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母真繁忙——論誰(不)是我的鄰舍?

《時代論壇》網站上登了一篇名為「愛國?!基督徒的憐憫在哪裡?」的文章,由一位署名周翠珊的駐非洲宣教士所撰,在下建議大家先讀該文。文章有以下數點:

  1. 嘲笑大陸人,是不愛國。
  2. 基督徒嘲笑大陸人,是不愛鄰舍
  3. 「這種態度同時表明了我們放棄傳福音給對方的機會。」
  4. 中國才剛起步變得文明,就當教小孩般教他們吧。
  5. 中國也有好人的,我們又有否欣賞過?
  6. 「我們不嘗試以愛取代批評,好好以主的愛影響他們?了解他們?」
  7. 多點和他們溝通,有助了解他們。

在下對周宣教士如此寬宏之心,不得不由衷敬佩。有如此包容之大善人,如果被打劫,不但會拱手讓財物,更可能會去提款機把自己的積蓄救濟賊人。在下雖然心裡敬佩,但其文章錯謬連連,比喻失當,在下必須指出,以正讀者視聽。

關於鄰舍,耶穌有以下論述:

路十25 有一個律法師起來試探耶穌,說:「夫子!我該做甚麼才可以承受永生?」 26 耶穌對他說:「律法上寫的是甚麼?你念的是怎樣呢?」 27 他回答說:「你要盡心、盡性、盡力、盡意愛主─你的神;又要愛鄰舍如同自己。」 28 耶穌說:「你回答的是;你這樣行,就必得永生。」 29 那人要顯明自己有理,就對耶穌說:「誰是我的鄰舍呢?」 30 耶穌回答說:「有一個人從耶路撒冷下耶利哥去,落在強盜手中。他們剝去他的衣裳,把他打個半死,就丟下他走了。 31 偶然有一個祭司從這條路下來,看見他就從那邊過去了。 32 又有一個利未人來到這地方,看見他,也照樣從那邊過去了。 33 惟有一個撒馬利亞人行路來到那裡,看見他就動了慈心, 34 上前用油和酒倒在他的傷處,包裹好了,扶他騎上自己的牲口,帶到店裡去照應他。 35 第二天拿出二錢銀子來,交給店主,說:『你且照應他;此外所費用的,我回來必還你。』 36 你想,這三個人哪一個是落在強盜手中的鄰舍呢?」 37 他說:「是憐憫他的。」耶穌說:「你去照樣行吧。」

故事有幾個角色,主要是一個被人打的人,兩個「道德人」,一個好撒瑪利亞人。耶穌主要是向挑戰者解釋「誰是鄰舍」,經文中,他主要是挑戰以色列人執著律法,不肯碰撒瑪利亞人之迂腐。推而廣之,他挑戰人再想像鄰舍究竟包括誰。好了,經文背景介紹完,現在我們整理一下中港關係。

中港關係面面觀

陸客和港人,究竟有甚麼關係?若陸客來港旅遊消費,港人待他們如客;若他們來香港謀利,包括是謀一張身份證,走水貨之利,甚至打工,他們就不是客,是搶掠者。本來香港經濟暢旺,讓他們走些水貨,賺些蠅頭小利也未嘗不可;同理,香港醫療設備好,陸婦來港產子,也情有可原。但現在情況是,水貨客集團式運作,陸婦佔了大部份產婦的床位。若他們是客,那不是太過份了嗎?所以,稱他們為搶掠者,實不為過。

政治上,香港的關係形同母子。大陸資訊比較封閉,他們有很大部份認為大陸是母親,香港是孩子。香港對大陸需「盡孝」,事事「顧全大陸」,稍有不恭不敬,為之不孝!港獨、自治等更是忤逆之至。君看中聯辦和特區政府在處理海難之從屬關係,即見一斑。還有國民教育灌輸的,就是這種「祖國」意識,要視中國為母的意識。

文化上,中港差異極大,無論語言文字、休閒娛樂、待人接物、人心價值等,都截然不同。在下無意以「小孩」來比喻中國,不同就是不同。文化交流,弱小的一方,要保護自己固有文化,免被「文化吞噬」。以文化衝擊來說,自開放自由行以來,中港通關極為方便,香港彈丸之地,七百萬人,面對北方大陸,十三億人,誰是文化小眾,一目了然。在文化關係上,香港絕對是弱勢,只要港府繼續讓大陸人自出自入,香港文化(粵語、繁體…)遲早沒落。我就當這最接近鄰舍關係了,但現在我問,誰,是那被打的人?是大陸?還是香港?

問題在於……

周宣教士的文章,問題在把鄰舍無限擴大,大到一個地步,人人都是鄰舍,怎樣也該包容。這個論述和左翼的包容論一拍即合天衣無縫。一句「愛鄰舍」就要把一切惡行劣績刪除,不准罵,笑也不准,否則就是不愛鄰舍,不愛主,令主耶穌傷心流涕,把主耶穌重釘十架…blah blah blah….

「愛鄰舍」,不是任由鄰舍自出自入,資源共享的。要是這樣,那就不用再分「我家」和「鄰家」了,大家都是一家。你媽媽就是我媽媽,我伯母就係你伯母,人人一家親。有鄰舍,就是要分別我家和你家,是不同的!你可以來作客,但請保持禮貌,我媽媽,你別胡亂問候。要搞大包容的話,你娘親會很忙碌地招呼客人的。

誰不是我的鄰舍

地理上,香港和大陸的確相鄰,是鄰舍。但具體一點看,這鄰人實在太過財大氣粗,太擾人了。自己家裡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就過來,丟低些臭錢就要拿我家的柴米油鹽,而且講到他們救濟了我們似的。這等鄰舍,我要是能搬,我早就搬了。但你想和他保持點距離,他又唱你不孝,又說甚麼大地恩情炎黃子孫的。這個比喻要說,可以繼續說下去,相當 vivid 相當真。你在遠方看不清,就開口說我們「不愛鄰舍」?你省省吧。這等暴發戶鄰舍,不是任由他們來搶就等如愛的。要愛他們,不如潔身自愛,向他們曉以大義,就是大愛了。

那麼,誰是我的鄰舍?

重新思想這個比喻,我發現香港似那個受了傷的人,更甚於可以幫人的那位。而強盜,則不言而喻了。香港受了傷,又有誰能治理?盼望在道德高地的人?也許,我們都既是傷者,也是那好撒瑪利亞人。在受傷中彼此一拐一拐地走吧,不要再患上斯德哥爾摩症,同情那賊了。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伯母真繁忙——論誰(不)是我的鄰舍?

  1. 我來補充一下。

    周宣教士在把鄰舍無限擴大到人人都是鄰舍,是沒有問題的。耶穌的「好撒瑪利亞人」比喻,也暗示這一點。當律法師問完「誰是我的鄰舍」後,本來期望耶穌給出一個「施恩對象」(鄰舍)。但耶穌的比喻卻呈現了,施恩者是別人的鄰舍,所以最終,耶穌的比喻是將律法師的提問「誰是我的鄰舍」扭轉成「我是誰的鄰舍」或者「我如何成為別人的鄰舍」。間單講,問「誰是我的鄰舍」是多餘的,是廢話,去成為別人的鄰舍,不需前設地施恩才是王道。

    周宣教士的問題,其實係:
    1) 她將耶穌的教導又重新扭轉回律法師的提問;(這是最大的悲哀,救恩成就二千年了,還走去做法利賽人)
    2) 「中國人是鄰舍」是沒問題的,但基於第一點的錯誤,她忽略了「香港人也是鄰舍」;
    3) 當施害者和受害者都是鄰舍的時候,(無論是誰害誰)基督徒該做甚麼就是關鍵了——主持公道以致回復和平,豈不才是基督徒的責任嗎?

    以主題公園排隊打尖為例,遊客打別人的尖當然不對,周宣教士應當理直氣壯直斥其非。事實上公園職員也不允許破壞秩序。基督徒的愛心不能基於自我感覺良好。即使如周宣教士所言,只是將自己的位置讓予打尖者,自己到龍尾再排過。也是不對。因為不單會助長打尖者的饒幸心理,更購成其它不讓位者的壓力。(你看,她也讓位給人自己從新排隊呀。你怎麼這麼自私!)如果打尖者、排隊者都是鄰舍,該做的是維。持。秩。序!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