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 宗教論

用 apple 的產品,是一種宗教行為呢。

你去說服人用 mac 機的時候,不是和人談 spec. ,談性價比。

你甚麼也不用說,你會說「它就是好」,甚至,你會讓人先體驗一下。

用 apple 產品的人,會自動和人分享其自身經歷,即見證是也。

apple 教的崇拜,一年只一兩次,由 Rev. Jobs 講道。會眾不會遲到,早早就安坐在電腦前等他的宣講。

海外的信眾,更會捱更抵夜去聽 live 直播。

教主宣講之後,就會叫你們「憑信心領受」新的產品,然後差你們一個一個出去,將 apple 的好消息傳到地極。

Android 人會不斷挑戰 apple 的漏洞和不足,但apple 的信眾卻似乎是懶理。

apple 的信徒, 一接受了 iOS的洗,便有了 apple 的印記,一生不會走迷,只會一代一代追隨。

以前的 apple 教是很排他的。但 developer 的努力似乎讓apple 開始了不同的「宗教對話」,例如是用上了 intel CPU, 跨平台的 software (Whatsapp, dropbox…)。

有說,apple 教的哲學是簡約,但筆者認為這樣實在是把 apple 教太過平面化。 apple 教博大精深,簡約固然是重要元素,但按一些分析認為,不單是簡約的。教主總能抓著人心的需要,為人類製作出合適的產品。他不是按你的要求去度身訂造產品給你;相反,是教主告訴你,你要一件怎樣的產品。用宗教術語,就是「父呀,求你將這苦杯拿開。然而,不要按我的意思,只要按你的意思成就。」用在apple product上,我們曾說:「Steve Jobs ,求你讓iphone 可以換電,然而…」。

再講,其實論創新,steve jobs 不是很創新的(黃洋達語)。出 ipod的時候已經一街 mp3機,出 iphone 的時候手機市場也成熟。按黃洋達說,他完全否定了「藍海理論」,但他就是有本事將一件事重新演繹。用宗教術語說,「祂使萬物更新」。

除了「人從天願」之外,apple iphone 亦創立了一個宗教儀式——–割禮。

你有剪過 sim card 嗎?

當年基督徒爭論關於基督徒是否要行割禮,但 apple 告訴你,不對 sim card 行割禮,你不能進入救恩。

apple product 不是適應了你的生活,而是教導你怎樣生活,然後你適應它。

延伸閱讀

創造,救贖,與Steve Jobs的神學聯想

 

[轉貼] on 萬聖節

http://ycommunity.wordpress.com/2011/10/06/hollowsimp/

面對一年一度的萬聖節,作為信徒的我們又會以什麼的心態去面對?用激烈的手法對抗?抑或是順應時代的潮流,與民同樂?近年有基督教機構或團體站出來抵制萬 聖節,抵制的力度越發熾熱。究竟抵制什麼?為什麼要抵制?筆者試就以下幾方面理解這些基督教團體抵制萬聖節的原因。青年身心靈被塗毒贊成抵制的基督教團 體,集中在萬聖節的影響力,尤其是對青少年身心靈的影響。年青人喜歡玩、愛冒險,萬聖節成為了他們去放縱的機會。一些團體更認為青少年人思想單純,當社會 不斷鼓吹慶祝萬聖節,他們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被迫去盲從附和。對於年青信徒來說,這個節日更成為魔鬼撒旦的攻擊及試探,令信徒失去對魔鬼的防範,容易犯 罪。為著保護青少年人純潔的身心靈,教會團體便用了家長式的壓制手法去抵制,抗衡萬聖節。何解青年人對萬聖節歡喜若狂?甚至年青信徒也參與其中?團體不能 單發出頭痛醫頭的抵制行動,卻需要正視萬聖節背後吸引青年人的因素,並它與青少年文化的互動關係。 以往香港荔園遊樂場的鬼屋到僵屍電影、靈異小說,及至每個萬聖節的主題,都與靈界有關,反映著人類本身喜歡一些超越自身的東西。青少年在成長階段,追求新 事物的世代,特別喜歡靈界及未知的事物。這些新奇古怪的事物除了刺激之外,也帶有一種反叛的含意,不喜歡因循的、既有的觀念或教導,正正挑戰建制及家長式 管教。若果青年人想借求問靈界去尋索有關自我之問題及建立身份,教會可以怎樣作為青年人的同行者?

教會不能一味的抵制及試圖跨張萬聖節的影響,教會需要與 青年人​​一同去探討更深層次的問題,如:關於神人鬼之間的問題等。 其實,教會也可以名正言順慶祝11月1日「All Saints Day」或10月31日「Hallow Eve」去紀念聖賢先知的教會節日,如此,教會便重新演譯純正的萬「聖」節的意義。 護教? 有些基督教團體提出萬聖節乃萬惡之首,高舉魔鬼罪惡權勢便否定了福音的意義。而透過模仿鬼怪活動,會增加魔鬼的吸引力,沖淡人對罪惡的意識。為了護教,這 些團體嘗試在萬聖節期間,重新包裝福音的內容,有福音話劇之餘,又挑選一些聖經故事傳遞基督教信仰。幾年前曾經有方舟音樂劇,透過親子活動讓大批小朋友扮 動物在萬聖節期間演出。背後的理解可能是「與其扮鬼怪,不如扮方舟動物更有意義」。你有你扮女鬼,我有我扮動物。 為什麼萬聖節要做方舟?是否大洪水毀滅大地,也意味毀滅萬聖節,以致方舟成為拯救,這也許是福音活動的潛臺詞。到最後還是要「扮」的活動,近年更引入最危 險動物展覽會,且用「有膽既就來啦!」,其實依然沒有逃出萬聖節扮鬼扮馬或驚嚇這個框架。團體在萬聖節當日搞「扮野」活動,以為提供「另類選擇」予信徒, 其實又跌入了「非我即敵」的權力鬥爭。這種所謂另類選擇,用相同的技倆來吸引信徒變相慶祝萬聖節,會否變為萬聖節的「信徒慶祝活動」?

傳媒‧娛樂‧消費文化 歸根究底,香港商人看重萬聖節日所帶來的經濟效益多於鬼神之說,鬼怪只是包裝,實質是帶動消費活動。 商場恐怖的佈置成為吸引人流的經濟手段;主題公園大花金錢佈置鬼屋;酒店推出恐怖自助餐,連茶餐廳也推出恐怖特飲;萬聖節的化粈及服飾亦成為青年人主要的 消費項目,他們願意大灑金錢在鬼怪化妝效果及出位的服飾上;連少男少女也願意花費更多金錢在萬聖節的裝扮。 傳媒在萬聖節期間推介不同類型的慶祝活動,香港娛樂界更加入性感元素,將青年偶像藝人化身成性感女妖,假借鬼怪扮相,實則賣弄性感。近年更流行在網上出售 一些性感惹火的服飾造型或有關之性感內衣在網上出售,萬聖節漸漸加入了性愛元素,將鬼怪與性(Sexy Halloween)的元素二合為一;電影公司也徵用性感美少女演出恐怖電影,希望吸引更多人入場觀看電影,萬聖節亦開始變質為一個鼓勵放縱性與消費的節 日 香港社會所擁戴的萬聖節是一個節日商機,借助傳媒推動萬聖節,刺激消費,提高享樂質素。萬聖節與耶誕節已經受到消費主義所影響,問題不是萬聖節特別是罪 惡,耶誕節特別神聖,在現今的社會裡面,無論任何節日,母親節及父親節等,都與消費主義有著密切的連帶關係。 教會團體在反對萬聖節之前需要弄清楚影響節日吸引力乃是消費主義及背後所反映的價值。教會人仕可以反駁:「因為人不明白節日的意義,才會胡亂消費。」這變 成了「有雞先,定有蛋先」的問題 真正的問題:教會在抗衡萬聖節的福音內容上,有沒有正視消費主義的影響,抑或教會同樣跌入消費文化的陷阱?繼續花費金錢在不必要的精美包裝上,如:印製宣 傳品、單張、襟章、鑰匙扣及毛巾來對抗萬聖節呢? 小結 筆者不是去鼓吹慶祝萬聖節,亦不是合理化社會慶祝萬聖節的方式及其隱藏的放縱消費文化。筆者也不認同某些教會學校特別選用萬聖節作為學習英文的途徑。若教 會學校以學習英文為理由,為何不選擇外國人更重視的「感恩節Thanksgiving」作為教學題材?感恩節不比萬聖節更具教育意義麼,而且可以學習外國 人重視家庭及感恩的文化。教會團體有否與學校行政反映以上的問題?而非單單針對市民所參與之慶祝活動。 我們可以去談論西方人的萬聖節、中國人的鬼節,教會可以表達意見,學校可以討論,大家可以從不同的角度討論社會上不同的議題,卻不是動輒以抗衡的方式去對 待異見份子。若遇到不同的聲音便要抵制要抗衡,卻以為這些方法是在「解決問題」,其實那是對他者(萬聖節參加者)施予暴力,這是極不文明的表現。 另一方面,參與慶祝活動的信徒亦要思考慶祝的心態與動機,為什麼要慶祝萬聖節?其實慶祝的目的是什麼?切忌盲目跟隨而不知覺落入放縱性與消費的玩樂之中。

[轉貼]慢活

http://ycommunity.wordpress.com/2011/10/05/slowpace/

慢活這種生活態度對於廿一世紀的青年人相信是一個不錯的提醒,但也是一個頗困難的挑戰。 究竟甚麼是慢活?關於慢活的書本都會建議讀者將生活的節奏調慢一些,如:慢食、慢動、學習呼吸法等。筆者不反對書本的內容,但認為慢活的意思不限於我們的 活動,更涉及我們的思考空間。

慢活是思考

慢活最首要便是騰出時間及空間去思考、批判。現代城市人的生活是活在忙碌,青年人搭公車的時間也會用手機上網或聽音樂,回家之後便上網到凌晨,彷彿每天的 時間都不夠用。就算是假期,他們也會跟朋友逛街、看電影或上網找娛樂。 慢活就是要停下來,想一想我們的生活正被甚麼的東西影響,城市所奉行的物質主義及資本主義已影響著我們的生活,漸漸我們只懂追求名牌及新電子玩意,不知不 覺被塑造成消費者,而自我則迷失在城市,也不再知道應該要走的人生方向。 慢活不單是指我們的外在生活需要調整,慢活也指內在(精神及靈性)生活也需要調整,以致人能夠從內在的平安得著力量,將內在的生命素質具體化呈現於生活 中。可是,現代人正是被困在一個樣樣都要快速的世界,印度之父甘地(H. Gandhi)則指出這個時代的主要罪惡包括:財富沒有工作、知識沒有品格、商業沒有道德、崇拜沒有犧牲、科技沒有人文關懷。 慢活是開拓神聖空間 慢活是要求人花時間與內在的自我復和,並且在靜下來的時間中批判身邊的世界,察看有甚麼東西正不斷吞嚥著生命?慢活也是要我們抽出時間去開拓一個神聖空 間,重新找到生命的支點,理出生命的平和與平衡,去聆聽上天的感召,也聆聽自我的呼求,批判世界的不公義,思考人生的困難,在神聖空間中讓生命重新展現其 生命力。使我們的人生觀、價值觀及生活態度有著不同的見解。 有一個故事是關於一個小島土人與美國商人,有一天,美國商人來到小島,發現島上資源豐富,而且日落景色甚美,於是他心中有一個念頭,便立即找擁有這個島的 土人,美國人見到土人便說:「我可以給你保証將來生活無憂,每天都可以悠悠蕩蕩地看日落。請你先賣這個小島給我,然後我會蓋一座五星級酒店,建造郵輪碼 頭,吸引全世界各地的旅客,你不用再為生活擔憂,你將會成為億萬富翁,你認為如何?」土人坐在海旁,望著日落,一言不發。美國商人預備拿支票給土人,然後 土人說:「謝謝你的好意,我相信我不需要甚麼五星級酒店,也不做甚麼億萬富翁,我不會買小島給你,因為我知道我是誰,事實上每一天我不用做甚麼,我也可以 悠悠蕩蕩地看日落。」 生命的豐盛不在乎你擁有多少財富,生命的價值更在乎你找到人生方向,並成為別人生命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