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__之路 round3

其實, 究竟我想過了做甚麼呢?

在想這個問題之前,我更應該問,我想做甚麼?

這可是個大哉問,首先,我要和看倌回顧一下上帝給我的「異象」。

在異象中,我見到天安門廣場,聚了眾,他們都在敬拜、禱告,是公開的,是全國廣播的。在異象中,毛的像比拆下,換上了十架。我見到的,就是這樣。

當年,我想,那一定是個中國人要得福音的異象了。所以,我才踏上傳道人之路,因為,當時我認為這樣是最合理,最應該行的路。後來……

我猛然醒覺,這是一次政治上的顛覆呢;這是針對國情沒有宗教自由的異象呢;這是關於社會革命的異象。不是嗎?換下了毛像,掛上十架喎。能夠公開敬拜,集會喎。

因著這一個醒覺,我對於教會的使命、教會的角色、教會和社會的關係等相關題目有翻天覆地的改變。我對普遍教會關心的,不再太關心,也不太認同。我開始覺得,關心社會、政制,關心自由民主等事,才是上帝種在我心中的 passion.

回顧了一段我的心路歷經,對於我思考我的未來有很重要的價值。因為,我明白,做人要跟從上主,而不是跟從世界;而要跟從上主,就要知道上主放了甚麼在自己的心中。跟隨機會,有時是跟隨世界的一種表現。

辭職後,第一個想到的 option,就是轉去「基督教____堂」事奉。為甚麼呢?因為哪兒出了名關心政治,他們的牧師常常出席參與遊行,也敢於發聲。老實說,他們教會是我很仰慕的一間教會。我想,就算不在哪兒做傳道,去聚會也是一個好地方。所以,我真正主動出擊和他們的牧師接觸。

事情竟然順利,經過幾次傾談之後,牧師竟然對我的自薦保持開放,希望大家繼續接觸和認識,保留聘請我的可能。我有一段日子真的認為這就是我的下一站,但是,我心中總是有一點不安,一絲絲覺得不對勁……不是教會有甚麼問題,也不是我放棄了事奉,而是我認真思想我應該做甚麼的時候,我實在不能說「我好想牧會」,我說不出。

何解呢?我深深明白到,牧會不單是一份工,不是「放工走人賺兩餐」的工作。牧養教會,是一次全情投入,就像戀愛一樣。傳道人不會為分人工傳道,正如人不會只為出火而拍拖。在這裡,我要岔開講一件事。

有次和朋友談到教會見工的怪現象,他用了一個很貼切的比喻。去見工的傳道人就像追女仔一樣,要把最好一面給女孩子(教會)看。但是,教會一般都好像有公主病一樣,又要男友有主見,但又要懂得她的心思;又要他威猛,但又要他溫柔;要他有理想,但也要踏實。最弊的,是她一般要見幾次面,考慮幾個月,才會和你開始拍拖,而且,在你追她的過程中,你絕對不能追另一個女孩,否則,就是花心。教會聘牧時,的確很像患有公主病。那個朋友說,與其用這種方法請傳道,不如試工三個月。但我想,如果教會有公主病,她又怎會拍散拖呢?題外話完。

除了牧會要求心力很大之外,另一個使我卻步的原因,是牧會始終有牧會的包袱。就算是最開明的教會,傳道要面對的,始終是會眾,是一個包含男女老幼的群體。你個人或許可以激進,但當去到牧會,就連在下,也認同牧會是須要比較溫和的。特別是當你寄人籬下,在一個宗派或牧師之下做事,你總不能太反叛吧。

但是,使我重重地覺得,牧會未必是最好的 option,是我和一位老友的談話。對於此君,我對他的意見一向很尊重。一來是因為認識長久,他知我為人;二來是他一向都想法獨到,很有參考價值。當我和他談到辭職一事和我的未來,他斷言道:「你這個人實在不適合任何 institution (機構)呢。」此話一矢中的,說中要害。

是時候出門口了,下回續。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