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宗文,請你去愛港力做顧問牧師吧

吳宗文牧師寫了鴻文一篇,題為《「國民教育」爭議帶來之反思》,文章擁護國民教育。本來,一篇挺國教的文章,是不值得在下討論的。但他貴為播道會港福堂之首,該會達官貴人甚多,是故,吳牧師在教內、社會影響的確不少。文章之不通、矛盾之處若不指出,則會絆倒信徒和誤導社會大眾。該文甚長,不宜逐點破之,在下拋磚引玉,先指出幾個明顯錯謬,其他的,待有心人再撰文成論吧。

投共扮持平,偏見當理性

吳牧以一副「按著聖經談真理」姿態,一口眾人皆醉我獨醒的口氣,劈頭便毫不客氣地說反國教運動「偏向情緒化並泛政治化」,又說「反國教…被主張去中國化的政客所洗腦而驅動」未討論就有了結論,哪來理性?哪來清醒?有立場有意見是可以的,但請勿佯裝理性嘛,而且也太低手了。怎麼說呢?這樣的五毛,水平太低了吧?中共要找打手,會找個聰明點的。

混淆「公民」和「國民」

吳牧在文中批評別人「缺乏歷史常識」,但他自己,卻混淆了「公民教育」和「國民教育」。他指出古希臘、孔孟諸子、日本、美國都有國民教育,實在是無知之極。柏拉圖有叫希臘人對國旗流淚嗎?孔子自己不是週遊列國,要復興周朝禮樂嗎?日本的街道乾淨,那叫公民教育;美國有很多電影大美國主義,fine,但那不是國家掏腰包的。你看看強國,掏腰包拍建乜大業、建物大業;還有,美國容許反美的電影、紀錄片出版,中國可以嗎?中國李旺陽一把聲音也容不下!美國有國民教育?隨便問一個稍為熟悉美國的人,都得不出這個結論吧。吳牧師,是誰缺乏常識了?

以下一段相當精彩,應全段引述: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社會亦自然有其公民素養之教育(就算這是一個政治任務,亦是一個值得驕傲和光明正大的政治任務)。香港社會的政治生態,確有些人對共產中國懷有不信任之情緒,再加上「六四」及接二連三發生在維權人士身上的事情,這種意識和情緒更加高漲,而且很自然地,便宣洩在認為是代表中央的香港政府身上。還有一些有台灣背景或外國政治連繫的群體,他們擔心香港若然成功地實行一國兩制管治模式的話,無疑對他們構成壓力並與他們的利益產生衝突;而且外地對中國事務便少了牽制的把柄和置喙、插手的機會。無論如何,香港的執政者都必須承認和接受這種現實(姑勿論是否港英政府在殖民地時期埋下的炸彈也好)。

他在上文才說甚麼「泛政治化」,最泛政治化的,應該是他吧。你見到吳牧師怎麼解讀事情嗎?他訴諸人對共產黨的「不信」!現在他為共產黨傳福音,叫人信黨了。他又認為那是台灣搞的鬼,真有夠想像力呢,現在四十年代國共內戰乎?吳牧師鬼拍後尾枕,暗指香港現時實施一國兩制失敗。而對他來說,所謂一國兩制實施成功,可能是一國吞噬兩制吧。不過最核突的,還是一句「就算這是一個政治任務,亦是一個值得驕傲和光明正大的政治任務」。ew~可是,他的狂言,才剛開始呢。

不見一人,也不見耶穌的大牧

「然而,願意以香港為家的政黨及從政者,該思想如何凝聚沉默但又看不過眼的大多數市民,如何讓他們對正面建設香港和中國的政治主張起共鳴,動之以情,說之以理。而且動員起他們,組織起他們,使他們的聲音,他們的票,他們的遊行、示威、抗議,甚至絕食,結集成為一股強大的政治力量,不再被極端的少數所騎劫。」

吳牧,你真係無睇新聞喇,是不是牧會太忙?是不是隱修中?隱修就不要出來理俗事嘛。拿,吳牧,呢個世界係已經有人為了支持國民教育絕食架喇。睇圖:

拿,吳牧,呢個世界,唔係得你一個咁撐國教架。先知以利亞求死的時候,神說祂為自己隱藏了七千個未向巴力屈膝的百姓。其實,香港都有班人叫「愛護香港力量」係撐國教的,你去做佢地顧問牧師啦。不過,最令在下感到氣結的,是他代表了基督徒說「教會在討論社會各種政治議題中,應該持真正的客觀、理性、中肯及合乎聖經的立場。」甚麼?那麼吳大牧你在做甚麼?做反面教材嗎?

之後,他提到

「綜觀現時大部份批評,不外乎兩個層次的問題。第一是實際執行層次上之困難,例如:擔心科目範疇過於廣泛,擔心獨立成科增加學生壓力,擔心評分標準不知如何,擔心與其他科目重叠,擔心頻密改革令老師疲於奔命,擔心老師不知如何教,擔心變成填鴨式科目等。第二是理念層次上之疑慮,例如:課程灌輸愛國思想和宣揚共產黨功績,課程只報導國家正面事件而迴避某些問題,課程忽略培養公民的政治意識、權利與義務等。」

第一類問題是偽問題,不是市民最關心的問題!第二類問題,他是混肴視聽。國民教育的禍害,又豈只理念層次上的問題?國民教育是情感灌輸,本質就有問題,好像毒藥一樣。即係等如問我想揀咩味的毒藥一樣。提子?還是士多啤梨?他的態度,完全和吳克儉和 CY 那些勢在必行的態度一樣。

交差手係……戀殖?

「反國教者卻採用了日本人表示不同意之交叉手語來作抗爭象徵。也許潛意識上,正反映了民族意識不強的一代,在後殖民地時期懷舊的遐思吧﹗」

一個手勢,又給你上綱上線,你不如話係仰慕日本的咸蛋超人。他詞窮到一個地步要這樣胡說?佢所以的理性持平,就是這些?我開始明白,外面人為何討厭基督教。利申,我是基督徒,根正苗紅的。

文章後面,就是引不同撐國教人士的論點,我不細談了。最後,他講到信徒應怎樣在社會發聲,again,又係錯誤連篇,在下要指出來了。

他認為「教會內所謂批判聲音,其謬誤和蒙蔽除了他們可能錯引聖經或詮釋有誤外,最重要的乃是他們在應用之先,過份簡單及二分化地去看社會問題。」他自己就是「支持」、「反對」二分,他自己看這件事就非黑即白到不得了,和 ATV 那個甚麼「建設派」「破壞派」一樣,他自己說別人二分化面也不紅呢。

另外一個精警語,是他說到「今天激進地批評政府是最容易獲得名聲……但敢逆流發言,不怕別人在教內教外圍堵和攻擊,才是具有道德勇氣的真正先知。」原來有沒有道德勇氣,是按立場,以不是按是非的。哈,吳牧師,你真的摸透《中國模式》了。最後,他又提到甚麼不要盲從社會的俗世價值,要「屬神價值」。這點在下絕對同意,而屬神價值是甚麼?對吳牧來說,在這件事上,是撐國教,擁護共產黨執政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就是吳牧的「屬神價值」?Oh my~

對於基督徒要關心社會,要屬神價值,要按真理持平,我是徹底地同意的。正正就是因為我同意以上的價值,在下才撰文痛罵這個偽理性、擁護共產政權、視國民教育為光榮政治任務的吳宗文牧師。看倌,請幫我廣傳,我想吳牧師睇到呢篇文。

Advertisements

7 thoughts on “吳宗文,請你去愛港力做顧問牧師吧

  1. 剛才轉電視台,睇吓有咩嘢好節目睇,轉到創世電視時,見到吳宗文牧師講道,嗰陣時已經係篇道最後兩句,佢做緊最後總結,收尾完場喇。佢西裝骨骨咁喺嗰個豪華裝修嘅同福堂背景面前講:”我哋仲見到有啲婆婆,彎住腰,推住一架車仔,啲紙皮疊到厚厚,將架車推過電車路。我哋個社會仲有呢啲婆婆需要我哋關愛,我哋將我哋嘅關心擺上佢哋度,就係做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喇。”好一句: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吓!我心諗,你吳大牧就著住套靚西裝,晌個千萬金圓鉅製嘅同福堂,(係呀,真係千萬金圓鉅製架,佢曾經寫過感恩牧箋多謝上帝感動某社會名商賈嘅某X奶喺佢哋搞嘅擴堂籌款晚會上”奉獻”咗幾千幾百萬出嚟拍賣會買咗某件唔記得係名古董定名畫架! )舒舒服服”講”叫人關心社會上弱勢社群,但係你就連一個對住車仔疊住厚厚紙皮嘅婆婆個名都叫唔出,相對起我尊敬同佩服嘅”瞓街牧師”,林國璋牧師,(更多時我會當佢係朋友),佢赤膊瞓晌深水埗,同啲吳大牧口中形容為推紙皮車嘅老婆婆,做朋友,認識佢哋,介紹埋畀我哋一眾弟兄姊妹識,令我哋可以為佢哋向上帝代禱嘅時候可以叫得出佢哋嘅名 ㅡㅡ 劉轉婆婆; 仲有,當某婆婆突然離世, 當時冇人認識佢全名,林牧仲千方百計搵出佢叫乜嘢名 , 搵出佢有冇親人,等佢可以同個婆婆堂堂正正咁搞番個喪禮:

    黎婉瓊姊妹(黎婆婆)安息禮拜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44851955639740/

    咁呢個時候,我會好似耶穌晌聖經上問: 你話邊個係呢啲婆婆嘅鄰舍呢? 邊個係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忍唔住要慨嘆一句英文, What a contrast!

    就係呢一分鐘左右嘅電視片段,就勾起咗我咁大感觸嘞。

  2. 本人就這文章, 已發回應給吳牧師, 現放在這裡, 與大家分享.

    ─────────────────────────────────
    文章內容:
    "有關現時社會間及教會內討論國民教育問題,除了偏向情緒化並泛政治化外,不少行動參與者及闡論發言人,從其言行都反應出其不知及不明國民教育之目的與內容(相信只有少數討論者,曾將這兩本爭議的核心文件細讀一遍,包括教會刊物中以先知姿態發言的人在內)。"

    回應:
    1. 這幾個月, 在多份報章, 包括政治較持平的信報, 明報, 經濟報等, 都有不少文章討論此題目, 既理性又有內容, 本人全數有剪報保留, 若閣下有興趣, 可借給你看看, 是否反對國民教育科之人士, 都只是情緒化, 及不明白事理的人仕.
    2. 至於行動參與者的代表黃之鋒, 他曾在多次城市論壇被邀請討論此題目, 你的可以重溫一下, 看看他是否理性討論? 反而, 不幸的是, 在這些公開論壇中, 縱然主辦單位(香港電台)有邀約, 有關的政府人員卻沒有到場.
    3. 反國民教育科的人士中, 有約有400校長為成員校長會, 有一次聯署是有千多位的學者 (有興趣可以把聯署的剪報給你看), 難道他們也是不明事理, 情緒化的人?"

    文章內容:
    "所以現時很明顯這個反國教的「政治」運動,是被暗藏的恐共、拒共心理所牽發,甚至被主張「去中國化」的政客所「洗腦」而驅動。"

    回應:
    1. 你這個”很明顯”, 並沒有說服力.
    2. 反國民教育科, 並不是政治運動, 發起者是基於基督教的核心價值而啟動的, 你是牧師, 難道不明白, 主耶穌給我們的使命, 是要我們釋放受壓制的人, 得以自由嗎? 國民教育科的指引, 要求學生對某政權要有自豪感, 並在多方的評估下, 強逼學生弄虛作假, 這是對人類思想的有系統, 有制度的壓制, 作為基督徒, 我們實應阻止此總制度之推行.
    3. 反國民教育科, 並沒有去中國化, 除非你所指的”中國化”是”要對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家要感到自豪”

    文章內容:
    "平實而言,古今中外那個國家、民族不為自己建設的社會而培育自己的公民呢?西方遠至柏拉圖,便在其名著《理想國》(Republic)中闡述國民的訓練;中國更不消說了,孔孟以及諸子何嘗不是強調要教化自己的國民呢?近的雖說日本軍國主義可惡,但日本的國民教育確比香港的好,單以浸溫泉之潔淨程序和公開場合之禮貌為例,便將中國禮義之邦比下去。再說民主的美國,其大國沙文主義連美國人自己都反對,但美國何嘗沒有愛國主義教育呢?從美式足球開場唱國歌,美國兒童自少在課室便向國旗宣誓效忠(pledge allegiance),以至流行的特務、軍事電影,都在宣揚愛國主義。"

    回應
    1. 你說” 平實而言,古今中外那個國家、民族不為自己建設的社會而培育自己的公民呢?”是對的, 不過這是”公民教育”, 不是”國民教育”, 更不是”國民教育科”.
    2. 所有國家, 只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及新加坡, 是有國民教育, 其他只有公民教育.

    文章內容:
    "因此有天主教領袖將國民教育連繫為納粹主義和法西斯主義之溫床,實在是思考不清晰(國民教育與民粹國家主義有邏輯上的必然關係嗎?),而且是缺乏歷史常識。"

    回應:
    天主教領袖是說, 德國人之所以容許希特拉總總暴行, 是因為被洗了腦, 被希特拉的”國民教育”過程中, 洗了腦.
    我本人覺得, 好像是閣下思路未清晰, 聽不清楚別人的說話.

    文章內容: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社會亦自然有其公民素養之教育(就算這是一個政治任務,亦是一個值得驕傲和光明正大的政治任務)。"

    回應:
    再說, 這是”公民教育”, 不是”國民教育”, 起碼不是現在政府所推的國民教育.

    文章內容:
    "香港社會的政治生態,確有些人對共產中國懷有不信任之情緒,再加上「六四」及接二連三發生在維權人士身上的事情,這種意識和情緒更加高漲,"

    回應:
    對中共不信任, 在這處境中, 是不合理嗎? 你又為什麼對中共政權這麼信任? 希望不是因為利益的關係!

    文章內容:
    "而且很自然地,便宣洩在認為是代表中央的香港政府身上。還有一些有台灣背景或外國政治連繫的群體,他們擔心香港若然成功地實行一國兩制管治模式的話,無疑對他們構成壓力並與他們的利益產生衝突;而且外地對中國事務便少了牽制的把柄和置喙、插手的機會。"

    回應: 我可以明確告訴你, 發起反國教之少年人, 並沒有你所說的背境, 也沒有你所說的利益關係, 反而, 閣下有否此關係, 希望閣下可以澄清一下.

    文章內容:
    "無論如何,香港的執政者都必須承認和接受這種現實(姑勿論是否港英政府在殖民地時期埋下的炸彈也好)。

    然而,願意以香港為家的政黨及從政者,該思想如何凝聚沉默但又看不過眼的大多數市民,"

    回應: 你是不是說, 沉默的大多數支持國民教育科? 這句話, 吳克儉已說過!
    你認為言之成理嗎?

    文章內容:
    "如何讓他們對正面建設香港和中國的政治主張起共鳴,動之以情,說之以理。而且動員起他們,組織起他們,使他們的聲音,他們的票,他們的遊行、示威、抗議,甚至絕食,結集成為一股強大的政治力量,不再被極端的少數所騎劫。"

    回應: “極端少數”? 港大民調, 超過70%, 也算是”極端少數”? 9萬人上街, 也是極少數? 12萬人深宵在政總, 也是極端少數?

    文章內容:
    "教會在討論社會各種政治議題中,應該持真正的客觀、理性、中肯及合乎聖經的立場。"

    回應
    同意, 請問閣下是從聖經, 如何導引出要支持國教的立場?
    我從以下的原則, 可以直接告訴你, 政府所推之國民教育, 是違反聖經原則, 也違反了香港人的核心價值:
    1. 思想自由
    聖經原則: 我們的上帝愛世上每一個人, 愛是包括有自由去選擇自己所愛的, 即我們常說的自由意志, 就連人生最重要的決定, 是否信上帝, 上帝也願意人有自由去決定, 我們相信, 思想自由, 是聖經的核心思想之一.
    國民教育, 是從小要求我們的小孩子, 對一個曾行了不少不義事情的政權, 要有有感情上的自豪感. 這是一種思想的控制, 是違反聖經的原則.
    2. 誠信
    聖經原則: 聖經要求我們作個正直, 誠實的人, 我相信我不用多說.
    國民教育科, 通過多方評估, 在不同的練習, 測驗及考試, 評估上, 都有標準的答案, 若只是對國家的客觀資料及知識的考核, 也還可以, 但現時卻往往有一些”感情取向”或”政治意識取向”的問題, 學生往往要因為拿分數, 要故意回答一些他自己不同意的”感受”, 弄虛作假.
    舉例, 今天在網上見到有一題”當你唱國歌時, 有什麼感受?”, 小學生誠實回答他的感受, “覺得在很危險的地方”, 給老師打了個大交差.

    3. 拜偶像
    聖經原則: 聖經要求我們不要拜偶像, 相信, 作為牧師的你, 是不會陌生的.
    現在, 國民教育科的指引, 有些部份要求學生, 要以豐富的情感述說國家領導人的豐功偉績, 有”拜偶像”之嫌. 在整份指引中, 都強調對現中國政權的”自豪感”, “情感觸動”, 並相信該政權是”團結, 無私, 進步”, 此種歌功頌德, 簡宜就是”拜偶像”.

    文章內容:
    "不從意識型態出發,被網上一些假扮教會人士的言論所牽制,或接了某報刊、某黨派輿論之訂單,便淪為教會圈子內對教內人士語言粗暴之執行者。

    我們實在厭倦那些鸚鵡學舌之先知和評論者。有基督教社關機構說,我們若不支持時下那些爭取人權者之訴求,那麼將來我們反同性戀時便無人支持。這真是不知所謂,而且是倒果為因、一廂情願之想法。

    國民教育之訴求已非一朝一夕形成之新事。在上世紀殖民地時期,已有教會牧者和教育機構,看見港大黃麗松校長所言「醜陋香港人」的現象,便鼓勵在學校推行德育及公民教育,這本是順理成章的事,何來「洗腦」之有?"

    回應,
    "吳生, 你又在偷換概念, 這裡所說的是”德肓及公民教育”, 不是要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自豪的”國民教育科”!"

    文章內容:
    "若將任何具有價值取向東西的傳授視之為「洗腦」,那麼過去五四運動期間的「非宗教教育運動」,也許稍後便會歷史重演了﹗"

    回應:
    但現在的國民教育科, 不是”普世核心價值的取向”, 而是政治意識形態的取向! 要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權, 有自豪感 (先不說對或錯), 是一種政治取向, 你不同意嗎?,

    文章內容:
    "多年前已在書展中購得一套大學人文教育叢書,內中各冊分別選輯了古今中外著名思想家的文章,討論人與自我、人與家庭、人與社會、人與國族、人與世界及人與自然等範疇應有的看法。若然這套書能像芝加哥大學推動閱讀鉅著(Great Books)運動一樣被推行,我想中國公民的素質和視野必然具有深度和濶度。反觀現時爭議的兩份文件(我從教育局網站下載百多頁全文仔細閱讀)。一份似先前所提的人文素養教育;另一份《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則甚似上世紀七十年代學運火紅火熱時,學生會自發編印認識中國的手冊(不過現時的客觀很多)。

    綜觀現時大部份批評,不外乎兩個層次的問題。第一是實際執行層次上之困難,例如:擔心科目範疇過於廣泛,擔心獨立成科增加學生壓力,擔心評分標準不知如何,擔心與其他科目重叠,擔心頻密改革令老師疲於奔命,擔心老師不知如何教,擔心變成填鴨式科目等。第二是理念層次上之疑慮,例如:課程灌輸愛國思想和宣揚共產黨功績,課程只報導國家正面事件而迴避某些問題,課程忽略培養公民的政治意識、權利與義務等。

    第一類實際問題是可以討論和解決的;第二類問題當然亦有商榷餘地,但必須基於香港現時是在一國兩制的社會實況來討論。將西方某些國家的國情,或以香港作為一個獨立自由城邦的想法來作基礎,只會是天方夜譚,不切歷史實際。

    在僭建風波尾聲,新界東北發展之風波未起之先,國教這齣政治肥皂劇正好填在狹縫。諷刺的是,正是釣魚台事件引發反日示威浪潮時,反國教者卻採用了日本人表示不同意之交叉手語來作抗爭象徵。也許潛意識上,正反映了民族意識不強的一代,在後殖民地時期懷舊的遐思吧﹗"

    回應:
    交叉代表”錯”, 與日本無關, 在未學日文/日文化前, 小孩都懂, 你想多了!

    文章內容:
    "讀者和闡論在一種時代氛圍之影響下,都忽略另一類理性但無奈的聲音。茲列舉媒體上另一類見解如下:

    第一,論到國民教育之目的何在?牛津大學出版社的副總編輯林沛理說:「國民教育有助『去殖民化』。」他認為「殖民地子民的祖國已被『陌生化』,國民教育之目的是要培養市民對祖國認同的民族意識和文化自豪感。」換言之,現時某些人士反國教的心態,其實是已被殖民地時期帝國主義「洗腦」而不自知矣。

    另外,有作者評論時,回憶「自己學生時代第一首英文歌是《天佑女皇》,而一九八一年英國戰艦被阿根廷擊沉時,竟有同學抱頭痛哭起來。」其實這種社會心理在殖民地時期十分普遍,是人被「潛而默化」而不知,但在回歸後的今天,是否應該改變?

    第二,論到兩份爭議文件是否有「洗腦」成分?《頭條日報》專欄作家黃麗君在《國民教育指引睇真啲》一文詳細分析181頁的指引,清楚顯示內容沒有半點洗腦成分。她認為大部份人將《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與教育局的指引混為一談,其實是思維的混亂。"

    回應:
    "不是, 反對的發起者從來沒有混淆.
    指引的宗旨, 是要求建立學生對中華人民共和國, 包括其政權的自豪感, 單單這一點, 已不對, 已是”洗腦”! 上面本人已詳論."

    文章內容:
    "《經濟日報》副社長石鏡泉則進一步去討論這份《國情手冊》。他說:大部份人指控「教材中的『中國模式』與『華盛頓模式』的對比是頌中國貶美國,有為阿爺歌功頌德之嫌,故是『洗腦』教育。」因此,他刻意在他的專欄中將文件最具爭議的第27頁,即「中國模式的成本」部份照登,比對下發現指控根本不符事實,因為「毒奶粉事件」、「我爸是李剛」、「動車事故」等,都沒有迴避地被記述下來。

    正如政論家陳文鴻亦說:「中國模式,以至在此之前的德國模式、日本模式,四小龍的發展模式等,都証明了經濟發展沒有單一的英美模式,各國都有走自道路而成功的道路。」所以,就算真的要以英美的國情和社會建設理念作為「普遍價值」和「核心價值」時,仍必須全方位地並立體地考慮,才能批判性地將之處境化,並於本土落實。"

    回應:
    中國模式手冊, 政府一早已不承認其代表政府的立場, 沒有討論的必要.

    文章內容:
    "第三,論到國家認同問題,《亞洲週刊》多篇評論文章說:「劣書可焚,但國教不可廢。殖民時代港人全盤接受西方價值觀而不自覺,導致日後抗拒了解和認同自己的國家。」亦有資深媒體評論員認為,反國教是「香港人純真的失誤。」他說:「為了一本粗劣的國教手冊,抗拒國民教育科,而踏上疏離國家民族的道路,是純真的失誤。」所以施永青亦在其報刊《AM730》的專欄中呼籲說:「國民教育不應因噎廢食。」"

    回應:
    “反國教是「香港人純真的失誤。」” – 你這是認同反國教的純真性? 不是政治的陰謀?

    文章內容:
    "第四,論到香港人的身份認同,《亞洲週刊》筆鋒專欄則呼籲「港人要尋回民間中國論述。」作者認為:「香港不能陷入去中國化的危機,也不能掉入台灣民主化的陷阱;贏得民主,卻失去了中國。」另一篇文章的總結這樣說:「歸根到底,是香港人近年缺乏信心的問題,國教科只是一具沒有軀殼的幻影,投射了部份人對香港發展停滯的焦慮以及對北京和香港政府的不信任。」"

    回應:
    國教科只是一具沒有軀殼的幻影,投射了部份人對香港發展停滯的焦慮以及對北京和香港政府的不信任。”
    幻影? 天天要你的兒女答一些問題, 如是非題 “中國共產黨是一個怎樣的執政集團?"而預設了標準答案,這是幻影嗎?
    天天要你的兒女回答, “當唱國歌時, 你有什麼感受?"而又預設了標準答案,這是幻影嗎?

    文章內容:
    "第五,學界對此的討論又如何呢?嶺南大學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何濼生教授說:「香港人的國民身份是一個客觀事實,應該要正視,否定此一身份即是逃避現實。」"

    回應:
    反國教科的人士,並不否認自己是中國人。

    文章內容:
    "歷史學者陸人龍教授亦贊同設國教科,他指出「香港是中國文化傳統延續的一部份,香港人在一國制之下享受很多,卻又表示國家與我何關?這是說不通的。」"
    回應:
    反對國教科人士,並沒有說,中國與他們沒有關係,你這引述有誤導成份。

    文章內容:
    "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院長李焯芬教授認為:「當然,每個人都有權構建自己的價值觀,選擇自己的人生路。問題是:中港經濟關係日趨緊密,我們越來越多的大學畢業生的工作都和中國內地有所關連……(因此)對中國文化及國情有些基本的認識,對他們的未來事業發展,未嘗不是好事。」"

    回應:
    "基本認識與中國文化國情",已在其他科目中達成,而不是必須要有另一科, 要求學生對某政權有所自豪感,甚至付出感情(情感觸動)。

    文章內容:
    "第六,在討論到反國教者沿用現今社會激烈的抗爭手法時,退休大律師陳莊勤在明報網站陳言:國民教育「一開始便被標籤」。他批評道,社會「是非顛倒至此,還有民智嗎?」他又批評媒體文化正向社會及青年人「洗腦」,政治矛盾對峙不是以協商來解決,而是「務求對手不『跪低』不罷休」,以至十多歲學生在未進入理性辯論,便「不明所以地隨便辱罵官員『無恥』。」"

    回應:
    究竟是誰不願意理性傾談?學民思潮多次要求與教育局公開對話,但遭拒絕;有多次的公開論壇,學民思潮都有詳述反對理由,但政府官員從來缺席!
    據我所知,學民思潮極少罵對方無恥,若有,請告訴我。我見黃之鋒與特首對話(在絕食某早上),說明其反對的原因"為什麼民調顯示大部份市民要求撤回,你仍不回應",特首沒有回應,也沒有說明堅持的原因(你可再看YOUTUBE, 看看我所言是不是事實)

    文章內容:
    "《頭條日報》另一專欄作家潘麗琼在《向暴力政治說不﹗》一文中表示:「何以用語言暴力侮辱人?民主自由講求對人的尊重,他不是自稱民主派嗎?這是對下一代最壞的示範。」(我很高興幾年前冒出頭來指責社會暴力問題的一篇禱文,雖招致教內外極端分子抹黑圍攻,但至今認同我這種講法的社會人士愈來愈多)。"

    回應:
    學民思潮與大聯盟,一直沒有用語言暴力,若有,請告訴我!

    文章內容:
    "《經濟日報》副社長石鏡泉又在其專欄內引述讀者的投訴說:「在部分報章及討論區,只要你是支持國教科,便被冠名『與民為敵』、『5毛』等稱號──這『非友即敵』的思維與『多元包容』的社會是否背道而馳?」"

    回應:
    網上品流複雜,我敢說,任何社會運動,無論你是支持或反對,在網上都有一些人,會以十分劣拙的手法,甚至以粗口回應你。
    在"學民思潮"的面書網頁,有16萬4千人,只要你"LIKE”, 就可以進入,很難保證所有支持者的所有說話,都是有水準的。
    同樣,在"撐國教"的面書,甚至是"梁振英"的面書,也大不乏漫罵人士,本人曾經驗過。
    以未經確認身份的人士,在網上討論的修養,來評定該運動的正確性,本人覺得是不科學的方法。
    舉另一例子來說, 我可不可以因為有蠻不講理的支持國教科的維園亞佰, 粗暴地打人, 講粗口, 而單單因此而斷定支持國教的人都是無修養? 而”所以”支持國教就是沒道理? 我雖然不支持國教科, 但我不會用這理由!

    文章內容:
    "《頭條日報》專欄作家黃麗君在另一文章《對國民教育的另類觀點》中又說,「民主社會除了選舉制度外,便是法治、理性、包容和客觀等」,但現時「主流聲音已聽不到理性討論,只見抗爭、絕食等激進行動及單一聲音。如有其他人持不同意見,就淪為十惡不赦的大罪人。其實這亦是一種變相式洗腦教育。」

    她續說:「身為一個中國人,難道我們不應該認識中華民族、中國嗎?我想問全世界有哪一個國家的人民是不需要認識自己國家的知識的?」

    第七,為何反國教人士之理據不強,聲音卻如此響亮呢?"

    回應:
    反對的理據,其實是很強的。在上文我已說過了。

    文章內容:
    "其實自始至終媒體及社會便對國民教育問題偏頗地報道和理解。據《亞洲周刊》「中華天地」專欄分析說,當「主流報章以『洗腦』定義國教科後,一詞風行,令不少港人聞詞色變,導致爭議的理據在香港的言論平台上從未得到清晰的梳理。」該欄作家陳立諾續說:「支持設立國教科一方發出的聲音較弱,無法佔據香港主要言論平台,亦缺席於網絡世界。」

    這說明了香港媒體現今在意識型態上偏頗的情況。例如:支持國教者,亦有人以絕食來示威抗議,但有關的報道卻是少之又少,而且放在不顯眼處。當亞洲電視的評論與主流意見相反時,卻惹來圍攻,副總裁不得不回應說:「希望社會尊重別人觀點。」不單如此,連宣稱民主包容的政黨亦「政治正確」地處理那些「政治不正確」地支持國教的黨員。

    將上述部份剪報搜集得的資料撮要地臚列,為要讓人認識到除了煽情、暴戾及偏頗的輿論外,社會上仍有理性、客觀但無奈的聲音。教會要反思的是:我們只是在西方神學背後的社會意識型態影響下,接了時代的訂單,成為潮流議程的附和者;還是真正履行聖經先知的角色,批評政府不當政策之同時,亦批判激進政治及粗暴言行。

    任何讀聖經和有常識的人都知道基督徒在公共領域中有發言的權利(不像一些人說,宗教陳述是自說自話的私有化語言,而牧者就社會或道德議題逆流發言便是無知);而且亦有先知的角色。但問題是當我們批判時只是順應社會潮流,而對社會問題癥結缺乏一種全面了解和徹底分析,以致我們以為自己是站在先知崗位發聲時,其實只是做了政黨的應聲蟲。"

    回應:
    國民教育不是政黨發起的。文匯報多次誤導,說黃之鋒的父母有政黨背境,這點,我可以斬釘截鐵告訴你,這是錯誤的報導,若要証據,可以電郵給你。

    文章內容:
    "任何基督徒都知道要「行公義、好憐憫」,但誰去界定公義和憐憫?如何去界定呢?用誰的尺度和觀點?而且如何去實踐呢?社會的我們不用說,但教會內所謂批判聲音,其謬誤和蒙蔽除了他們可能錯引聖經或詮釋有誤外,最重要的乃是他們在應用之先,過份簡單及二分化地去看社會問題。

    例如最低工資30元真的比28元較公義和符合社會的福祉嗎?當他們基於馬克思主義的社會分析,批判「古典資本主義」制度兩種階級在利益上之對立時,他們又過份相信「福利資本主義」制度底下的立法規管和勞資談判成效。若然我們今天現實地是生活於市場供求彼此平衡及社會利益互相制衡的經濟體系下,便要立體地去分析整個社會各階層的利益,並尋求在政治上的妥協和讓步,以至社會各階層及整體都得到真正的福祉。豈不知工資過速增長,同樣會帶來工種流失、物價高漲、企業倒閉及工人失業等問題(這正如成語「朝三暮四」所揭示「治標不治本」的問題一樣)。

    今天激進地批評政府是最容易獲得名聲,且是最安全的(我不是說政府沒有該改善的地方),但敢逆流發言,不怕別人在教內教外圍堵和攻擊,才是具有道德勇氣的真正先知。所以評論社會議題時,奉勸神學院講師、社關機構主管、教會牧者及教會報刊專欄作者,別只看低俗、淫褻報刊的報道、評論和分析,因為你已有被洗腦之嫌,受了他們觀點之影響而不自知!

    中神院長余達心博士在一篇《切切為香港祈禱》的文章中說:「我想不少人和我一樣,看到香港政壇近日的情景,不僅感到納悶,也感到擔憂。……談到香港的民主發展,隨即想到『公民社會』(civil society)的理想,即理性討論,彼此尊重,包容異己,維護異己發言權利,容讓受質疑的人有申辯尊嚴及疑點利益的種種價值。我們要更迫切地為公民的文明素質(civility)祈禱。我說迫切,乃因這種文明素質在香港似乎日見倒退。是的,近年來的情況著實令人憂慮。在不少場合,每當有人發表稍有政治不正確的異見,唾罵、群毆、狙擊、侮辱甚至抹黑立時蜂擁而至,最強烈而鄙屑的詞彙瞬即堆在異見者的頭上。」

    於基督教協進會的通訊刊物中,梁恩榮博士在一篇題為《香港公民教育發展方向的反思》的文章中,也引述學者博德說:「如要倡導群眾式的民主,我們一定要努力建設堤防,以免掉進如盲目崇拜煽動者及無腦筋的政治野蠻行動等陷阱。我深信只有透過嚴謹而有系統的政治教育計劃才能築起這些堤防。」可見無論福音派或自由派的言論,都關切到「暴民政治」的假民主問題。

    《基督教周報》在一篇題為《混沌中尋出秩序:教育學校對國民教育的定位和貢獻》的文章中,曾指出:「教會學校一直以來都強調公民教育,認為有需要培養學生對社會和國家的歸屬感和責任感。」基督教既然亦強調公民教育,但其內容該是什麼,而且與世俗的有何不同?在香港浸會大學基督教通識教育資源中心的研討會上,當討論到《通識教育與基督化價值》時,關啟文教授說:「學校提出基督教價值觀時,若與今日傳媒和學術界所推崇的『普世價值』有衝突時,恐怕基督教價值觀缺乏說服力。他指,普世價值如民主、人權、自由與和平等,不一定合乎聖經,不應不加思考就全然接納。他提及香港人權監察對『國民教育』的批評,及同性婚姻支持者的人權觀,從而提醒不要盲目接納滲透了世俗主義的人權論,卻要建構基督教世界觀。」

    因此當教會要站在先知角色去捍衛社會該持守的價值時,首先要辨識這是「俗世價值」還是「屬神價值」?就算某些政治價值確有基督教根源,甚至是具有超越時代的普遍意義,但仍不能將之絕對化(因為此舉無疑是將某些政治理念偶像化)。更重要的是,不能以低劣的手段來達成善之目的。

    正如資深傳媒人謝悅漢在《毋忘香港「沉默的大多數」》一文中說:「香港部份政客煽動市民仇視中國,無人為大眾發聲,多元化社會的核心價值觀受挑戰。」大家做人都知道一個道理:「槍打出頭鳥」,因此面對輿論的強勢壓逼大家都會噤若寒蟬,不敢發聲。但聖經勉勵我們:縱使在不利的情況下,無人願聽的情況下,仍要為主的道而敢於發言﹗"

  3. 文章內容:
    "任何基督徒都知道要「行公義、好憐憫」,但誰去界定公義和憐憫?如何去界定呢?用誰的尺度和觀點?而且如何去實踐呢?”

    回應:
    當然是聖經的標準:不知"誠信","反思想轄制","反拜偶像"這些聖經導引出來的核心價值,用不用再用什麼角度和觀點,才肯定其適切性?

    文章內容:
    "社會的我們不用說,但教會內所謂批判聲音,其謬誤和蒙蔽除了他們可能錯引聖經或詮釋有誤外,最重要的乃是他們在應用之先,過份簡單及二分化地去看社會問題。

    例如最低工資30元真的比28元較公義和符合社會的福祉嗎?當他們基於馬克思主義的社會分析,批判「古典資本主義」制度兩種階級在利益上之對立時,他們又過份相信「福利資本主義」制度底下的立法規管和勞資談判成效。若然我們今天現實地是生活於市場供求彼此平衡及社會利益互相制衡的經濟體系下,便要立體地去分析整個社會各階層的利益,並尋求在政治上的妥協和讓步,以至社會各階層及整體都得到真正的福祉。豈不知工資過速增長,同樣會帶來工種流失、物價高漲、企業倒閉及工人失業等問題(這正如成語「朝三暮四」所揭示「治標不治本」的問題一樣)。"

    回應:這方面與國教無關,暫不討論。

    文章內容:
    "今天激進地批評政府是最容易獲得名聲,且是最安全的(我不是說政府沒有該改善的地方),但敢逆流發言,不怕別人在教內教外圍堵和攻擊,才是具有道德勇氣的真正先知。"

    回應:原則上是正確的,但學民思潮發起反對時,並沒有太多人支持,在當時算是逆流。

    文章內容:
    "所以評論社會議題時,奉勸神學院講師、社關機構主管、教會牧者及教會報刊專欄作者,別只看低俗、淫褻報刊的報道、評論和分析,因為你已有被洗腦之嫌,受了他們觀點之影響而不自知!

    中神院長余達心博士在一篇《切切為香港祈禱》的文章中說:「我想不少人和我一樣,看到香港政壇近日的情景,不僅感到納悶,也感到擔憂。……談到香港的民主發展,隨即想到『公民社會』(civil society)的理想,即理性討論,彼此尊重,包容異己,維護異己發言權利,容讓受質疑的人有申辯尊嚴及疑點利益的種種價值。我們要更迫切地為公民的文明素質(civility)祈禱。我說迫切,乃因這種文明素質在香港似乎日見倒退。

    是的,近年來的情況著實令人憂慮。在不少場合,每當有人發表稍有政治不正確的異見,唾罵、群毆、狙擊、侮辱甚至抹黑立時蜂擁而至,最強烈而鄙屑的詞彙瞬即堆在異見者的頭上。」"

    回應:學民思潮的出現,正是回應了這祈禱,他們一定是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而黃之鋒的父母常以聖經詩篇第一篇,"不坐褻慢人的坐位",教導他參加社運時,要尊重他人,有一次,大約兩年前,他的父親與他去參與遊行,有人喊"XX無恥",有人喊某人"公公",他們都不會隨著叫;所以,後來黃之鋒參與及帶領社運,絕少叫一些侮辱性的口號。

    文章的內容:
    "於基督教協進會的通訊刊物中,梁恩榮博士在一篇題為《香港公民教育發展方向的反思》的文章中,也引述學者博德說:「如要倡導群眾式的民主,我們一定要努力建設堤防,以免掉進如盲目崇拜煽動者及無腦筋的政治野蠻行動等陷阱。我深信只有透過嚴謹而有系統的政治教育計劃才能築起這些堤防。」可見無論福音派或自由派的言論,都關切到「暴民政治」的假民主問題。"

    回應:請問學民思潮與大聯盟,何暴之有?相反,在7/29大遊行,及在10天政總的日子,在在都表達了高質素的公民意識!

    文章的內容:
    "《基督教周報》在一篇題為《混沌中尋出秩序:教育學校對國民教育的定位和貢獻》的文章中,曾指出:「教會學校一直以來都強調公民教育,認為有需要培養學生對社會和國家的歸屬感和責任感。」基督教既然亦強調公民教育,但其內容該是什麼,而且與世俗的有何不同?在香港浸會大學基督教通識教育資源中心的研討會上,當討論到《通識教育與基督化價值》時,關啟文教授說:「學校提出基督教價值觀時,若與今日傳媒和學術界所推崇的『普世價值』有衝突時,恐怕基督教價值觀缺乏說服力。他指,普世價值如民主、人權、自由與和平等,不一定合乎聖經,不應不加思考就全然接納。他提及香港人權監察對『國民教育』的批評,及同性婚姻支持者的人權觀,從而提醒不要盲目接納滲透了世俗主義的人權論,卻要建構基督教世界觀。」

    因此當教會要站在先知角色去捍衛社會該持守的價值時,首先要辨識這是「俗世價值」還是「屬神價值」?就算某些政治價值確有基督教根源,甚至是具有超越時代的普遍意義,但仍不能將之絕對化(因為此舉無疑是將某些政治理念偶像化)。"

    回應:請問"誠信","思想不受他人/政府轄制","不拜偶像",是不是"屬神價值"?是不是超越時代? 其實,這並不是政治概念,而是信仰概念!

    文章內容:
    "更重要的是,不能以低劣的手段來達成善之目的。"

    回應:請問,學民思潮的手段,那方面是低劣的?

    文章內容:
    "正如資深傳媒人謝悅漢在《毋忘香港「沉默的大多數」》一文中說:「香港部份政客煽動市民仇視中國,無人為大眾發聲,多元化社會的核心價值觀受挑戰。」"
    回應:學民思潮及大聯盟並不仇視中國,只是對下一代的愛,不想他們思想被轄制,或是被塑造成弄虛作假的人。

    文章內容:
    "大家做人都知道一個道理:「槍打出頭鳥」,因此面對輿論的強勢壓逼大家都會噤若寒蟬,不敢發聲。但聖經勉勵我們:縱使在不利的情況下,無人願聽的情況下,仍要為主的道而敢於發言﹗"

    回應:同意,學民思潮也是以這精神成立的。

  4. good bro, Roger, you need to turn this into a coherent essay and see if CT will publish it as a series. I”m just suggesting.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