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到日誌

今天星期三,參加了一場禱告會。一間我很久沒有去的教會的禱告會。禱告會是一個很特別的存在,在那兒,時間是靜止的,人和事都彷彿不會變。我去的禱告會在早上六點鐘開始,每早上也有,十多年來風雨無阻。發起的人以前是牧師,現在已經沒有當牧師,做了某基督教機構的負責人。

多年來的捧場客都是一班中年人都長者,他們十年如一日,就連禱告也是。每日都是為相同的事禱告。兒女的事業,身體的狀況,教會傳道人的健康和智慧,香港的福音工作等。以前我去的時候,他們為這些事禱告,事隔多年,他們也做相同的禱告。我不禁問,禱告不是要某些事成就嗎?每天都為牧師的健康禱告,不見得他身體經上健康。祈禱是甚麼?是純粹的祈願嗎?我想是吧?要不然香港早就因為他們的禱告復興了。(不過,可以他們認為復興可能是基督徒要成為高官吧。若這個是他們的禱告,我想,上帝真的是*很信實*呀。)

禱告會完畢,我和前牧師攀談,他竟然認得我。我有一件事,不知道怎樣和人說,我不能和自己教會的人說。我能夠想像,一個沒有危險的人,一個有充足智慧的人,就只有這個前牧師了。這件事,已經纏繞我好幾個星期,再不找人說,我會被迫到跳樓。

「牧師。」

「不要叫我牧師了,我已經沒幹了。」

「哪我要怎樣叫你呢?」

前牧師拿出一疊卡片,全部不同款,但全都是他的。有些是工廠經理,有些是機構顧問,有張寫著自由傳道,也有一張是某某堂會的「義務傳道」。十多張卡片,十多個身份。

「哈,你太太有沒有發一長丈夫卡片給你?」

「這個身份早就用戒指套定了。衰仔,咁耐無見,找我有咩事?」

「我爸死了。」

「阿,對不起。」

「不用,都很久了。我們早就過了傷心的階段。我承繼了一幅地。」

「o__o!!一幅地?你知道在香港一幅地等如甚麼?」

「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總之,有地就是王!但是,世侄,是甚麼讓你煩悶呢?」

「地的合法承繼人是我,但是,有人想謀這幅地。」

「地人你的,誰也拿你沒法吧?但,是誰呢?」

「教會呀。教會認為我父上捐這幅地給教會擴堂,不斷向我提及這事呢。」

我和牧師的後話就不表了,都是給予我一些沒有特用的意見。但是,有人聽聽總是好的。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