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苦短,________

life is too short for _____________.

這個問題常常在我心裡。人生苦短,應該點樣過?在下年輕太輕,未有份量來答;在下也不是甚麼生活大師,成功人士,所謂人微言輕。分享出來,只為自己留一個思想的軌跡。

有人說 life is too short to live for others. 人生不應為別人而活。我想,這個說法的詳細講法應該是「人生不應為他人的期望而活」又或者說是「不應活在別人的期望中」。這樣的說法我同意。身為一個基督徒,一個努力要擠進天國的基督徒,我也清楚自己不是為自己而活。標準答案是為上帝而活,但是,為上帝而活的具體實踐,就是為他人而活。但是,請聽清楚,不是為他人的期望而活,而是為他人的福祉而活。這樣的人生,會讓我覺得比較自在。

換個角度看,基督徒的為他人而活,也可以詮釋為為上帝而活。經歷過生死交界的人,曾經「執番條命」的人,就會有這樣的感覺:自己每一日,都是被賜予的。有這樣覺醒的人,會夠易明白何謂為上帝而活。在下一直生活都很安舒,不能裝出這樣的覺醒,但我也明白,自己成為今日的自己,不是偶然,是很多精準的調節後的結果,而那個舵手,按我的信仰,就是上帝。

碎碎唸了一輪,還沒有觸及我想說的。現在說了。

既然醒悟到自己的生命是為上帝而活,理應知道自己的生活模式應該是怎樣——–一個以神為中心的生活。用最 plain 的說法,就是每一個決定,都而上帝的眼光出發。講就係咁講。具體的說,怎樣做呢?我又不是上帝,我怎樣用上帝的眼光呢?我拒絕用一個簡易的,一刀切的答案,因為那根本沒有可能。上帝對人的心意如何,對每個人、每一次狀態也不同,不能一句「王牌」就能打發掉的。對每個人來說,甚麼是為上帝而活是不同的。

對我來說,一個以禁食禱告、晨更禱告、思考聖言、琛居簡出的 lifestyle,  就是我知道我應有的 lifestyle.    這種生活,在香港不容易,但可行。傳道人的責任,是牧養弟兄姊妹。當中主要包括教導和關懷,是比較外向的工作。怎樣調和呢?這就是我的十字架了。其中,最困難的是禁食。不是我要禁食很難,而是又要禁食又要保持社群生活實在有難度。很大部份基督徒都不當禁食是一個恆常的操練,反而當禁食是一種 exception. 我何以有這樣的講法呢。很多時當我想禁食親近主的時候,很多人問我,你為咩禁食?彷彿禁食一定要有原因一樣。而且,當我說要禁食的時候,別人看我的頭上會有光環。這可不是一件非常理想的事。因為,當我得著地上的稱讚,我就得不到天上的賞賜。所以,當我宣佈禁食的時候,請大家不要當是一回事,在聖經中,禁食禱告是一件很平常的事,就好像我們去靈修、去禱告一樣。當一個信徒沒有靈修的時候,你會很擔心,希望他/她會靈修,大家待禁食這種操練也應該一樣,視之為正常不過,要恆常操練的 spiritual exercise 一樣。所以,當我禁食的時候,我不會希奇。我也請大家不要當那是一回事,這樣對我最好。

原來,講了一大段,我是想講:人生苦短,禁食禱告。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