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 hate crime

hate crime,仇恨罪行,按維基的簡單定義,是指

「仇恨罪行是針對某一特定社會群組成員的犯罪行為。這些社會群組包括種族、宗教、性傾向、身心障礙、族群、國籍、年齡、性別、性別認同及政黨等等。仇恨罪行的形式除了因仇恨引起的犯罪行為外,還有被定義為犯罪的仇恨言論。」

再讀一讀黃世澤君在 2005 年(七年前)論 hate crime 和明光社。

當明光社在《性傾向歧視條例》爭議上,公開妖語惑眾之際,我近日因工作以至私務需要,正研究仇恨罪(Hate Crime)這個問題。在英美等地,一般都有仇恨罪的相關立法。所謂仇恨罪,就是基於對方政治信仰、種族、宗教、性別、性取向等等,作出歧視,並且公開鼓勵他人基於此等偏見,作出謀殺、恐嚇等諸如此類的行為。傳媒討論明光社的論點時,其實忽略了外國的反歧視法律,並非保障平權(Equal Opportunity)那麼簡單,更是為防止有人因為歧視,對被歧視的人作出憎惡、仇恨甚至暴力行為,是剛性的法律。明光社和傳媒並無搞清楚保障平權法律,與反仇恨的法律當中的區別,就混淆視聽,不知所謂,莫此為甚。由明光社這種組織的言論,其實香港應積極考慮訂立仇恨罪的法律。現時明光社的言論,正是佈下仇恨種子。一旦有人自以為正義,對同性戀者作出非法行動,後果不堪設想。另一方面,現時亦由於香港缺乏仇恨罪立法,令網上一些批鬥言論根本不受節制。現時香港的網上言論,幾激都有,什麼歧視性言論都有,全無界限。像近日香港網上那些攻擊欣宜的言論,在英美根本可以被控仇恨罪。因此,將《性傾向歧視條例》無限放大的人,實在只是視香港人為蠢才。

05 年的話,到今日依然適用!明光社對同志的仇恨,絲毫不減,而且變本加厲。他們每逢遇著同志議題,就走出來多多動作,又聯處又簽名,又多多曝光,其言論私文中滲出對同志的厭惡,實為佛口蛇心之輩。若有 hate crime,他們必然入罪,蔡氏可等著通櫃。若要收拾明光社,我本覺設立 hate crime 就可。不過,考慮到 hate crime 可能會成為廿三條的變種怪物,政府藉機收窄市民言論自由,所以我還是改變初衷,認為不立法比較有利本港的形勢。只是,明光社之流,真的要好可制裁他們。若果說絆倒人,使人對福音信仰生厭,他們絕對功高至偉。以傳播福音的角度看,我寧可擁抱同志,也不擁抱明光社。明光社完全傳遞不到基督信仰的核心:愛。

按黃氏之文章,「因此,將《性傾向歧視條例》無限放大的人,實在只是視香港人為蠢才。」而今日,他們連諮詢也視之洪水猛獸,他們簡直把香港人白痴。

不過,又有人反指,其實明光社也受 hate speech 所困擾。近來最明顯的,就是長毛。

明光社憎恨同志,但同時我們也很憎明光社憎同志。如果我們用同一把尺去量人,長毛,算是犯了 hate crime 吧(雖然他說出了很多人的心聲)。所以,hate crime 這東西,現階段在香港不好辦。言論自由比較重要。若你問我,要怎樣做才能對付明光社,我會說,等他們的膠論繼續激發香港人對他們的憎恨吧。當七百萬人都覺得你有問題,那就不是 hate crime 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