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們的政府是好政府,我們示弱就夠了

這不是一篇關於政治的文,而是關於靈性的。

今早在想:「我們為甚麼要示威?」我很簡單的答案是「因為政府實在很糟糕。」然後我就想,係啦,這就是官迫民反了。香港人的核心價值是認錢唔認人,其實,唔係水浸到眼眉,大家都掛住搵錢啦,有邊個真係想搞示威,搞抗爭丫。

如果,我們的政府是個好政府,是聽市民的政府,我們不用示威,我們示弱就可以了。示威和示弱,都是表達訴求,一個剛,一個柔。政府肯聽的話,誰不想和和氣氣?但現在的政府,像牛肉一樣,唔吊唔得鬆化,死牛一面頸。

如此說來,我們就能得出一個簡單的道理:向好人,我們能說理,我們示弱就可以。向不好的人,我們說理也不行,我們就向他們示威。這樣簡單的道理,有甚麼 insight?  我們在屬靈的「政治」上放錯了位,向好人(神)示威;向撒旦示弱。

我們怎樣向上帝示威呢?在教會向講員扔蕉嗎?在佈道會中放汽球嗎?不是的。我們的示威,在內心進行,有點像公民抗命。有意、無意地向聖經唱反調,懷疑上帝的管治等等……

我們怎樣向撒旦示弱呢?大概是我們表現很軟弱的樣子吧。不斷宣告自己的不行,又繼續被撒旦所設的遊戲牽著走。詳細我要再深入一點思考。

暫時的結論,是,我們要把示威對象和示弱對象搞正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