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印粗口

本人在此宣佈:本人無限期封印所有語言中本人已知的文字、聲音、手勢、圖案,或任何形式的粗口,包括一切相關諧音或暗示。

本人對於粗口並不抗拒,完全能接受別人言語、文字間以粗口交流。可是,基督教信仰群體普遍對粗口不接納,加上本人身為傳道,為了滿足基督教群體對傳道人的幻想,故自發妥協,封印粗言穢語。

那麼,其實你是口裡不說心裡說,即係「齋口唔齋心」啦。那麼假,不是真正的悔改,這可不行哦!對,事實的確如此,我不是要「戒粗口」,是「封印粗口」,兩者有本質上的分別。戒者,以戒之事為劣,需戒之慎之;封印者,把技藝收起不用,例如「封筆」、「掛靴」。此舉非關個人品性、操守,只在將基督教膚淺的一面,呈現出來。這麼多年來,我不知聽過多少基督徒講「我真係嬲到想爆粗!」他們還不是跟我一樣。基督徒很多都壓抑了自己的憤怒,他們用諧音,或另一套語言來表達。例如,當年的「全球祈禱日」,義工們就一面講「耶穌愛你」,一面粗暴地趕走人。「耶穌愛你」,是可以比「屌你老母」更刺耳的,看語境罷了。不過,真正心地善良,不出惡言的信徒是存在的。我知道,一定會有人拿聖經中「污穢的言語一句不可出口,只要隨事說造就人的好話,叫聽見的人得益處。」(弗四29)等經文來跟我理論,那正好。要守聖經就守到底,男的留了鬍鬚,女的蒙了頭,再來和我說話。(參考

香港信徒,寧可你斯斯文文、毒在心裡,也不願見到聽到你大情大聖地講句「冚家富貴」,那種迂腐守舊,卻以為自己站在聖潔高地的感覺,確實令人想吐。這種思維,和港式中產 BabyKingdom式思維很近。膚淺、表面、形式、面子,只懂壓抑禁忌,卻不好好面對禁忌,總是想要簡單,可跟從的律法,讓自己的信仰在一個 comfort zone之內。耶穌出生的年代,也是這種人當道的,他們叫法利賽人。

我還未說,我是為了誰而封印。是咁的,保羅作了榜樣,把福音傳到未得之民中間。在下不敢僭妄,但總是想效法聖徒。但凡跨文化宣教,都要先學語言,才能和當地人溝通,福音得以廣傳。是故,在下*重新學習*主流福音派的語言,為了要把陳到版本的基督教傳到福音派當中。封印一舉,即為此而作的「福音預工」。陳到版本的基督教,也沒甚麼咁大支嘢的,其實只要用心和用腦讀聖經,人人都應該讀得到。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