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巴達教會

自馬丁路德回到聖經,主張「眾人皆祭司」,當今教會很多都以「全民皆兵」為口號,希望信徒人人都參與事奉。論到全文皆兵,我想起古希臘的斯巴達人。根據wikipedia

斯巴達的人民分為三個階級,第一階級為斯巴達人,為享有完全的公民權者,雖有田而不自耕,其專門之職業為服兵役與任官吏二事。

而電影《戰狼300》亦呈現出這個世界觀。他們每一個都是專業戰士。我想起《300》一片中的一幕。當斯巴達軍和雅典軍碰面的時候,斯巴達王(Leonidas I)問雅典人他們的專職(profession)是甚麼,雅典人答案各有不同,有陶匠、詩人等。但當 King Leonidas 問他手下的三百勇士之時,他們表達他們的專職都是戰士。

教會說的「全民皆兵」,就是雅典式全民皆兵。大家各自在社會上有一個身份,經理、律師、警察、傳道人、學生、主婦……當教會要「打仗」的時候,大家才「將犁頭打成刀劍,將鐮刀打成戈矛(Joel3:10)」。這樣的軍隊,得罪說一句,好打有限。

但香港是否沒有一些「斯巴達式」的教會呢?我想了一想,發現,不是沒有,但是他們提倡的是形式上的斯巴達。例如說,教會要上很多課程(軍訓),要絕對順服教會領袖,要時刻作戰(傳福音!作見證!),還要對不順從的人作「軍法處置」…… 我稱之為形式上的斯巴達,就是因為這些教會只抄了一些外表。

(岔開講,香港教會常常都是抄外表而不學核心的,例如小組教會如是、標竿教會如是、簡約教會如是,只抄外殼,心態沒變)

那麼,甚麼是我心中想的斯巴達教會呢?這有沒有可能呢?

斯巴達精神講嚴格的訓練、講軍隊的合作精神、講尊嚴身份。但在這一切之上,「感召 calling 」是最重要的。要有一些真正的教會戰士,其領袖一定要有很充足的魅力,自己要經過很嚴格的訓練(不是神學訓練,是生命訓練)。還有,要有能拒絕來者不拒的骨氣,才能培養出這種教會。但不是不可能,但一定不是香港今日的主流。

為何今日教會不能有強大的軍隊?

很簡單呀,因為教會的價值,和香港的主流價值一樣,都是先講養妻活兒、燈油火蠟,搞定了生活,才講理想。教會敢講「死士」信仰嗎?敢講為理想放棄生活嗎?對不起呀,不敢。因為在香港真的不容你有這樣的浪漫。有這樣浪漫的人(不論老少),都會被冷水狠狠的潑——「等你搵到食先講啦」、「你係乜水,邊度做到呀」、「你又唔係XXX,算把啦」、「算啦,呢個世界得一個 Steve Jobs架咋」。

我去的你!

若果我帶一班信徒,我要帶出一班斯巴達勇士,對抗香港這隻波斯巨獸。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