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父親解釋討論終結(cloture)

version 1

你踢波,球場上你得七個,人地足十一個。你地明知攻唔入,迫和拿一分都好丫。於是,你們就在後場搓波,點知!踢踢下,對手話場波好悶,叫暫停。然後,球證判你地投降喎,輸 0-3。呢D波,點踢呀?

version 2

你踢波,球場上你得七個,人地足十一個。你地明知攻唔入,迫和拿一分都好丫。於是,你們就在後場搓波,點知!踢踢下,對手話場波好悶,出手剷傷你地一個球員。你地得番六個。球證係咁易俾張紅牌對家,然後,判你地唔夠球員,輸 0-3。呢D波,點踢呀?

番外篇:和老豆解釋建制派俾錢人示威

哦,好簡單,D球迷係個球會貼錢入去睇波,一定要支持果隊。你睇下邊D球迷係入去先換波衫,邊D係著住件波衫入場,就分到架喇。

仲有,依家呢場,建制派係主場,反對派係作客。無論球場、攝影棚、報紙,都係幫主場的。明未?

香港__黑暗的一天

今晨,曾鈺成主席決定祭出討論終結(cloture,形同球賽腰斬),中午十二點後開始投票。不少網民即場的反應是:「這是香港最黑暗的一天。」我第一個想法是:「下?又係最黑暗?」上個禮拜,皇上入冊,他們是這樣說;之前,梁振英當選,大家是這樣說。再追溯下去,林瑞麟當了政務司啦、曾偉雄黑影論啦、民主黨投共啦、反高鐵無效啦…..一路 trace back,03年SARS啦、八九六四啦、簽中英聯合聲明啦、六七暴動啦……

你知啦,「最」字只能夠用來形容眾多事情中的一件,最黑暗的,就只有一件。次次都話「最黑暗」,是不是我們用「最黑暗」用得太濫?還是,世途真的愈來愈黑暗?

但看來,是世途每況愈下了。

北方的爪,愈來愈放肆,五十年不變?才十五年已經差不多完全變了。我們過往 take it for granted 的言論自由、法治精神、三權分立,一點一滴被抽乾。至於應許了的民主,眼看是愈來愈遠。所以,每一次也說是「最黑暗」其實名符其實,世途,真是一日比一日險惡。

今朝凌晨,我捱到 5:30pm 休會,知道主席會使討論終結(cloture),我帶著萬般失望睡去。睡了四個小時,驚醒過來,繼續聽立法會開會,最後的陳詞,變成了最後輓歌,心裡不忍聽下去,但還是待到最後一刻。

我製作了以下的圖:

面書的網友轉載時都加了自己的意見:

  • 沒有最黑暗,只有更黑暗
  • 香港人還要繼續被欺負到幾時?香港人還有多少權利可以繼續失去?沉默的大多數…站起來吧!
  • 我都費事再講「這是香港最黑暗的一日」,對我來說,兩年前白鴿黨入咗中聯辦秘密協議後,已經黑晒
  • 今天起,立法會所有不公義的惡法將一一湧現,這就是你們支持保皇黨的惡果
  • 這世界有光,卻沒有黑暗。黑暗只是缺乏光的狀態?抱歉,這些日子都很黑暗,因為大家都忘記了自己是上帝所愛的子民。
  • 【轉貼】今天,是香港近年來最黑暗的一天。沒有人傷亡,沒有人被害。但失去的,是香港的前途,更是香港人應該共同栽種,下一代賴以護蔭的民主自由。香港立法會歷史性的首次拉布戰,於共產黨粗暴的干預下,宣告結束。看著電視的轉播,對於發起拉布戰的代議政制議員,我沒有一點恨意,我只感到一絲絲悲涼,是一種對大時代落幕,一種體制崩壞前的悲涼。你們把共產黨迫得太緊了,實在是太緊了,以致最後的民主盤石,終於粗暴地淪陷於共產黨手上。誰人會想到,香港立法會之死,會是那麼赤裸裸,會是那麼露骨的?面對議會的死亡,請原諒,我已經找不到任何悼念的詞句。對於陳偉業議員最後引用的典故,希望大家莫失莫忘,莫失莫忘。”那天,菜園村收地的事件上,我認為跟我社區無關,我並沒有發聲。””那天,領匯討論上市的時候,我家住領匯的範圍外,我並沒有發聲。””那天,替補機制的拉布會議,我認為與我無關痛癢,我並沒有發聲。””今天,我六十歲了,兒子因廿三條將被以言入罪,面臨政治迫害,這是作為香港人的我所不能想象的。我想發聲求助,但我發覺,我的發聲委實太遲了。”被昨天感動的一人 互勉之
  • 期望的一絲光芒,將給烏雲所掩蓋………好多人以為,黑暗時代是遙遠的東西,還有些人總以以為可以一直躲開,創造自己小天地,直到有一天會如才明白,原來……………這平靜的水面下,暗流洶湧才是真實
  • 沒有最黑,只有更黑!沒有最契弟,只有更契弟!
  • 就算要坐監都要企出來抗爭呀!
  • 香港人普遍覺得黑暗沒有問題。_你,D仆街港女唔係覺得抵抗黑暗會曬傷自己下嘛
  • 再以為事不關已的就有很大問題!
  • 我同意最底的一句,但係你咁樣擺法,俾我第一印象是:係喎,成日都用「最黑暗」,真是開始有點麻木。
  • 仲要黑暗多幾多日….好無奈
  • 黑暗不是法西斯份子造成,而係香港人的沉默所至
  • 仲覺得香港而家無問題? 這些只是前菜來吧了…
  • 究竟,黑暗的日子何時可終結?還是,我們身邊的人不愛光明?
  • 喂香港人,企出來打實體diablo喇喂再唔出來你到時連戰鬥.網都連唔到,上去河蟹.網度聽語錄就有你份
  • 你, 要繼續填落去嗎?

他們的意見,補完了這幅圖的意思。

拉布:荒謬之盛宴

現在過了凌晨兩點半,想不到,他們還真的在開會。在下沒有去現場聲援,留在家看直播。整件事到了現在,已經成為一場荒謬的盛宴。

第一荒謬,當然是這個荒謬的立法會。分組點票、功能組別、投共白鴿、定光宜弘……用一票可擋 33票,舉世無雙。立法會的光怪陸離,拉出來比布更長。

第二荒謬,是這條荒謬法案。政府要聽北爺爺話,務必要治死「公投」,所以誓要讓選舉條例通過,令議員重選困難重重。這條荒謬的法案,阻塞著其他法案的通過。政府若肯撤回,民生事務便照可通過。政府死不肯撤,是荒天下之大謬。

第三荒謬,是場外的所謂「反對者」。早上,有一批中年人,雙目無光地舉著牌子,寫著「反拉布,反流會」。追問下去,他們連自己反對甚麼也不知道。說他們是自願的?荒謬。下午,有一批 MK來,又是反拉布。我不敢以貌取人,但看倌,你自己看相片,自行判斷。

第四荒謬,是拉布本身。用所謂常識去想,拉布戰東拉西扯,表面看極其荒謬。但只要稍稍一讀文章,了解一下內情,就知道,以小荒謬對抗大荒謬,最終可能會結束荒謬。說到底,這謬,荒得好。

還有,民主黨。_______,他們日前才大大鞭撻拉布,現在要考慮加入。他們只是一班為了議席,看風駛舵的政棍。稱他們為泛民,簡直是最大的荒謬。

後來……

到了接近五點,更大的荒謬出現:曾主席竟然出手要終止辯論,立刻投票。簡單點說,就是他說「夠喇,唔准再講,舉手!」。議會?荒謬!改名叫人大算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