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德克.巴萊的靈性

《賽》片講的是一段台灣原住民抵抗日軍侵略的歷史片。片中的主旨,可以用主角莫那魯道的一句概括,「如果文明是要我們卑躬屈膝,那我就讓你們看見野蠻的驕傲!」。筆者認為這套電影之所以有靈性,是因為片中的族人最關注的,其實不是今生的福祉,而是他們死後魂歸何處。

賽德克族人的男丁,須要英勇殺敵,才能成為「巴萊」,巴萊翻出來,就是真正的人。一個真正的人,他們面上有紋身、死後能進入祖先的獵場。女性也一樣,她們要用造衣服來證明自己,然後才能紋身,成為真正的人。片中亦有講到沒有成為巴萊的人的結局,就是死後不能進入祖靈的獵場,成為孤魂。所以,他們要捍衛的,其實不是現世的生活,不是民族的承存,而是信念。換句話說,他們所擁有的,是一種近乎殉道的情結。

片中有一句對白很能夠表現出這個意思,「你將來要進日本人的神社,還是我們賽德克祖靈的家?」莫那魯道問一個已經歸順日本人的族人。片中展示中無論是男是女,是老是幼,他們為了成為巴萊,不惜犧牲生命,戰死的戰死,不能戰鬥的自盡。這樣的精神對我們現代香港人來說是野蠻的,是不合乎人道的,因為,我們都太懂得經濟,太懂得文明。我們都不會貿貿然犧牲,甚至,不會在計算好之前作出任何犧牲。

然而,我要推薦這一套電影,因為它反映出初期教會的那種大無畏的殉道精神。其實不只是初代教會,現在,也有不少人仍然活在殉道的危險之下。我們聽到這些聽聞的時候,總是覺得他們遙不可及,或會為他們擔心、禱告,但總是僅此而已。殉道精神對於香港來說是野蠻的,是「不適合我們的」。我們的殉道、犧牲,就只於週日早一點上教會,犧牲一兩個晚上去小組、去事奉,犧牲十分之一的薪金作奉獻,最偉大的,就只是犧牲自己的事業去事奉。對香港人來說,獻身傳道已經最偉大的舉動,有人要去中東宣教,他們就幾乎偉大得值得封聖。真的是這樣嗎?

《賽》片讓我看到一個民族怎樣成為「世上不配有的人」,我們是否又有這樣的精神,去完成上主在我們生命中的感召?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