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在拉扯中成長

有這樣的事:

某人被分派作崇拜的領詩,那人如常地準備,直到領敬拜前的一天,一個晴天霹靂的消息,她被男友拋棄了。其實,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她也不是完全沒心想過分手。只是,惡耗來到,傷心難過實在無可避免。零晨一點,距離崇拜還有 8小時,她是一個負責的人,敬拜不能求其敷衍,只是,她完全不在那個狀態。她認為,上主是在作弄她,「為甚麼我那麼愛你,你卻要我落得分手下場?你一定是不愛我了。」

她有沒有徹夜禱告,我不知道。我知道,她努力地完成她的事奉,排除自己心中的障礙,在萬分難過中仍然高舉耶穌是主。那一次的敬拜,真誠之至,雖沒有華麗眩目的技巧,但是一個真實的敬拜。

我整體她這一個經歷,再回想一下過去,發現人的成長,都是在痛苦中熬過去,然後進入另一個 level 的。怕痛而逃避的人,可以會變得更靈巧,但生命就好像缺少了一份盛載力。唯有經過痛苦試煉的人,生命才會有一種「積澱出來的厚度」。這不是一朝一夕可達的,而是似健身,要痛,肌肉才會成長。

為甚麼人種是尋求舒適,而非生命?

[舊的好文一推]極端教會(Abusive Church)的真面目

source

題目:極端教會(Abusive Church)的真面目
作者:大黃傻貓GARFIELD

我收集了一些 Spirutual Abuse 的文章,特別介紹了一些極端基督教派的特徵。

翻譯自《Abusive Churches》by Pat Zukaran
基督徒多數都對一些傳統教會定性為「異端」的教派,例如摩門教、耶和華見證人很熟識。但是我們也發現一些信仰群體、教派,含有類似「異端」的表現,卻和那些傳統教會定性為「異端」的教派有所不同。這些教派被稱為「Abusive church」、或者「高舉聖經的別異教派」。這些教會特點是,外表上信仰(例如公開宣稱的信仰內容)和很多主流、正統教會一般無二,唯一分別,就是他們一些 abusive 「虐待」、 cult-like 類似「異端」的表現,或者部份異常的牧養、治會方法和理念。(Methodology and philosophy of ministry)

貓貓註:香港有的例如「香港基督教會」、「香港神的教會」、「香港錫安教會」、近期在大學校園活躍的 University Bible Fellowship,似乎屬於這類教會。早在八十年代,「香港基督教會」和「香港神的教會」已經有傳播媒介報導。因為其崇拜聚會外表形式類同部份靈恩派教會,令一些信仰純正、行為正常的靈恩派教會受連累,被當是有問題。

在一本書叫 《Churches That Abuses》, Dr. Ronald Enroth 仔細研究美國數間這類的教會,而整理出這些教派用的類似「異端」的手法、其中數個明顯特徵。另外原文作者也會加自己的見解。

Abusive Church 的特徵
(一)極權、權威、家長式的領袖, Control Style Leadership。
(二)用不同手法玩弄人(manipulative),令信徒完全服從。
(三)非常嚴謹、殭化的教條去規管信徒的生活細節 rigid, legalistic lifestyle involving numerous requirements and minute details for daily life。
(四)這些教會成日轉名。(貓貓註,香港的情況是,部份些教會從來沒有固定聚會地點。「香港神的教會」在六十年代創立,但是十多廿年都沒有固定聚會地點,或者聚會地點常常改)
(五)常常指其他教會是已經「背道」、「不合神心意」,只有他們一間教會是真正教會。甚至會認為只有他們教會聚會的才是真正得救信徒。
(六)這些教會有「迫害妄想」、「殉道情結」( persecution complex and matyrdom complex),認為世界、傳播媒體和其他教會迫害他們。
(七)這些教會傳教對象是年輕人,約十八到二十五歲的年齡組別。
(八)如果信徒一旦加入,就極度難以離開。離開的話,那信徒會被教會指控,過程令他身心、情緒、心理都受很大痛苦 a process often marked by social, psychological, or emotional 。甚至那教會用言語極力「敗壞離開者的信仰」(鬧她/他背道、會下地獄、被魔鬼迷惑……)。 Continue reading “[舊的好文一推]極端教會(Abusive Church)的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