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情社運

近來文筆不暢,因輸入法不習慣。幾經辛苦,左搞右搞,終於搞番掂,而家好順手。近來另一個不想寫作的原因,是因為俗務繁重,莫說寫文,連抖抖氣的時間也沒有。不過主因,是無力感。

國民教育一役,「公民廣場」四個字曾經給予我相當大的力量,我曾天真地想,改變,可能在那裡發生。結果,廣場散水,現在要無日無之地打「巷戰」,還不可以罵大聯盟。我只是一介草民,我心灰,我意冷,我幻想破滅。所以,上週三晚的「兩陣對決」集會,我沒去。結果,對家一車車人載下來同你玩,最後變成鬧劇。他們是有心把事情膠化的,目的是要叫你的心麻木,令人覺得件事已經變成遊戲。

某君一語,道出我心事:「真正的大陸化,是要你們甚麼也不信任。」大陸情況的確如此,政府信不過,已是常識;傳媒和諧報導,也信不過;吃的、買的,一地假貨,商人市民間也互不信任。警察、醫院的荒謬事就更加了。總之,一個甚麼也信不過的地方,人人就「任意而行」。某君遂指出,香港也有這樣的傾向:市民不信政府、傳媒河蟹化、警察政治偏頗、議會淪陷……結果,就是人民下下要自己就出來發聲。

發聲,好呀!但似乎社運搞手永遠不想搞得成甚麼。上次反國教,目標很清楚,就是政府走出來撤銷國民教育科。今次撐 DBC,其原因是支持言論自由,反對政治打壓。行動是要爭取DBC 復播。我有點狐疑:雖然大家暗底裡都知道是政治打壓,但檯面上,那的確是商業糾紛呀。你想那集會有甚麼結果?黃楚標出來含淚道歉,和大班握手言歡?政府出面,改變營運合約,讓大班繼續有牌?大家只道撐言論自由,去集會,但對家才沒理由理你呢。

整過撐 DBC 運動,其實是 sell 60年代「人人為我」式溫情的。最早的 D100籌旗賣廣告,就像早年的慈善籌款;義播雲天,取「義薄雲天」之諧音,洋溢的也是那種溫情。不斷的道別,我也記不起有多少個最後一天了。那種不是「十八相送」式的送完又送嗎?廣場集會,溫馨大於憤慨,掌聲大過咆哮,這是當今的社運文化——要正能量、要欣賞、要和平。

這種溫情的確聚集了一班遊情又義的人。你會見到鄭家富攬劉慧卿,你會見到陳景輝和大班握手,你會聽到婆婆送金撐大班,個個故事都相當溫馨動人,集會變成了正宗社運唱大K,基本上是十八相送的末段,陪 DBC 等收台。他們看來沒有打算將行動升級,樓南光先生的絕食,被消費了;有情有義來撐 DBC的市民,他們也被消費了。結果,三天過去,bye bye,經過一次又一次道別,DBC正式結束。民間電台接力?說真的,沒有號召力呢。有網友收集了一些集會中振奮人心的萬能說話,摘錄如下:

  1. 「今日!有大家喺呢度!」
  2. 「呢度!有大家!」
  3. 「大家一條心嘅!係咪呀~~~~ ( 遞 mic 向公眾聽反應 )」
  4. 「我地!有大家一齊並肩作戰!」
  5. 「我!唔係大家嘅代議士!係大家一齊嘅努力!」
  6. 「我!(請自行補完) 今日喺呢度,同大家一齊 (請填上行動名稱)」….

容我無禮,這不是精神自慰是甚麼?還有,那首德國牧師寫的詩,甚麼「…最後他們來對付我,到那時,已經沒有人敢出聲了」那一首,已經被濫用。甚麼運動也以這詩作警號,這和基督徒濫用金句不是一樣嗎?我支持言論自由,但不等如我凡行為都要撐的。陳雲有以下的評論:

收到幾個私人邀請,去政府總部撐DBC。一次過回覆吧。我有簽名支持DBC恢復廣播,多一個自由電台好過少一個,這是我一貫的立場。DBC是投資失敗在先,官方干預在後。抗議式的電台,只能獨資及低成本經營,鬥爛命,DBC那種高貴模式,一開始就知道不行。當然,日後它改變模式經營,我也希望它成功。
至於集會聲援,就免了。原因:我不是獨孤求敗。還是那句老話,我對行動的要求很高的。什麼是絕食?絕食是要準備絕食到死的,才是鬥爭。什麼是政治集會?集會之後是有所行動,步步升級,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或者直至被政府打退了的,才是政治集會。

七一遊行行完就散,變化出集會式抗爭;但是,集會式抗爭,就是集完會就散。也許,正如某君說,我們真的需要新思維、新血。靠現在的社運企業,香港每一次的運動都只會是消了氣就算,政府繼續為所欲為。這樣,香港不會有真正改變的。香港,要有真正癲狂的激進份子,不搞溫情社運,下下重擊政府,下下要迫他們倒台,香港才有救。西諺說 you have to break the nose to fix it. 香港的社運,也有這樣的需要。

溫情社運,你們慢慢玩吧。

Advertisements

4 thoughts on “溫情社運

  1. 個人認為,今次撑大班只是給他有機會以大義之名收買人心,在將來作為資本搵錢 – 譬如加入其他傳媒或開設網台等等。

    過往DBC以言論自由之名,讓某些主持人攻訐某些政治人物或政黨,是為了收聽率而妄顧這些評論是否事實。 這並非言論自由。

    我不認為DBC可以與言論自由劃上等號。所以我也沒有到政總支持 DBC。

    1. 對於他幫泛民一點,我當然也相當老土他。而我也同意你所說, DBC 與言論自由並非等號。不過,這次政治打壓卻很有指標性,所以,態度上,仍是要撐。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