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版:論靈修(太廿三)

(有同道評論先前的《論靈修》不夠釋經、又脫離基本格式,會被狠批。為要證明自己是能出大場面的傳道,所以將以上信息,用適合香港中產教會大人的 tone and manner 演繹一次。)

太廿三,是耶穌進入耶路撒冷後的講論,針對他們的驕傲和虛偽的表現,作出毫不留情的譴責。緊接就是耶穌論及末後的事和審判,再次提到法利賽人可能會得不到審判。如此看來,耶穌是要警惕人,要人提防他們,也不要走他們的路。段落排得相當恭整,看來不是耶穌「連珠爆發」地鬧他們,而是編者(馬太)刻意將耶穌指責法利賽人的言論集結,刻意放在這裡的。因此,我們可以進一步推敲,編者馬太的用意,是要突顯出法利賽的不義,對比耶穌的義。

若總結耶穌各個對法利賽人的評論,我們會得到一個大體的印象,就是法利賽只顧著微細的信仰枝節,而忽略了大義,而且更偽善地迫人做,自己卻不去行。一言以蔽之,就是偽善。所以,今日,我是圍繞著偽善,和真實來宣講,但在進入這個主題之前,我有一個好奇的問題:

為甚麼,耶穌能夠有當時法利賽人沒有的洞見?在下如此一問,是因為我知道法利賽是飽讀聖賢書之事,但竟然會落得耶穌如此狠批。我們今日,飽識之士甚多,我們也會否成為一員而不自知?

偽善和很多壞品格不同。有人選舉奸、有人選擇惡,但沒有人會選擇偽善的。一切偽善的人,都想行善。至少,我們對法利賽有種印象,就是他們是願意守律法,甚至是想守律法想過了頭,所以才會偽善的。我光說一句,勸大家不要偽善,是空洞無力的。若果我今日的結論,就是叫大家不要偽善,那麼我就是最偽善的人,也是一個講員費騙子。今日,或許我未必有能力將偽善解釋透徹,但我都會盡力, 讓大家對偽善這種行為有更多了解,從而避而遠之,活出基督的生命。

第一種耶穌痛斥的,是尸位素餐。(1-12)

那種偽,是身份與功能不相稱。在這香港,曾經有過一種風骨,叫「淡薄名利」,不求 title,不求名份,只論盡忠職守。但你環看今天的香港,為官的力搏上位不擇手段;從商的左攀右附,多一個 title 彷彿多一份能力;娛樂圈,甚至是「次娛樂圈」更是為求上位,甚麼也做得出。還有,最恐怖的,是這種現象已滲入兒童之間。他們不是求甚麼實在的 title,而是鬥多。鬥多cert,鬥多所謂的才華,為了入更好的學校,為了「贏在起跑線」。耶穌說,凡做大的,就要服事,講的正正是和社會主流價值相反,講不重名。在教會,我幸見秉守基督教訓,默默耕耘者眾,但是,我也見到在教會界,有很多人是很渴望有 title 的。在他們的神學中,一個 title 等如一分見證,title 愈多,為神作的就愈多。這,對不起,是危險的。因為這樣變相就是在灌輸一種上位,做大的價值。

第二種偽,是表面功夫的偽。(13-28)

講到表面功夫,其實我是同情法利賽人的。信仰,是一門很難有固定規範的事,但作為信仰群體,我們又一定要有既定的規範。所以,信仰太自由或太緊,都很容易出事。法利賽人,就是定得太緊,緊到一個地步,儀式化太嚴重,抽空了信仰的內涵,遭到耶穌的痛斥。而耶穌,在另一方面,其實是在釋放人離開這種捆綁。可是,耶穌釋放了人,教會很多時又走法利賽的老路,把人再次框著。無他的,因為白紙黑字的教條,對教會和信眾都比較安全。傳道的,有一套規範,容易宣講;信徒,有一套規範,符合了,就心安理得。

就拿靈修為例,靈修,其實是很玄的。靈修,有人叫親近神,顧名思義就是親近神。你問我,甚麼是親近神呀。我可以很容易答你,容易得,神好像一點奧秘也沒有,只要你循行 A–>B–>C,神就會親近你喇。按照我們的信仰,神雖然已經透過耶穌基督顯示祂自己,但是,神仍然是奧秘的。如果真的 ABC 就得,為甚麼我每年都要買新的靈修書呢?為甚麼討論靈修的著作汗牛充棟呢?為甚麼讀靈修可以讀個博士學位呢?講到底,信仰,是神秘的。信仰,有一個空間,是人永遠闖不進的。

但是,信仰太緊則會易變偽善,太鬆,又好像過於神秘,我們要怎樣辦呢?若果我告訴你怎麼辦*一定會 work*,我是自打嘴巴了。我只能和你分享一些「心法」,心法,不是方法,不成一定會 work,也沒有甚麼 step 1,2,3 可跟的。

要防止自己變得偽善,首先,是要把自己變成一個小孩。而小孩的特點之一,就是好奇心。好奇心,會推動我們問問題,問「點解」,當我們問「點解」的時候,就是顛覆我們之前所相信的時候。當我們把自己所相信的顛覆,我們就不會變法利賽人。而操練好奇,是可以從靈修開始的。以下,就會比較實際一點,但要記著,任何固定的方法,都會導致因循,引至麻木,最終淪為偽善,所以,心態上,你是要希望自己不斷顛覆的。

靈修,很多人視之為一個反省之旅,回想一天功過,以聖經為鏡,省察內心,錯失有則改之,無則,也不敢自恃。其實,靈修,如上所述,其心在親近主,而非反省。試想像二之關係,每次會面均是報告功過,謙恭自省,那會不會略嫌枯燥?其實靈修,說到底,不在乎形式,是有否與主相遇。而所謂與主相遇,則是相當個人而且隱密。我只能說,靈修的理想目標,是一個人意識到自己與神的關係。而我要強調,所謂「意識到」,不是頭腦上明瞭,而且心神領會。這一點,我再演繹,就會over,產生規範。所以,我就此打住。

其實由耶穌對法利賽的指控,論到靈修,本身是一個頗為顛覆的嘗試。會眾你當明白,我此舉也是故意地顛覆,身體力行。我希望我的分享能刺激到你去思考,一個人只要繼續思考,他就永遠不會成為法利賽人。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