責、批判政治上的罪惡。牧者關心會眾靈命的成長,也要關心上帝的公義和慈愛在這個世界上的實現。我們不能看到掌權者犯罪而沈默不語。如果這樣就是勇氣 不夠、信心不夠,不知上帝的權能更大。上帝的道讓我們看清一切的罪惡,包括政治的罪惡。讓教會和基督徒遠離政治,這是一種似是而非的說法,並沒有聖經依 據,是躲在苦難之外的懦夫的行徑。比如,我會講到” 六四” ,揭露殺人的罪惡,不能因為當權者的勢力強大,就有了禁忌,就不講那些” 高度敏感” 的問題,且自以為” 屬靈” 。

 

基督徒對普遍公義感、是非觀不強,則是因為對上帝的信靠不夠,沒有擺脫撒但的挾持。此種心 靈壓迫,只有純正的信仰才能幫助解脫。我從一開始在教會裡講:基督徒如果連罪惡都不敢掉及,何謂寬恕呢?基督徒不是不可以恨,我們恨的是罪,而不是罪人。 從天安門事件到四川地震,中國民眾承受的政治苦難及自然災害,我們都要感同身受。很多教會不敢去幫助受苦的同胞,害怕強權,不敢像舊約中的先知那樣斥責暴 虐的君王。教會軟弱了,教會生病了,就留下一個很大的破口,如果我們真的愛教會,,就要為教會治病,幫助教會剛強壯膽。我們去探望那些在牢獄中的人,這是 對抗政府嗎?不,這是我們信仰生命中愛的需要。我們為受逼迫的家庭教會禱告,這也是對抗政府嗎?不,這也是我們建立教會純正信仰的需要。我們一定要敢於指 出罪來,沒有公義的實現,寬恕如何完成?只有直面人的罪的可怕時,才知道神福音的寶貴。

 

當我獻身當牧師之後,” 六四” 情結並沒有淡忘。我遺憾地看到,這二十年來,當民間抗議聲浪漸次消退之後,華人教會也同步地逃避這個攸關公義的議題。華人教會敢於譴責社會中同居、同性戀 等;但若犯罪者是政府(特別是中國政府) 的話,則幾無例外的一概噤若寒蟬;華人教會樂於同情遭受苦難的人,但這苦難若是因得罪政府而起的話,那就不在關懷之列。這現象背後的原因,難道不值得我們 深思嗎?

 

長期以來,多數華人牧者長執以” 教會不應當搞政治” 為由,讓教會躲在一個與社會罪惡無關、與政治苦難隔絕的環境中,過著自義、舒適、安全的” 屬靈” 生活。華人教會可以抽象地為執政掌權者禱告,也可以具體地為奧運禱告,不認為這是在搞政治;可是若有人提起也為” 六四” 受苦難的同胞,為那些在天安門廣場失去了兒女的父母們禱告,他們就認為是在搞政治。這究竟是屬靈還是偽善呢?由此,神也檢視我們是不是將福音使命狹隘地理 解為僅僅傳福音,久而久之,基督徒也習慣於僅僅在教堂中作基督徒。華人教會的良知,在面對政治罪孽時受到了嚴峻的考驗。

 

教 會不但承擔先知的職份,也當承擔祭司的職份。如果沒有先知出來斥責罪惡、催促人悔改、並且傳講罪人惟有藉著接受主耶穌的代贖之恩得蒙赦免,那麼不知罪、不 認罪的人,祭司為他又有何祭可獻呢?更嚴重的是,教會傳福音,若不談罪而只講愛,一味地要求受迫害的人學習饒恕與遺忘,而對加害者所犯的罪卻不置一詞,我 們是不是在傳廉價的福音呢?

 

華人教會向來秉持著” 聖俗兩分” 的傳統,對所謂” 政教分離” 的認識卻停留在短淺的層面上。真正的政教分離,不是在談及政治時,將真理的價值觀從我們的信仰中拿走,更不是對政治保持沈默與淡漠,而是政府與教會在分工上必須有所不同。

 

在 關乎公義的大是大非上,華人教會不可對罪惡抱持無關痛癢的態度,而自絕於廣大同胞的苦難之外。面對” 六四” 這歷史的傷口,我們最低限度是表達立場,這是基督徒眾多文化使命中的一項。有人為此切切代禱,有人私下關懷受害者,有人出面譴責” 不肯認罪” 的罪,表達方式儘管不同,一樣都是出於神的愛,一樣都是承擔了文化使命。

 

那麼,當教會中某些弟兄姊妹對文化使命的表達方式 牽動了當局敏感的政治神經時,我們是欣賞、接納,還是疑心、恐懼,生怕教會此舉恰好讓政府有了打壓基督徒的口實呢?如果是後者,我們是否忘了,教會不是靠 著迎合政府、得到政府理解來得到保障,而是靠著向主至死忠心來得主獎賞的。

 

在彎曲背謬的世代中,教會是神在地上設立的明燈。願主親自帶領保守我們,無論是面對” 六四” 還是其他公共事務,都不在權勢面前軟弱卑屈,而顯出先知在面對掌權者時應有的骨氣和勇敢!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