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烈要求明報停刊以勒基金禱文

以勒基金在明報刊登禱文多年,一直都有為政權抬轎之嫌,但無論如何,他們過往還未明目張膽得指涉政黨政治。今日(21-8-2012)的禱文先引一段選舉新聞,該新聞指出政黨民建聯的支持度急跌,報導並未談及其他政黨。然後,禱文「求主選定合神心意的掌權者」,之後是一堆鄉愿式的禱告,希望議員怎樣怎樣從善如流。撇除那一段新聞,禱告本身亦有相當大的問題,禱告中把民選議員,理解為「在上掌權者」。在現代的議會政治中,議員的身份是「代議士」,是市民授權給予他們代表市民在議會中發聲,是公僕。而聖經中的「掌權者」則是帝王之下的官,其權為君授,不為民選。議員和官員,是完全兩個觀念,以勒基金的禱文把議員理解為掌權者,實為無知,顯示他們不理解當今政制和不理解聖經。

無知之外,亦反映其意識型態,仍然殘留於帝王統治之時期。禱文處處維護政權,只求明君,而不求制度上的公義。香港問題處處,正是因為制度出錯,人民不能用票選領袖,令當權者犯錯而不用負責。若香港能有普選、公投,市民的意見,就不用依賴明君,而可以由人民用票自決。以勒基金的禱文,正是反映了他們親近權貴,身為人民卻為暴政護航的奴才心態。

再說,他們在云云選舉新聞中特意選了民建聯的新聞,就是赤裸裸地透過宗教語言為他們拉票。若果他們綜合選舉新聞,我還沒有話說,但他們正正就是選了民建聯支持度下跌的新聞。我就當你們是無心之失,但選舉臨近,也不應瓜田李下,讓人懷疑吧?無論以勒基金背後意思如何,客觀效果,就是令人覺得他們用禱告幫民建聯拉票。

當然,以勒基金有他們選擇政治傾向的自由,他們親建制派,這不關我事。但是,可憐的是讀到這篇禱文的廣大信徒,他們都是善頌善禱之人,他們無意中,就被禱文迷惑了,以為那是神的心意,最後他們票投民建聯。甚至,虔誠的信徒求主啟示,之後讀到那篇禱文,見到某某政黨之名,他們可能會當那就是「上帝的答案」,那就相當可笑了。所以,無論是有心抑或無意,那都是借宗教之詞達到了拉票之效,那是絕對絕對不可以接受的。所以,在下懇請明報能立刻停止該專欄,免得明報成為這宗宗教洗腦事件的同謀共犯。

不開名,比較溫和的《時代論壇》版:「以宗教之名拉票,絕不可取

其實以勒基金已經「有前科」,上次主打係幫民協,而且係綜合報導。又係果段經文,禱文都係一模一樣。

Advertisements

30 thoughts on “強烈要求明報停刊以勒基金禱文

  1. 除了提及黨名稱外,更引用候選人名字,但又不同時刊載其他候選人所屬黨派及名稱,是否已觸犯選舉條例?

  2. 翻看聖經中「掌權者」的英文RULER,(當然最好是看希伯來原文,但小妹不才。)不只是指「神所授權的人」,在此應為現在手握權力的人,你PO文中所說「殘留於帝王統治之時期」明顯沒有REFER聖經內的意思。*你可以參看聖經傳道書10章~
    說實的,沒有粉紅色的字,把整篇禱文放在基督教的框架內看,沒有問題;如果理性討論不放在同一個框架之內,那只會變成「潑婦罵街」式的互相指罵及抹黑。OK~ 我們的共同框架是為香港有一個公平公義的社會。那粉紅色的字,實在怎樣看以勒基金亦難洗「為民建聯拉票」之嫌,而這一點我是完全同意筆者。
    我們新一代的香港人很多也是關心香港及鄙視當權在位之人的不公及不義,但請理性分析,不是把某些宗教團體的觀點無限擴大至整個宗教之內容上。我是基督徙,我也覺得這篇禱文好像取巧了,但不代表我不會為香港出力及她的未來禱告。
    我只希望如筆者言:香港問題處處,正是因為制度出錯。就為著問題之中的問題,大家在不同方面努力,而不是在事實不明時互相亂扣帽子。

    1. 謝賜教。關於掌權者一點,聖經年代明顯未發展今日的政治體制,故當時的當權者,是指由帝王所授的官,這一點我沒有錯。至於妳認為禱文本身 OK,則是妳的感受。

    2. 其實禱告最尾果段都係充滿誤導性質, 民選議員算唔算「在上位掌權者」呀? 佢地係「代議士」喎, 最緊要現代政制唔再係君王制度, 我地呢班以聖經作最高標準的信徒, 係咪死守字面解釋,而不理時代變遷?

  3. 唔將呢類基督右派消滅,香港只會變成第二個阿富汗!

    作為教徒,見到呢類教會橫行無忌,真係好想消滅佢地,咁樣世界都乾淨啲!

  4. “議員和官員,是完全兩個觀念,以勒基金的禱文把議員理解為掌權者,實為無知,顯示他們不理解當今政制和不理解聖經。”
    聖經裡有議員和官員分開的觀念嗎?你想說不適用的是這篇禱文,還是說聖經?

    “若香港能有普選、公投,市民的意見,就不用依賴明君,而可以由人民用票自決。”
    當年耶穌是怎樣被判處死的?是誰定他的罪?凱撒沒份參與,負責審訊的巡府彼拉多明知耶穌無罪並想釋放了事,卻受群眾壓力下就範。那群眾(人民)為何要耶穌死?是受當時大祭司該亞法的煸動。基督徒要信民主選舉制道,先要反思他們所信的主當年是怎樣被定罪。

    其實撇開粉紅色的一段,整篇禱文大意祈求將來當選者會行公義、好憐憫。感覺粉紅色的一段是給人後來加上去的。

    1. 1:聖經沒有議員的觀念。
      2:禱文。
      3:我明白你想說甚麼,耶穌是死於民粹,但作決定的,是彼拉多。使徒信經你會吧?「在本丟比拉多手下受害」,ok?

      粉紅色段被加上去,證據?

  5. To Joseph,
    1. 聖經世界有它本身的框框,完全將現代性讀入,根本不會找到聖經文字背後的意義。

    2. 若果民主不好,北韓應該是最和諧的國家,不丹更不用推動民主!

    3. 至於粉紅色部分,連香港政治處境都未搞清楚,就學人以信仰方式回應,不是無,就是欠缺公民意識!詳參孫寶玲牧師的回應,http://greatest-dad.xanga.com/767490363/為以勒基金一切有關人等祈/

  6. 我沒有什麼政治考慮,又不想徧幫什麼政黨…
    只想為香港祈禱的話..可以怎樣說?
    或示範一個好的禱文給我…令我更明白可以如何為香港祈禱,謝謝

  7. 在一個多元聲音的社會中,任何政治及宗教組織有權就社會議題提出一些信仰上的回應(包括透過報章刊登公開的禱文或文章),當然這些組織不可能期望人人都同意他們的立場,包括有信仰的人士。如果你沒有信仰,你可以直接漠視這些刊登的禱文,因為你根本不相信聖經,不相信禱告。如果你有信仰,並且是接受聖經的,就要承認為一切在上位者禱告是聖經中的教導,至於在上位者是否可以包括立法會議會,從某個意義上可以算是,因為他們擁有議會上的發言權和投票權,對於政府施政和立法有著一定左右大局的影響力。至於以上這個禱告是否有偏幫某政黨之嫌,則見仁見智了。你說「報導並未談及其他政黨」,其實民協是有被提及的,事實上,文中指「民協馮檢基更有望壓過民建聯…」,措辭反而顯得有點親泛民,這也是明報的編輯立場。

  8. 有時並非作者的問題,寫的沒心,但讀的有意。
    作為基督徒,為在上的祈禱有何問題?不論你是親政府與否,政府做得好不好,為在上的祈禱是基督徒的公民責任。
    基督徒為何要互相責罵呢?
    文士和法利賽人帶著一個行淫時被拿的婦人來…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們把這樣的婦人用石頭打死,你說該把他怎麼樣呢…耶穌就直起腰來,對他們說:「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他。」…他們聽見這話,就從老到少一個一個的都出去了,只剩下耶穌一人,還有那婦人仍然站在當中。(節錄約8:3-9)

  9. 我覺得祈禱文無問題,神在歷史中大有主權。有人說支持某一類的候選人就是不公義, 維護政權有問題, 我看不一定。 口說公義的人有能力管理社會力嗎? 他們口裡只有其他人的不是, 但他們一點實際政積也沒有。
    另外我去過以勒基金祈禱會多次, 他們的禱文內容第一段是FACT, (雖然是抄新聞多資料),所以嚴格來說, 粉紅色之後第二段才是向神求的內容,但很多人把這粉紅色一段講及民建聯的內容以為他們有政治取向,實在是門外”看“。
    多禱告, 少投訴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