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異.之鋒.freudian slip

原載《熱血時報》真理至上專欄

歧異(ambiguity)是指未定義或定義不清楚而沒有明確涵義的單詞、術語(term)、注釋或觀念。如果一個單詞、片語、句子或其他的表達方式擁有一個以上的解釋,就是歧義的。歧義有別於模糊,模糊是指某個概念難以清楚界定;歧義則可透過定義化解,定義通常取自標準定義、詞典或普遍知識。

以下為一例:

黃之鋒面書

「哇……佢既另一面 xDDD
2:53 毓民點睇香港既愛國教育/國民教育,到底點樣定義自已係中國人」

此語一出,一派網民嘩然(包括我)。此語的歧異出在「另一面」。當下,網民們立刻猜想「另一面」究竟是哪一面。從黃之鋒的文字,我猜想那是指黃毓民支持國民教育的一面。此解釋推演下去,不難得出以下結論:「反國教的黃之鋒暗串毓民撐國教」。後來,黃之鋒知道事件鬧大,後補一個解釋。原來,另一面是指

「黃毓民以溫柔敦厚的態度在兒童節目大談國民教育,和他平日聲嘶力竭鬧人的形象非常不同,因此我稱這為黃毓民(在議事堂/遊行集會外)的另一面,希望人力支持者別戴有色眼鏡,自行幻想敵人。」

經過解釋,歧異消失,黃之鋒並沒有暗諷黃毓民。事情,真是如此簡單?我們要問,原初的 status 產生歧異,所謂何事?坊間有兩種截然不同的解釋。

  1. 無意論:黃同學用手機 share 短片,只能片言隻語,產生歧異時不小心。
  2. 有心論:黃同學刻意模稜兩可,進可攻、退可守,玩弄語言偽術。

有心抑或無意,我們都不能有真正答案。反正,有心做無心做都會告訴你他是無心的。所以,餘下的,不關黃之鋒事,是我們此等旁人怎樣閱讀事件。我告訴你我怎閱讀。

黃之鋒在反國教時得到好名聲,除了是他年少有為,帶領運動,更是他每次發言都恰到好處,有理有據、不卑不亢。是故,他是學民思潮的發言人。無論他喜歡與否,他的面書,已經不是一個普通人的面書,他的言論舉足輕重,這是客觀事實。此外,這事也被 share 到學民思潮的面書頁,所以,已經不是個人失言,黃之鋒是以學民思潮發言人的身份失言。在下不會認定黃之鋒是老謀深算地要 share 這段片,然後精心計算要怎麼說話來炒作的,這樣太妖魔化黃之鋒了。更近似的可能,是「弗洛伊德滑」(freudian slip)。無既,黃之鋒唔鍾意黃毓民,呢個唔係咩秘密,但佢唔會蠢到宣之於口咁傻仔既。佢依家群d咩人,大家有眼睇,一班自命社運菁英的社運功能組別代表,他們喜玩弄文字,語帶相關,指桑罵槐。所謂近朱者赤,之鋒染了此等妖氣,學了這種淫巧,絕不為奇。他叫人力支持者「不要幻想敵人」,就是沾了此等不分是非的膠語。你學了甚麼民,就產生了怎樣的思潮。說話陰陰濕濕,左扭右扭,一個雙輝的鳥模樣!

「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太五37

你沒唸好嗎?趁早回轉,還能保存一顆赤心。

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

你沒唸好嗎?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