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滅貧」心切,議員提信逢迎

最近有網民在面書上貼圖,「表揚」食環署「盡忠職守」,對一個七旬的拾荒老嫗執法,立令她推走載滿紙皮的手推車,否則當垃圾處置。及後該網民出手喝停,食環才態度才軟化,但仍要求拾荒老嫗於四小時內離內。相片引起網民關注,大罵食環署無人性,更指政府「權貴任意僭建。窮人無法拾荒!」。另一邊廂,西九新動力油尖旺區區議員黃建新去信油尖旺區議會,指執紙皮行為受旅客投訴,令本港旅遊蒙羞,要求有關當局採取行動。信中黃議員稱拾紙皮為「違法、破壞道路潔淨和安全及影響本港旅遊業聲譽」的行為。該信亦被網民瘋傳,指其涼薄和趕絕市民。早前有露宿者之財物被警察視為垃圾丟掉,後來有人替他們打官司要求政府賠償,政府才賠二千元。

以上的事件不是個別事件,而是一種執法風氣。政府視城市街道之形象重於民生,要肅清街上一切不順眼的事物,此乃清潔之矯枉過正——潔癖。在這種城市潔癖下,衛生成為一種信條,人被分類為兩種:潔淨和不潔。而這種分野,卻有趣地是按經濟分類的:在香港當前的處境,遊客帶來消費,他們帶來收入,所以就算他們在在街上、車上拉屎,他們還是衛生的,他們還是潔淨的,是香港人要服務他們,為他們執屎。反過來說,七老八十的窮人,他們沒有生產力,他們的行動惹來遊客的不安,所以,他們不應出現在街上,他們就「影響市容」。窮和老,在當今香港彷彿原罪,香港在這種風氣下,看來,香港遲早要實行《猶山櫛考》法,把長者送往一處等死。香港政府的「潔癖」還不只在市容上,還在市民意見上,由 DBC 到城電發牌,各式政治檢控,再到近日高官、京官的說話,我們知道,他們逐漸不容我們說話。他們要整理的,不只是市容,還有城市中不同的聲音。

城市衛生固然重要,紙皮亦的確礙眼,但網民憤怒的,是政府執法「大細超」,傾向權貴、顧全大陸、欺善怕惡、恰小市民。我們見盡政府對陸客的種種行徑包容,包容他們的屎尿,包容他們搶奶粉,包容他們炒貴香港的樓;但對香港自己人,政府卻視之與敵,動不動就出手對付示威者,向無力頑抗之老婦執嚴法。香港人眼看城市一點一滴變得荒唐,怎會不憤怒?

話說回來,可恨的是那些議員,他們在選舉時甚麼也講得出口,說甚麼老人福利,甚麼「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千方百計騙了一車一車老人選票回來,選到後就反轉豬肚,竟要求政府有所行動去杜絕老人執紙皮。將心比己,有誰想到老還幹這種粗活?每日賺十元八塊,不夠買盒飯還要遭食環騷擾,這是怎樣的一個城市,你告訴我。說到老人福利,又要講「長生津」,大家知不知長毛為甚麼拉布?是為了免入息審查,個個長者有津貼。詳細技術在此不談,我也不是說長生津能解決一切問題,但讓老人家多幾個錢,總會少少幾個長者要拾荒求一餐吧。

人們懷緬殖民地,其中一樣,是那看起來較有人情味的政府吧?

598405_10151559228333642_654786383_n 151080_10151369462634783_213196355_n 820_10151219204939934_1807678484_n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