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等一回7

「子玲,但凡是關乎生命本質的大道理,看來到是正言亦反的。有人說, the answer of all existential questions is ‘yes and no’。不是 yes,不是 no. 是yes AND no. 生命,真是很弔詭。」被子玲一問,他開始想道出答案。

「講你就講啦。」

「聖經說,凡捨棄生命的,必得著生命。我聽到上帝叫我去自殺,以換取真正的生命。」震豪竟然突然又如此坦白。

「沒可能,癡線!上帝點會叫你去死呀!一定是魔鬼的聲音。」子玲斷言。「你告訴我,你聽到的那日,到了哪兒?」

震豪回憶著,說:「那是我禁食的第四十天,星期日。那天早上我上教會之前在教會附近遇見兩個人,她們都是十三四歲的少女,她們一見到我,就拉著我說『神愛你,耶穌祝福你,我們有佈道會』。然後塞了張傳單給我,叫我去參加。好奇心驅使下,我就去看一看,反正都是佈道會,應該沒有問題的。」

「他們包下了社區會堂,但他們在禮堂門口封了黑布,人要就過一條用黑布圍出來的隧道,才能進到真正的會場。場內人們都靜靜地坐下,聽著一首音樂。我也跟著坐下,看看他們葫蘆裡賣甚麼藥。」

「主持人一開始就帶領著人們唱歌。在教會待久了,你會習慣『唔o岩音』的歌,但他們的歌也太過份了。不但唔岩音,而且歌詞句子是斷開的。例如:

我們在此彼此相當快

樂真的相當快樂讓我們相

當快樂這是一個完

美的家鄉,家鄉。

情況比春田花花幼稚園的校歌更嚴重呢。」

子玲終於按耐不著,要回應了:

「跳去正題吧。你一路兜著圈,我不知你想講甚麼。看,你已經離題萬丈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