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華爾街」文摘2

先來台灣代表,張鐵志 -<佔領華爾街 一場非傳統的社會運動>。然後是本地黃洋達在 G+ 上的言論

中國時報 2011年10月12日

歷史會記載著,二○一一年是不滿之年,是這個世代/時代的一九六八年。

紐約華爾街旁公園的青年們是這場抗議的遲到者。之前,埃及、突尼西亞、馬德里、智利、倫敦青年們都已用不同方式表達對體制憤怒與無奈。怒吼對象既是全球 金融危機所暴露出的新自由主義資本主義的根本矛盾--表現在巨大的社會不平等和嚴重青年失業,也是無力解決問題的政治體制--阿拉伯青年們是要揭露獨裁者 的謊言與腐敗,倫敦與美國的青年們則是要挑戰無能回應人民要求的現行民主體制。

這些反抗行動展現出憤怒的不同面相:埃及與突尼西亞是推翻政權的革命,倫敦青年們是無秩序的騷亂,佔領華爾街則是一場社會運動,雖然是一場非傳統的社會運動。

佔領華爾街行動面臨主流媒體、傳統左派的批評,是缺乏具體目標與訴求。然這模糊與曖昧性正是抗議青年一開始所要的。最早發起這個運動的雜誌 Adbuster就說,「在運動成氣候前,提出具體目標是沒意義的。所以,開始的目標就是占領本身--占領意味著直接民主,而直接民主有可能產生特定目 標,也可能不。那些主流媒體不停地問什麼是目標,他們錯了。」意思是,抗議青年們意欲透過「佔領」本身形成對體制反思的運動,在佔領過程中,以直接民主的 方式去討論問題、目標與策略。而這個過程就是一種民主實踐。

然而,這群青年安那其並非沒有目標,他們要傳遞的訊息其實非常清楚:是美國資本主義和民主的失靈,一如主要口號:「我們是社會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大眾,而我們無法繼續容忍金字塔頂端百分之一富人的貪婪與腐敗。」

諾貝爾獎經濟學得主Joseph Stliglitz在佔領華爾街的現場就說:「金融市場本該配置資本並管理風險,但現在他們卻錯置資本,引發風險,這是一個將利潤私有化,將利潤私有化的 體系。這是種扭曲變形的經濟,我們如果繼續與這種體系共存,就不會有經濟增長,也無法創造公平正義的社會。」再者,美國的貧富不均日益嚴重。最富有的百分 之一握有全國百分之四十的財富;相對的,中產階級在過去二十五年的收入卻縮水了。

Vic: 陳雲的評論發人深省:美國現時的貧富懸殊恰如1929年大蕭條之前的情况,現在的境況更加悲絕,富人將製造業生產基地搬移,所得利潤不在美國納稅,卻佔據 美國制度的保護和社會治安的紅利。富人發達需要制度和社會支援,而這支援是窮人無酬地,甚至賠本地提供的。有錢得太離譜,而且不與本地社會分享,本身就是 罪惡。這不是馬克思主義,而是右翼盧梭的民約論,窮人願意低頭苦幹和承受剝削,其基礎是大家承諾機會均等和利益回饋,然而當富人破壞機會均等、獨佔利益的 時候,窮人就毋須遵守社會合約:因為合約已經被富人撕毀了。

扭曲的經濟體系與不公平的社會分配的另一面,是美國民主早已淪為金權民主,金錢力量深深操縱政治過程與政策制定,這個民主體制無法回應百分之九十九人民的真正需求。

所以,佔領華爾街的青年有不滿的方向與目標,只是缺乏改革的具體政策。但這是無可避免的,因他們不滿的是民主體制和資本主義的根本問題。一如一九六八年 法國街頭的反叛青年,或一九九九年西雅圖街頭的反全球化青年,對整個體制不滿,並且未必有具體的改革方案;但追求的是去「想像另一種可能」,並且要透過廣 場進行直接民主的討論,去落實這種想像力,去慢慢形成新的共識。

普林斯頓大學知名教授Cornel West就說,這場運動的意義不是去談一堆政策建議,而是一場「民主覺醒」。或者如一個參與者所說:他們的要求是大家去思考體制的根本問題,而不只是講出 癥狀;他們需要的不是一場給出答案的運動,而是提出正確的問題。當然,一場缺乏具體目標的抗議運動最終可能只是一場浪漫的激情,要改變世界的社會運動需要的是一場持久戰,需要草根組織與不停的戰鬥,而不只是令人熱血沸騰的「廣場」。不過事實上這場佔領華爾街運動目前已有許多工會和親民主黨的自由派組織加入,他們可能形成更廣大的改革聯盟:抗議青年們點燃憤怒之火,接下來該各個組織性團體接棒去推動改革方案。

一九六八年的全球青年反抗運動中,戒嚴的黑暗時代中的台灣缺席了。二○一一年的台灣呢?不也是面臨和其他國家一樣問題:日益嚴重的貧富不均、青年貧窮化、嚴重偏向富人的稅制、財團的無盡貪婪(他們不斷地炒地皮、開發東海岸……)、以及一個無法真正面對人民需求的空洞民主。

台灣的不滿青年們已開始謀畫他們的佔領行動了。

(作者為專欄作家)

———————-這是分隔線———————-

有些聲音認為,「佔領中環」行動,沒有本土角度,仍有不少香港人認為事不關己。小弟拋磚引玉,講講香港人為

何要支持佔領行動!
佔領華爾街,有幾個主要訴求,反對金融霸權,財富壟斷;金權同流,企業以財力私有化民主選舉;政府放縱華爾街賭客豪賭,最後由納稅人埋單付帳。另外,也反思全球資本體系,對第三世界勞工造成的剝削,及對環境的傷害。

香港人為何要佔領中環?
1,樓市經濟,是港式財富壟斷的體現,我們一直在進行反對地產霸權的運動,正是控訴社會資源分配不均,政府剛推出的施政報告,再次以「復建居屋」耍花招,對公屋供應不足,入息限制太苛刻等問題,視而不見,繼續迫市民「上車」,進貢房產業,單是這點,已足以讓我們出來佔領中環。
2,論金權同流、官商勾結,美國也不過是暗中進行,香港卻是明擺著,財團比公民有更大的「選舉權利」。功能組別,一般市民無權投票,選票掌握在企業組織手上,在某些組別,有些財團甚至可以開設子公司,以掌控更多選票,單是「長和系」就掌有十多廿票,這是明擺著的企業治港。
3,所謂有強姦無焗賭,香港卻有焗賭,通過「強積金」,迫使打工仔的薪金,投進資本市場,進貢金融業人士,付鉅額手續費。我們無法取回強積金,焗住投往賭場,我們甚至不能仔細的選擇投資組合,無法避免地投資了「恣意裁員的匯豐(005)」,還有「壓搾小商戶的領匯(823)」,被迫變了幫兇。

香港向來沒所謂左右之爭,這不是一場反市場經濟的運動,這是一場自由之戰。
香港大部份人都信奉自由主義(liberalism),金融權霸侵害的正正是「自由」,我們相信市場經濟,但在官商勾結的社會,企業大到不能倒的社會,市場已無法自由運作,市民已沒有不投資、不置業的自由。
當「做死,就是香港精神」的中環價值橫行,10月15日,你能夠不出來,佔領中環嗎?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