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香港地方教會傳道」?

陳到:對影音的事,傳道都不用自己的教會名作聯署,只自稱為「香港地方堂會傳道」,這是為甚麼呢?

張三:我怎會知道呢?我只可以靠估。

陳到:那你和我分享一下吧,那是甚麼原因呢?

張三:我壞心眼一點想,是教會文化的劣根性呢,因為淆底。

陳到:淆甚麼呢?影音有那麼多人反對,不是怕他們有牙吧?

張三:不是呢,影音反正不會出來反駁,怕是怕教會內部的文化。

陳到:此話何解?

張三:教會中人一般都覺得,影音是老牌機構,是大機構,自己不想得罪他們,當然也不上教會混這趟渾水。

陳到:所以,傳道人深明教會的和諧之道,所以自我閹割,不張揚自己的教會名嗎?

張三:我想是吧,在這等事上,我想信徒都不想「被代表」的。

陳到:這也確是,在香港,人人尊重言論自由,你不能代表我,我不能代表你。教牧領袖等尤甚,千萬不可自己反方舟,就代表其他人反的。這是大忌。

張三:這也當然,你要明白,支不支持影音,是一件天大的事。教會不能貿貿然說反就反的。要用教會的名字反,大概也要通過一次會友大會的議決吧。

陳到:下?不是這樣麻煩吧?這樣的事,執事會投票決定就可以吧?

張三:不不不,執事又怎能代替我說支持方舟與否呢?這是個人的事。

陳到:按你這麼說,教會誰也不代表誰,不用有劃一的立場吧?

張三:不是,在真理上,教會是立場一致的。

陳到:我不明白,甚麼是在真理上立場一致?

張三:例如是基督的神性、三位一體的教義、大使命等核心信仰,我們是一致的,任何人脫離這些信仰核心,就不能說是自己人。

陳到:那麼為甚麼聯署不支持影音一事又不是「真理」問題呢?

張三:聯署都講得清楚了,他們只是叫信徒考慮一下是否應該支持。聯署說得這樣客氣,自然就不是真理與否的問題,是大家應該繼續支持的問題。

陳到:但是,為甚麼大家要再考慮呢?背後正正就是一班信徒領袖懷疑他們的誠信,這不是關乎真理嗎?

張三:拿拿拿,所謂利益歸於被告,我們是懷疑,但總不能一口咬定他們說謊吧?我們總是要給人第二次機會,正如…..

陳到:我明了。就是說,只要沒有真憑實據,就不能「判死」他們嗎?但是,還不夠明顯嗎?難道真的要和他們興訟,他們才會知死嗎?而且,興甚麼訟?告他們欺騙了信徒嗎?不會有結果的吧?他們不是犯香港法律,而只是手法很差,差得讓眼覺得他們是老千。

張三:你把話說得太盡了!我自己對方舟的探索是肯定的,只是,我也不同意他們在太早階段說甚麼99.9%,我只求他們能夠有點勇氣面對事實,就是他們那隻可以不是。

陳到:但,以他們的往績,你認為他們會肯改嗎?

張三:在上主的手中。

陳到:算了,再說下去日不會有結果。我們回正題。為甚麼傳道人不能開自己的教會名來聯署?

(這個時候,李四加入討論)

李四:張三不是答了妳嗎?是這件是每個人只能代表自己嘛!

陳到:為甚麼,在其他很多的事上,教會沒問我,就代表了我,偏偏這件事,教會的傳道又不敢代表我?這是關鍵問題,不要避而不談呀。

李四:為甚麼你偏要人代表你,你自己不能聯署嗎?

陳到:問題不是我能不能聯署,我當然能聯署。問題是,是甚麼背後的壓力,讓傳道都不用自己的教會名義來聯署?我惱的是,教會在捐款呀、賑災呀、搞甚麼聯堂活動呀、簽署甚麼反對同性戀呀……那時他們沒有問過我。但就是方舟一件事,他們的態度180度反轉。這是甚麼 mentality? 怕甚麼?

李四:不是怕甚麼不怕甚麼的問題,朋友。說穿了,就是愛面子。上述那些所謂大義凜然的事,教會當然搶著去做,去「投名」。但方舟這趟渾水,現在熱哄哄,人人都可以加一句。大家都為了不得失人,才一片苦心,不用教會名呀。

陳到:你說穿,我也打開天窗吧。講到尾,這是白色恐怖。人家大堂會的領袖都不開自己教會名,你們那班小傳道,放個屁也得舉手吧。做得光明磊落一點,理直氣壯一點,不行嗎?我對方舟立場堅定,徹底不支持,我不可以這樣帶領教會嗎?難道質疑者提出的理據,還不夠。你們還要和影音玩那個好來好去的遊戲?人家都不要臉了,你還要忍?這不叫忍耐有愛心,這叫做姑息養奸!

張三:喂,陳到!你話能不能說好聽一點?甚麼姑息養奸?你能指出甚麼是奸?奸在哪裡嗎?

李四:係呀!

陳到:影音使團對方舟的事從來都沒有正面回應,一直左閃右避,這已經不是手法問題,是刻意隱瞞問題。教會若對此時而不見,是為眼瞎;若見而不問,就是姑息養奸。

張三:他們不是發了回應了嗎?怎麼說沒有回應呢?

陳到:我問你,如果你向我問路,然後我向你報時,我有答過你問題嗎?

張三:我明你的意思。但沒有這麼糟吧?

陳到:有呀!你不要以為他們回應夠長,援引聖經就是對。你只要用心看,就知道他們一直在玩文字遊戲,顛倒是非。抹黑人的,反倒罵人抹黑。

李四:你這樣就不是抹黑了嗎?下?你真的沒大沒細呢!

陳到:我告訴你我和他們的分別。我可以用他們的文章指出他們怎樣抹黑人,怎樣憑空謾罵。而他們,卻不能找到他們謾罵的理據。不是但凡罵人的都是抹黑,請你分辯清楚。

張三:你說得口響呀,你拿出來丫。

陳到:等陣。

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Channel/ShowPage.jsp?Cid=150&Pid=6&Version=0&Charset=big5_hkscs&page=0

隨手挑一篇吧,都是有理有據,引經據典的。教會還要反智到甚麼時候呢?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誰是「香港地方教會傳道」?

  1. 教會是世上一處比黑社會有更多人喜歡胡亂「響朵」的地方。例如某某根本沒有做醫生,人前人後都喜歡人叫他乜醫物醫,又例如教會明明不是大學,卻四處都有人響著「博士」朵。

    但其實在現實世界中,「響朵」並不是鬧藉玩的玩意兒,是往往受著了法律及專業操守嚴格規管的嚴肅行為。

    「響朵」有其功能性,亦有其地位性。例如阿乜醫物醫,人前人後喜愛這個稱呼,他背後並非因為有醫者的能力,而只在著意享受這名稱給他那高貴地位的飄飄然感覺而已。

    我不同意你所說牧者要「響朵」,就一定要一同響起工作所在堂會的「朵」才叫合適。因為在聯署之事上,一般人都會合理地相信,他的「opinion」只是個人意見層面,若出堂會名稱,一般人亦只算他在那裡工作而已,沒有甚麼大不了。況且,牧者又不是教宗,一般人都不會相信,他們所有的意見都正用著教會代言人甚至上帝代言人(先知?)的身份而出,甚至日常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在替天行道。

    若你定要認為牧者的每言每行都在替天行道,在聯署事上也無傷大雅。牧者這個「朵」,已經有其功能性及地位性的了。這「朵」已足以令人相信,他受制於耶穌基督所建立的教會(聖而公的一間教會)內的操守規範,而不只是受限於一間地上堂會。若牧者出「意見」後有甚麼閃失,公眾通常也不只會理會他屬甚麼地方堂會,而會向整個基督教會說三道四。因此,技術上出堂會名稱是無可無不可。

    再用是否政治正確的層面看,一起用上「香港地方堂會傳道」的「朵」,多少有暗示彼此在這事上身份合一的味道,比起各「響」己「朵」的做法,反而更加沒有大逆不道的指責空間。

      1. 「大家是怕出事才不出自己教會名」這個「opinion」,普非 Beyond reasonable doubt,也沒有好強理據算入合理懷疑;反而,有位被人「論斷」,小心!小心!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