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布:荒謬之盛宴

現在過了凌晨兩點半,想不到,他們還真的在開會。在下沒有去現場聲援,留在家看直播。整件事到了現在,已經成為一場荒謬的盛宴。

第一荒謬,當然是這個荒謬的立法會。分組點票、功能組別、投共白鴿、定光宜弘……用一票可擋 33票,舉世無雙。立法會的光怪陸離,拉出來比布更長。

第二荒謬,是這條荒謬法案。政府要聽北爺爺話,務必要治死「公投」,所以誓要讓選舉條例通過,令議員重選困難重重。這條荒謬的法案,阻塞著其他法案的通過。政府若肯撤回,民生事務便照可通過。政府死不肯撤,是荒天下之大謬。

第三荒謬,是場外的所謂「反對者」。早上,有一批中年人,雙目無光地舉著牌子,寫著「反拉布,反流會」。追問下去,他們連自己反對甚麼也不知道。說他們是自願的?荒謬。下午,有一批 MK來,又是反拉布。我不敢以貌取人,但看倌,你自己看相片,自行判斷。

第四荒謬,是拉布本身。用所謂常識去想,拉布戰東拉西扯,表面看極其荒謬。但只要稍稍一讀文章,了解一下內情,就知道,以小荒謬對抗大荒謬,最終可能會結束荒謬。說到底,這謬,荒得好。

還有,民主黨。_______,他們日前才大大鞭撻拉布,現在要考慮加入。他們只是一班為了議席,看風駛舵的政棍。稱他們為泛民,簡直是最大的荒謬。

後來……

到了接近五點,更大的荒謬出現:曾主席竟然出手要終止辯論,立刻投票。簡單點說,就是他說「夠喇,唔准再講,舉手!」。議會?荒謬!改名叫人大算啦!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拉布:荒謬之盛宴

  1. 第七種荒謬,就是香港人都只抱著二元思維,不激烈抗爭就會被認定為投共。香港人的可悲,在於有些人有膽量開口閉口叫著抗爭,卻沒有膽量全面推翻整個制度。你要抗爭為甚麼不敢搞革命推倒整個千瘡百孔的制度,只敢化身建盤戰士?

    我不是為民主黨說項,只是想道出,當你不能全盤推翻,妥協就是唯一選擇。

    1. 「當你不能全盤推翻,妥協就是唯一選擇。」用了二元思維的,應該是閣下你自己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