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宗教論「佔領中環」

戴耀廷教授自言佔領中環有宗教性,在下就嘗試將基督教的框架放進佔領中環,看看兩者的異同。最重要的比較都放在下列圖表,大家可以參考一下。

佔領中環 基督教
戴耀廷 教主
真民主 真理
佔領中環 參與宗教活動
游說人加入 傳福音
參與者 教徒
預演/排練 信徒培訓
契約書(行動綱領) 聖經
承諾參與 決志(不完全委身)
簽契約書 洗禮意義(公開作見證)
簽契約書儀式 洗禮儀式
六四七一 純粹聽道(欠委身)
雙普選 天國的降臨
被捕 受迫逼
集體自首 集體自願受迫逼

除圖表外,以下是在下的一些觀察。
「佔領中環」這方法一經使用,就能迫使政府讓步,實行真普選。這個「帶著應許的行動」,其實和福音的本質相似。戴教授本身也以「傳福音」來比喻自己游說不同的人。然而,這福音早就有人提出過,亦有人嘗試實行,只是執行失敗。戴教授的貢獻,就是「將隱藏的真理解給世人」,將事情梳理整齊好,並提出仔細的行動綱領,所以,稱他為教宗,實不為過。佔領中環這個「真理」的原初版本,就是原教旨,就是戴教授的第一篇文。原教旨很簡單,就是講有1萬人肯承諾佔領中環,就是一枚核彈,就能迫政府承諾真普選。這條簡單的原教旨一投下,激發了很多人參與討論。愈多人討論,簡單的原教旨就開始變得複雜

事情不到兩個月,不同的「宗派」都應運而生,有些人認為「不可以騷擾秩序」,有些人想立刻開始籌備,有些人不想簽紙,有些人覺得不用自首……在不同的對談、訪問中,戴教授「對著甚麼人,就做甚麼人,為要得著那些人」,泛民有泛民的意見,長毛有他的意見,陳雲也有他的意見,不而一足。在戴教授心目中,他是希望「合一」的,就是不同派系的人都同一陣線,一起按他的綱領行動。但觀乎情況,事情已經變得複雜,統一行動的可能性變低。這和基督教的發展很相似:自耶穌之後,基督教遍地開花,大家各有各演繹。要怎樣達到戴教授期望的合一,那是一個很傷腦筋的問題。也許,合一以甚麼既定的形式出現,至今也未可知。

另一個關於基督教的類比,是「祈求對象」的問題。在基督教的觀點,真理來自神本身,應許天國降臨的,也是神自己。而佔領中環則完全是另一個故事,參加者不是祈求神的應許,而是迫「魔鬼」讓步,兩者產生出來的 mentality會完全不同:佔領中環是和魔鬼談判,所以一定危險,而且是對抗性的。這分歧帶來更大的分野,就是,不能用「靈修」的角度去看佔領中環。

我說不能用「靈修」的角度,這點要說明清楚。雖說屬靈人凡事皆可拿來靈修,但我這裡指的靈修,是指內省一路的靈修,即係默想「每個人心中的中環」、「佔領中環不只為爭普選,更希望港人重新懂得互相關懷、重整人心」、「重視參加者在過程中學習民主精神,行動後亦可把精神延續到日常生活」這些論調,完全是把整件事看成周末去農耕一般,是陶冶性情的活動。Come on,大家的對手是魔鬼,而不是上帝呀。要用屬靈操練的觀念看,至少也要當這是一場「屬靈爭戰」呀。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