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題作文:檸檬茶

前言:這條舊會考題目,是一位親愛的朋友出給我的。好,我來了。

「幫我『篤』檸檬好嗎?你『篤』得剛好,不太酸,不太甜,也不會澀。」坐在我對面的,是一位我「只」可以稱她為「妹妹」的女孩。

「你不是說妳男朋友會主動幫妳篤的嗎?」我調侃著,笑容掩不著心內的酸。

「但他不在嘛,你幫我吧。我不夠力。」面對這種請求,我又怎拒絕呢?

對於怎樣把檸檬茶的檸檬「篤」得甜酸剛好,我倒是很有研究的。一般人只會集中篤檸檬的中間,用力過猛的話,會把檸檬的果皮也搗爛,檸檬茶就會苦澀不堪。我搗檸檬茶就是用「陰力」,慢慢壓出檸檬汁,不但中間要施力,也要兼顧週圍的檸檬肉,只要用手感受一下,就知道在擠檸檬汁和在亂搗是兩碼子遠的事。愛情也一樣:盲目的追求,只會弄出過酸又澀的關係;唯有細心的瞭解,和用力得宜,而且要用細膩的心靈感受,才能建立出味道清新,入口宜人的關係。話是這樣說,但為甚麼「她」總是喜歡那杯又澀又酸的檸檬茶?坐在對面這杯,不是更合她口味嗎?想著想著,已經搗得剛好,我把杯推回給她。

「咦,很酸呀,好難喝。」她說。「你以前『篤』得好好飲的。」

「對呀,但是,我再篤得好,妳還不是喜歡了那杯澀東西嗎?」這句話,我差點說出了口。「哈,一定是這兒的檸檬放太多了。」我真是個懦夫,連真實感覺也不敢告訴她。也許,就是我這種不太甜、不太酸、不太澀的性格,讓我變得無性格吧。女孩子,口裡說要味道適中,其實心裡,還是想玩點刺激的,重口味的。但是,我這種「適中男」一變了味,她們就會覺得不對勁。女人呀,女人,為甚麼妳們這麼難服侍?

餐室內的空氣,和檸檬茶一樣,有點酸,有點澀,還有點尷尬。她忽然有深度地開口了:

「想甜的話,我可以喝好立克;想苦,我可以喝咖啡。但人就是這樣,總是想兩者兼得,甚至是三者兼得。但原來,三者兼得不是最好的。我想喝檸檬茶,就是想喝酸。以前我不明白,現在我明白了。」

「妳這算是甚麼意思?算是告訴我永遠沒有機會嗎?現在妳想我說些甚麼?說我其實是杯咸檸七嗎?要我搞笑來緩和氣氛?不成。」我開始有點氣了。

「你覺得,我有資格做個小說家,好像張小嫻一樣嗎?我想用剛才那句開始一半小說呀,可以嗎?」她突然又變會平時那天真模樣。

「哈,好呀,不如寫男主角喜歡喝咸檸七吧。」我竟然說了一句沒頭沒腦的話。「呀,妳要回去了吧?我也夠鐘了。不如走吧。」

「哦,好,但先等我撥個電話給他。」「他」就是她那個澀檸茶男友。

我沒興趣聽他們講電話,收拾好了,先那單去臺前結帳,打個眼色說我在門外等她。她接通了電話之後,聲音甜得像蜜,語氣像奶油,我這個檸檬,還是先出去,免得「攪肚」。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