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森的前世:一定是鎖匠

今日,香港人明白了一件事:蔡志森反對同性戀,是因為肛交。

以前我說明光社的道德只有性道德,我錯了。

明光社的道德,不是性道德。他們關心是要插對的洞,他們的心智,仍再玩下圖的 shape fitting toy——一定要插進對的洞噢。插錯洞,就曳曳。我懷疑,恐懼肛交的人,小時候很規矩地玩這個遊戲。

蔡志森喜歡用滑坡理論去推斷一個道德淪亡的社會,我也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想像一個蔡式世界吧。

如果有一天,蔡先生掌了權,有權控制國民的性生活,那會是個怎麼樣的世界?性生活規管在一夫一妻之間是肯定的了,而且,很有可能會限制夫婦之間的性生活方式:夫婦肛交不可以!口爆當然不可以,口交也不可以!玩性玩具不可以!穿制服?不!可!以!基本上,根本不會有性商店。十年後,全國只允許用傳教士式,而且對於前戲有嚴格規定,有多個項目不能進行。最後,一切情趣被視為引人犯罪之舉,性生活只為了繁殖。這樣,就完成了蔡志森的鴻圖大業,聖潔了!那不是中世紀是甚麼?

如果,有一天,有對夫婦來跟他說他們幸福愉快地肛交,蔡先生會受不了的。他對人類的快樂不關心,他關心人類是否進對了洞。如果有前世,我懷疑他前世是鎖匠。唯有鎖匠才對lock and key 的配合那麼執著的。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