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十架下的牧者

真正有種美德叫有種,就是他----陳日君!

拍這些照片時,心在痛。

他疲累得睡著了,他為了寫回應校本條例敗訴的「一席話」,他凌晨兩點才睡覺。今天早上,被質疑收錢「無王管」的他,吃了比平日豐富的早餐,就是在麵包上塗了平日不會塗的果醬,加上一杯牛奶。

然後他召開記者會,向大家說了校本條例敗訴的回應,交代了接受捐款的質疑。然後這位八十歲,裝上心臟起膊器,還有糖尿的長者,開始在修院門外露宿,禁食三天。

他疲累得坐在椅子上入眠,作為教友,我心痛。我相信很多愛他的人,感同身受。

校本條例官司,始於他任主教時,到上訴至終審法院,他已榮休,但他選擇以禁食方式,去為教區、為歷史留下紀錄。如果大家讀過他的「一席話」,他還把事情解說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可是,在他接受別人捐款的事情上,他被迅速地劃清界線。其實教友們都知道,他從來心繫內地教會,對弱勢社群照顧有加,他收的一分一毫都用得其所,能向天主交代。

此刻,他就一個人負著十字架,走下去。他沒說過半句,只是愛他的人看不過眼。

因為禁食,他選擇露宿。其實在大門後,走不遠就有洗手間,但他選擇走下長長的斜路,去停車場側的那個。這三天,他半步也不願意走入修院,他說不想別人以為他進去吃東西。他決定了,便要做得光明磊落。

可是傳媒不放過他,作為記者,我心痛。

整件捐款事件,要討論和關注的,是政黨接收捐款的規範問題。而要被質疑的,應是各大政黨,包括收得最多捐款的民建聯。但荒謬的是,大家輕輕放過了各大政黨,儍得走去找民建聯回應別個政黨收捐款,甚至回應樞機捐助地下教會是否合適。

更不堪的,是有傳媒向弱者開刀,找一個最容易攻擊的下手,讓他戴了「無王管」的冠冕,成為頭條人物。

面對攻訐,他沒有畏縮,他理直氣壯地回應了。

因為禁食,他的血糖低了,別人為他弄來一杯葡萄糖水,他堅持只喝清水,他義無反顧地寫下這個歷史的記錄。他拒絕任何人陪他禁食,他一人做事一人當。他跟探望他的人一起唱歌、祈禱,他以愛牧養他的羊群,以生命去尋找迷失者。

大家可以質疑他這樣做多餘、出風頭、無謂…大家可以質疑他「冇王管」。

先知從來不被理解、不受歡迎,他沒有害怕,他欣然接受了這個沉重的十字架,他笑著走。不過,樞機,你並不孤軍。你從來都是十字架下的最忠誠的僕人,永遠都是我們最親愛的牧者。

見到他,就明白了耶穌多一點。這就是見證吧?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轉]十架下的牧者

  1. 小弟不是不同意「政治獻金」的課題更錯綜複雜,傳媒的確有機會是先找「較易下手」者「動手」,但直至這刻,恕小弟「見識淺薄」,心裡面還就是就這事有點「不太明白」的地方…
    李錦洪先生在【時論】的網播的力撐、題出的 (信徒回應天父的愛的) 捐獻理念,其實好像並不太套用到在黎先生身上;若以「非信徒認同宗教團體方向而願意表示支持」作理解,但又直接向個人捐輸而非向教區,若非真實的不明白教區的正式運作的話,就是其實明顯較信任「個體者」的用錢決定,這是有趣的 (而樞機又繼續「接受」捐款者的這「選擇取向」,即暗示他亦同意在他用獻金所幫助的群體上,他是的確較教區「有效」的,對吧?)。但如樞機所言捐款者從沒明言或過問捐款的目的和去向,而又一次又一次的不定期地 (「定期」) 捐款,樞機又說連一句多謝都無講,這種 between 一位非信徒和樞機之間的「憑信心」、無條件式的「捐受關係」,真是撲索迷離…是我在有限的人生經歷裡免,仍未能想像和界定到的一種「關係」…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