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公瑞麟讀神學之我見

林瑞麟弟兄稱退任後會赴英讀神學。link

知道他去唸神學,我第一句吐出來的,是髒話。之後,在面書分享,加一句「請不要侮辱神學」。後來,討論傳開了,基督徒和外界人士的焦點不一。外界的言論,基本上都是說他是去「過冷河」,如同當年葉太一樣,回來之後做「新造的人」。講了一兩天,話題就沒了。

信徒們,則竟然認真地討論他讀神學的細節!例如是哪家神學院比較適合、他有沒有教會的推薦、他為甚麼不在本地讀、他讀完之後當甚麼神職等等……

真的有討論價值嗎?我看沒有,一丁點也沒有。我偏見地認為他只是去過冷河,唸甚麼不重要。但好衰唔衰他去唸神學,就是侮辱了神學人。(well, 換轉如果他去讀工程,就是侮辱了工程界…etc…)

然後我再問,信徒其實是真心討論嗎?非也。我想,大家其實也不是真的關心他是否服事神,大家都認定他是事奉北京的。大家拿來討論,只是用另類方法嘲笑他吧?所以,還是別理他吧。他讀到上頭,要專心事奉更好!他一定會將他的「國家神學」發揚光大,令教會早日醒覺。

另,我覺得齋 sir 陳士齊的評論頗有趣。

林當奴與曾當奴之別:林瑞犬告退 「今生無悔」當奴 梁火速祝生活愉快

林D9有意出國深造神犬學,他長期在政府全心全力為中央服務,對將公務員唐狗化(一如曾禿鷹將警隊鷹犬化)有重大貢獻,是卓越的瀆職人員,祝對方生活愉快,唔好返嚟。

平心而論,此人未如貪曾之貪,對下屬更一力承擔,故聞在公務員中名聲甚佳。惜港英遺下之高級公務員美德之上下限亦復於此:乃知有主子,而不知有人民,主子好則好,主子壞則極壞;若使其將對下屬的承擔,分一半給人民,相信他會更早離開往讀真神學。

今在等候收編不果後灰頭狗臉地往牛津,乃與英牛爭吃草耶?!而其不擇手段之服侍主子,乃至於浸大院牧特邀之講道中口出誑犬病言:「香港幾時有普選等神決定!」嗚呼哀哉,其只知有北京,而不知有上帝,一至如斯癲犬之地步,連上帝也當為籌碼,隨意拋入政局為主子服務,輸誠至於此!其奴顏、其狽膝…只有前後來之梁燕城、蔡元雲、盧龍光、吳宗文、林以諾(風順)、馬氏夫妻等可比!

終至連問責官員僅餘之半點尊榮也輸精光,至為狼君所鄙棄而不用,「尊」盡犬亡。其於牛津草叢讀書之時,俯味古教父之錚言,仰視天主之榮光,能無愧乎?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林公瑞麟讀神學之我見

  1. 全城最衰格既稅吏話要去同耶穌食餐飯,我地當然可以繼續罵佢之前為主子出賣人民既惡事,但係又何必「預先」批評佢同耶穌食飯係想博「洗底」?等佢食完行出街,如果狗仍是狗,到時再罵唔遲丫。

    「讀神學」作為一個 決定/過程 並無不妥,「讀完神學」去作奸犯科都唔算係問題 (只可以話讀既人無改善)。有討論價值既一直都係公公本人(或公公做過既事),而非公公會點。

    「聲稱會讀神學」真的有討論價值嗎?我看沒有,一丁點也沒有。

    1. 但有趣的是,我們還是繼續茶餘飯後消費著這單新聞,當它是一單「醜聞」來辦。但話分兩頭,若要問「有沒有討論價值」,我認為在於這件事有沒有公共性。在這個角度看,由於林公是公眾人物,這件事還有一點點兒公共性的。但當他離任後,這件事的公共性就像他那話兒一樣,沒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