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搞社運,會淪為潮流嗎?

(又要聲明:我講的教會,指主流香港新教教會,不要把天主教算進去,請。當然啦,這不是甚麼仔細分析,我只是寫文自娛。娛樂到你,是我榮幸。)

在我的印象中,以往教會的光譜,主要是以對聖靈工作開放的程度來分。

最開放的,叫靈恩派;最不開放的,叫基要派;中間比較審慎的,叫福音派。由於基要派和靈恩派都沾了惡名,所以在牌面上,大家都叫自己福音派的。這三個標籤,只是給教內人自己看,是不擺上檯面的。情況有如民建聯的名字也有民主二字一樣,他們的共產黨黨性,不用宣之於口。

這三個標籤,也隨著教會近十年的發展變得頗為模糊。基要派繼續摒棄這個標籤,叫自己福音派;而福音派和靈恩派則有互滲之勢,產生出「福恩派」這等似有非有的派系。甚至,由於基督教內宗派繁複,而又非各宗派都有強烈的「主導思想」,所以若以教會名來判斷她是甚麼「質地」,有時會碰得一鼻子灰。例如,本來以靈恩見稱的「五旬節會」,據筆者之見聞,則有很多都在聖靈工作上作出修正;另一方面,作為福音派翹楚的浸信會,又有些是傾向靈恩的。有些堂會,更會因教牧「領受了聖靈」而忽然走靈恩,甚至弄出分裂。總之,林林總總,盤根錯節,非兩三個標籤可以解決。這,就是教會的生態。

近年,本港社運開始蓬勃,教會界亦凝聚了一種比較進步的社關力量。例如一向都關心社會時事的善樂堂,例如「平等分享運動」,例如「路小教會」,例如 Hallelujah Get Out……這些人和社運人士一樣,好聽點叫百花齊放,難聽的叫各有各做。但我想講的是,這種正在萌芽的「另類信徒」,卻在重新劃香港教會界的光譜。

為甚麼會這樣呢?我想,首先是教會內部對用「基要<–>靈恩」這些標籤已經模糊,用它們來把教會分類亦有敵對之意味。另外,要多得張國棟幾年前一本《論盡明光社》將香港宗教右派刻劃出來。有了右,就會自然有左,不恥如右派一流之信徒,雖不明言,但卻有某種歸邊,凝聚。另外,媒介多了,對這班人的成形有幫助。面書、網台、youtube,進步的基督徒們用上新媒體來宣仰理念,不用像以前一樣搞講座、出書、開班。而筆者觀察特別是踏入 2012 年,教內關注社會的活動是多了,又或者 fair D 講,這些活動一直都在,只是它們更受關注了。

以前福音派的信徒嫌福音派教會不夠活力,所以去觀摩靈恩派,唱「新歌」,學「舉手」,搞「特會」,都頭來殼換了,但底蘊還是一貫華人教會的模樣。但究竟是何等模樣,在下在此就不岔開了。信徒開始意識到社關的重要,就開始慢慢去學,但是,我杞人憂天地想,會不會進步基督徒現在搞出來的社會關懷,被主流教會吸收了之後,成為另一個會過去的「潮流」?我最怕的,是多年後回首,聽到後輩說:「教會80-90年代就興靈恩;2000-2020年就興社運,現在又興……」

將眼光放遠一點,教會每一次變革,每一次重劃光譜,不是要找出一條新路,或這,是一條窄路嗎?為甚麼,窄路被踏闊了,又會跌入恩遁呢?寫到這兒,我也想不通了,也許,這是一個永遠的張力,永遠必須要持續的辯證。

Diablo3 巫醫心得

我的巫醫升了25 lvl,衍生出很多不同的打法,可以控場拋炸彈,也可以打召喚術。我今日試了一個「終極大召喚」,方法如下:

左制:炸彈(用以防身)

右制:蜘蛛后

1:大青蛙

2:喪狗

3:喪人(gargantuan)

4:mass confuse

基本上,就是將整個遊戲變動物園,讓牠們生養眾多,遍滿全地。這打法,在打大堆頭時很有效,但對付boss則太弱,狗很易死。這個打法有個好處,就是很易會獲得 massacre bonus,因為,牠們打死的,當是你打死,很划算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