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退魔錄 1

creative exercise: 用「玻璃破裂的聲音讓她清醒過來。」來開始一個故事。

玻璃破裂的聲音讓她清醒過來。她的眼由無眼珠的灰白色變回晶瑩通透的模樣。但是,眼下的景象,讓她呆了。四週都是雙耳雙眼流血的死人,有些還未死的,捂著耳朵,面貌扭曲。她一生人都沒有見過死人,一呆之後,她又瘋狂地尖叫,叫聲比之前更大,像炸彈般在房間內爆開。她的聲音像風一樣把事物「吹」開,所有東西被音波爆開到房間邊緣。在房門處,有個袈裟穿著的人抓著門,閉著眼,口中唸唸有詞,他似乎不怕少女的音波,頂著風一步一步的向她走近。來到她的前面,他一手按著她的口,說:「奉拿撒勒人耶穌的名,走!」

說畢,那袈裟穿著的人好像寸勁爆發一樣,將少女彈開。她像砲彈一樣「吹飛」。眼見少女快要墮地,袈裟人連忙說:「聖靈充滿!」少女的急速飛彈立刻變慢,慢慢跌在地上,像跌落大海綿墊上,很輕地著地,一點聲音也沒有。

少女慢慢回神,坐在地上,面容回復正常,但眉頭深鎖,若有所思。袈裟人上前,坐在少女面前,開腔道:「師傅,對不起,弟子來慢了。」

少女沒有望著他,過了一回,才幽幽的道:「是我太輕敵,才會嚷成這意外。我應該讓你去捉牠的。這裡足足三十條人命呀。」

「師傅,是我任性,才要妳讓我試的。下次,都是讓我來作容器吧。」

「唉,算了。我們作最後潔淨吧。」少女轉了個姿態,跪在地上禱告。禱告的時候,她根本不是在說甚麼話,她一開口便是嚎啕大哭,痛哭個不停。她一路哭,哭了超過十五分鐘。突然間,一些玻璃破裂的聲音讓她回神過來。是一個人在抓地上的碎玻璃。有人未死。

夢,和怎樣睡醒

傷風感冒,最好的療法是睡眠和水。

睡呀,睡,我發了個夢。

我去了一個中宣校友的聚會,我被安排和一位我認識的師姐(桃子)分組禱告。我們到了一輛私家車內,她坐在司機位,我坐在旁。我們沉默了 20分鐘,一句話也沒說。之後,我說了一句話:不如我們用方言禱告吧。然後大家各自開聲用方言禱告,之後散會。

夢完。

我是怎樣睡醒的呢?太太先醒,第一句話就是跟我說阿邦的新花名。我笑醒左,然後訓番。

我的異能

我忽然想到一件事。

論搞笑,我的技能不算是十分精湛。雖然我間中會引人捧腹大笑,但我帶來寒流的能力也不弱。人家覺得我搞笑,可能只是我試得多。我的成功率,大概是 50/50.

論演講吧?我經常要講道,但振奮人心,令人生命改變,流淚悔改的,又有幾次?我想大概是沒有吧。說故事賺人熱淚也不是我的強項。(但這可是很珍貴的技能,有強大的演說能力,能當邪教教主的)

弄笑人和弄哭人也未到家,但我發現我的天才,正正在兩者之間。

我最拿手的, Continue reading “我的異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