駁儀式無用論

今年六四晚會後,不少聲音支向支聯會的專制、六四儀式化、去的人多但龐雜,用心不專。這些事兒,我也見到,我也同意。本篇談「儀式化」。

儀式,是對具有宗教或傳統象徵意義的活動的總稱。儀式具有一定的時段、特定的場合,與個人或團體判斷有關;可以由個體、群體或團體組織主持和組織進行;既可以在任意場合或特定的場合,也可以面向公眾、私人場合或特定人群。儀式既可以僅限於特定團體,也可以限定於宗教或社會事務。wiki

六四晚會的性質是「悼念晚會」,內容會牽涉默哀、述史、致悼詞、獻花、鞠躬等。以上的種種在六四晚會上都有。六四晚會的目的,就是記念六四。記念六四,不會讓六四得到平反,所以有人認為這等如無用。若以最實際的功能主義來說,儀式是廢的;但人非草木,儀式的目的,是感情上過於實際。儀式的功能,在凝聚群眾的精神,多於一項實際行動。儀式的舉行,讓人反思,也凝聚群眾,是有助於引發實施運動。六四事件,正是因著悼念胡耀邦這個儀式而引發的。悼念胡的活動引發起當年的學生集會、絕食、要求對話等……這就是儀式發揮作用的地方。所以,我不反對儀式的進行,我肯定儀式是有用的,但不是全部。我反對儀式成為目標、儀式成為因循、儀式成為潮流。

儀式成為目標

就以六四為例,若果有人以為,到了六四晚會,點了蠟燭就完成了任務,就等如實現了民主,那是錯的!千錯萬錯!六四晚會這個儀式的目的,是要延續民運精神。那些綱領我不贅了。但有人是天真的以為去了六四晚會就是實行了民主。哈,可差得遠呢。晚會,作為一個儀式,不代表民主!每年搞,也不代表香港有民主。以為晚會就是民主的,通常是平日不聞時事,到了六四才忽然民主的人,他們需要啟蒙。

儀式成為因循

儀式之所以為儀式,就是它循行一套指定動作。指定動作,做得多,就會給人「年年都係咁架」的感覺。年年都鞠躬,年年都祭英烈,去過的,不會覺得新鮮。但是,我想指出,儀式保持穩定性是必須的,那不算是因循。那究竟甚麼是因循呢?就是儀式照做,但沒有與時並進、沒有教導群眾。有時候,儀式變得因循,問題不在主辦方,反而是在參加者。參加者自己沒有細嚼儀式之意義,只道「又係咁」,屬血氣方剛之舉。好,社會正需要這股生氣。去創造吧,去搞野吧!

儀式成為潮流

這是在下最擔心的。但凡一件事參加者眾,就一定大家冷熱不一。有人是初次體驗,有人是長年老雀,有人扶老攜幼。六四如此有感召力,一定會感召到一些平日比較冷淡的人,他們去到根本就似懂非懂,趁熱鬧多於一切。他們嘻皮笑臉,又有何出奇?但誰有權把這些人掃地出門?沒有!去六四晚會,肅穆是應該的。有人用去喪禮來比喻,說去喪禮的人都不會玩。哈,你去得多你就知,靈堂夠大的話,你會見到很多人坐著聊天,談談近況,過份如搓麻將也有。我不是鼓勵這樣,但我想說,這些趕潮流的人,不是敵人!他們是半桶水的有心人,給他們說理,他們會懂的。

支聯會做得不理想,是這一代的支聯會人做得不理想。有種,便取代他們,把政棍推下來,拒絕他們繼續消費六四。支聯會這面旗幟是不能倒的,但誰揸旗,是可以換的!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駁儀式無用論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