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其之1

我又想開始寫故事了。想寫故事,不是為了要宣揚甚麼,分享甚麼。寫故事本身,是一個認識自我的旅程,一個探索自我的旅程。一個一個人物,代表一個個不同的我。不同的我在爭執、在衝突、在溝通、在合作。故事本身,反映我的想法、喜惡,其實就是一個自白。拋開一切理論,起承轉合不顧,就像脫下了面具,將心內的夢境呈現。所以,我的故事,是寫給自己看的多。不過,反正寫了,不如放出來吧。

今次,我想給大家介紹一個人物。他自稱姓莊,單字一個刀----莊刀。我當然不信這是他的真名,這顯然是從英文 John Doe翻譯過來的。這個莊刀是我牧會時認識的,有一天他來了我們的崇拜,一個人坐下來。你要知道,我那間教會很小,會眾都是互相認識的。有新人來,大家一定知道。而且,那天他穿一身麻質西裝來,頂著一頂白呢帽,在我們中簡直是萬綠叢中一點紅。在歡迎新人的時候,大家都拍掌歡迎他,他說並沒有人帶他來,但他來是要找答案的。嘩,一個新人,來教會說這些話,當然搏得掌聲雷動,大家崇拜後爭著向他傳福音。大家雖然很熱情,但他禮貌地惋拒了大家所傳的道,說他要找我----陳到先生。我以前沒見過他,他來找我?可能是他覺得我剛才在崇拜分享得有 point 吧?或者相反,他覺得我無 point。總之,他想我單獨和他吃午飯。唔……兩個大男人,在餐廳吃頓飯,無事的。所以,我們去了教會附近的茶餐廳吃飯。吃飯是幌子,他一定有事要和我說的。果然,坐下不到五分鐘,他就入正題。

他跟我談起HGO 的音樂,談到 I Ark You。我以為他一定是我們的支持者,支持我們反對影音使團啦。誰不知,他口風一轉,說:「其實方舟真的存在。」我當時立刻想拍檯,心諗:「你唔係丫嘛,搞咁多野同我講方舟?」他續道:「但你放心,我不和他們(影音)一樣。他們被一幫中東佬騙了。但我不同,我親眼見過。但我不能告訴你它在哪,我只可以告訴你,它所在的位置,你絕對想像不到。」我當然沒有那麼容易信他,但我也未至於立刻當他是瘋子。我叫他再講多一點詳情,並拿出證據來。他說:「證據我會給你看。你先聽我說,方舟不是一艘普通的船,它是名乎其實的生命之舟。方舟有一股神力,接近它,枯木能發芽、受傷立癒、不孕者一觸方舟就能懷孕。」「嘩,你當我傻仔呀?咁神奇,點會無人知呀?一早就被人發現左啦!」我如此反駁。他續道:「對不起,詳情我真的不能告訴你太多,你會有危險。但你見到這個,你就會相信。」他掀開衣領,拿出一條頸鏈。鏈墜是深啡色的,是一塊木片。「你不會告訴我,這是方舟木吧?」莊刀從碟中挾了些紅蘿白出來,把鏈墜放在蘿白上。原本煮熟了的蘿白很快變生,而且有根長出來。長出根後,他立刻把鏈墜收回。

「你現在信吧?」我當時真的不懂給反應,他又繼續說:「現在方舟的遺骸,就只剩下這一塊。其他的,都給『和諧』了。天機,我已泄漏太多了。」「我找你,其實是要找你做一件事。」

待續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