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等一回7

「子玲,但凡是關乎生命本質的大道理,看來到是正言亦反的。有人說, the answer of all existential questions is ‘yes and no’。不是 yes,不是 no. 是yes AND no. 生命,真是很弔詭。」被子玲一問,他開始想道出答案。

「講你就講啦。」

「聖經說,凡捨棄生命的,必得著生命。我聽到上帝叫我去自殺,以換取真正的生命。」震豪竟然突然又如此坦白。

「沒可能,癡線!上帝點會叫你去死呀!一定是魔鬼的聲音。」子玲斷言。「你告訴我,你聽到的那日,到了哪兒?」

震豪回憶著,說:「那是我禁食的第四十天,星期日。那天早上我上教會之前在教會附近遇見兩個人,她們都是十三四歲的少女,她們一見到我,就拉著我說『神愛你,耶穌祝福你,我們有佈道會』。然後塞了張傳單給我,叫我去參加。好奇心驅使下,我就去看一看,反正都是佈道會,應該沒有問題的。」

「他們包下了社區會堂,但他們在禮堂門口封了黑布,人要就過一條用黑布圍出來的隧道,才能進到真正的會場。場內人們都靜靜地坐下,聽著一首音樂。我也跟著坐下,看看他們葫蘆裡賣甚麼藥。」

「主持人一開始就帶領著人們唱歌。在教會待久了,你會習慣『唔o岩音』的歌,但他們的歌也太過份了。不但唔岩音,而且歌詞句子是斷開的。例如:

我們在此彼此相當快

樂真的相當快樂讓我們相

當快樂這是一個完

美的家鄉,家鄉。

情況比春田花花幼稚園的校歌更嚴重呢。」

子玲終於按耐不著,要回應了:

「跳去正題吧。你一路兜著圈,我不知你想講甚麼。看,你已經離題萬丈了。」

[同人]魁地奇球的來源

前言:太太重看《哈利波特》電影系列,我也看看,哈利他們小時候真的很可愛。看的時候,忽發奇想,得到「啟示」,知道魁地奇球的來源。我沒有看過原著,也沒有看過那本叫《神奇的魁地奇球》的書。下面的事,是我被「啟示」的。

大家都知道,霍格華茲是有四間學院(Gryffindor, Hufflepuff, Ravenclaw, Slytherin),它們是以創辦人命名的。以下是他們創校時的一段對話。(名稱簡化為 Gry, Huf, Rav, Sly)

  • Rav: Gry 老弟呀,辦學真的不易,尤其是我們搞魔法學校的,終日給教會投訴,要應付他們已經費了我很多心力了。
  • Gry: 真的呀,還有,我們的開支太大了!每日都要餵飽那幫學生。
  • Sly: 學生事少,後園那幫怪物才大食呀。又龍、又三頭犬、又乜又七。就以三頭犬為例,牠一餐要吃一隻鹿呀。係一個頭一隻鹿呀!
  • Huf: 唉,人生苦短,不如去打球吧,當輕鬆一下。話時話,一齊同事咁耐,都無乜打過波,你地打咩波架?
  • Gry: 我?我大學時踢波的,我踢進攻中場架。
  • Rav: 哦,咁咪即係細餿個位?正喎。
  • Gry: Rav兄,咁你踢咩位架?
  • Rav: 哈!我是藤川球兒的 fans  呀!
  • Gry: 下?
  • Rav: 版神老虎隊呀!你不懂嗎?王牌投手呢!
  • Gry: 下!我完全不知道呢。我還以為你是踢足球的呢。
  • Rav: 不是呀。
  • Huf: ae, ae, ae, 兩位,容我插一下嘴。我兩種球也不打,我打 golf 的,我本來想和你們打 golf的。
  • Sly: 三位,我不打球,我是玩極速掃帚的。我完全不掂球類的。
  • Huf: 那麼,我們打不成球,沒戲唱呢。好悶呀。
  • Gry: 不如我地試下溝埋足球、棒球、golf、和速度掃帚四種運動吧。
  • Rav:  那麼,我們打的球應該多大呢?足球般大?棒球般大?高爾夫球大?

故事不用再說下去,大家都知道,他們爭論不休,最後竟然一場比賽用上四個球。而且Huf 很不滿比賽嚴重欠缺 golf 的元素。一來球打多少杆是不計算的,也不是用杆打,更不是很悠閒的打。所以, Huffpuff院幾百年來 Qudditch 的成績也很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