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歲,香港婷婷玉立

香港,前世就咁叫香港。十五年前,投胎,被冠了姓,現在全名叫「香港.特別行政區」。香港沒有父母,但有一個爺爺,叫中共。香港的姓,就是爺爺給她的。

香港今年十五歲了,作為一個少女,亭亭玉立,相當標緻。我想,是上世結下的善緣吧。香港的爺爺,身體不好,是個垂死老翁。回想當年,他迫香港和他同住,老翁把自己吃的毒物餵給香港吃,起初是一點點,後來劑量加大,香港竟然防不勝防,上癮了。香港以為自己一定要食爺爺餵的毒物。

毒物入腸,香港如迷如醉,口裡只道「繁榮、安定、發展」,不知道自己已寬衣解帶,而老翁,亦開始露出本性,對香港施以祿山之爪。香港十四歲那年,爺爺放肆地撫摸,擠弄香港。替補機制、黑影論、政治檢控、鄧忍光任廣播處長、種票、吳志森被炒、郝鐵川批鍾庭耀、小圈子選舉、貪曾、剪布、陳冉、打尖……每一下撫摸、每一下擠弄,都只是老翁的前戲。老翁胯下的「神九」,已經準備好發射了。

香港的身體,好像已經完全投降,但在香港的靈魂深處,其實未完全麻木。一小部分的香港,在抵抗。眼睛呀,醒來!看一看那雙淫手。身體呀,你感覺不到嗎?他已經騎到妳上面,褲子已經褪了。身體說,我中毒,動不了。靈魂說,不是的。他只是個垂死老色鬼,妳動起來,他無力相抗。身體說,他是我爺爺,反抗是不孝。靈魂說,你想他進到妳裡面,把妳的肚子弄大嗎?到時那個,生出來的你的孩子?還是你的叔叔?

愛主班子走了,愛國班子來了

先來一點教會歷史。基督教會自耶穌升天後,五旬節為開始。之後一直發展,都是政治和宗教團體打壓的對象。及後君士坦丁大帝一統天下,立基督教為國教,基督徒盡收為朝廷所用,基督教就開始腐敗。這個漫長的中世紀超過了千年,中間經歷了十字軍東征、教會東西大分裂(分出東正教),直到馬丁路德出走,新教成立,成為我們口中的基督新教,才有政教分離的觀念。

曾班子,其中一個印象,是基督徒特多!曾蔭權本尊、林瑞麟、黃仁龍、李少光、鄭汝樺、邱騰華、蘇錦樑、譚志源等等(可參考《基督徒高官/議員》),可是,你以為上帝會保守香港啦。點知,真係 God damn it,香港有了這一票人當道,一年差過一年。貪曾最後還得了個貪官的稱號下台。林公瑞麟太監院讀神學又是另一件鳥事。所以呀,愛主班子?我呸!完全是做壞耶穌個名!可是,更令人作嘔的,是教會界仍然當這班人如珠如寶,當他們是美好見證,常常邀請他們分享呀、講見證云云。關於這點,有篇好文《政治入侵教會的時代》已作了分析,在下不贅。用教會歷史觀看之,這,不就是香港的「中世紀」嗎?

好了,換班,紅軍上場。再用基督教歷史觀之,不就是羅馬帝國覆亡嗎?(well,但其實實情是,基督徒當官,但真正的帝國是共產黨。它仍未覆亡。)but anyway,對基督徒來說,其實是好事呀。你想一想,之前的時代,就好像中世紀一樣,政教合一,腐敗不堪。現在「神權政治」走了,換了個「第三帝國」的「希特拉」上場。希特拉呀!大屠殺呀!又或者,他可以更像尼祿,就是那個放火燒羅馬的暴君。那時正是教會愈打壓愈興旺,信徒活出真正信心的日子。所以,站在一個信徒,用教會歷史觀之,梁上場,可能會因禍得福。禍,乃因梁治;福,是因為這幫紅軍很有可能不會再賣帳給你們這幫教徒。搞不好,來一場信仰打壓,基督教內誰是人,誰是鬼,就真的一目了然了!

到今時今日,我還聽到不少教牧說民主不是最好的。成龍說「中國人是要管的」;我說,中國基督徒,是喜歡被管的。這個梁同志,斷估你們,是不敢開罪的了;你們繼續關起門,欺負另一班同志吧。已經醒覺了的基督徒,不要吝嗇你的「天啟」,上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