殉道與鳩做

為信念而犧牲者,殉道者也,自古就有。遠的,有蘇格拉底、有溫泉關戰役的三百勇士、屈原,近的,有日本的神風特擊隊、西藏僧侶。而基督教,更是盛產殉道 的。耶穌自己就是一個,而初代使徒,大部分也是殉道而死的。二千年來,為了信仰而從容就義的人,不計其數,到近代也有。有說殉道者的血是教會的種籽,雖然過份浪漫,但也不為過。耶穌形容,誰要失去生命,就必得著生命。殉道者,無論如何,都是偉大的。殉道者的道德感召力,是為信念義無反顧的勇氣,他們是光榮的失敗者。他們的犧牲,會引起更多人追隨真道,換來更大的勝利。

可是,世上也有殉道者情結(martyr complex),他們渴望犧牲,渴望迫害臨到,甚至,愈受害、愈興奮。心理分析顯示,殉道者情結多數和受害者情結(victim complex)有關,極端的殉道者情結更是被虐狂(鬼畜受!),也可能是隱蔽的禁慾主義或補贖心態。

話說回頭,殉道者的道德感召,不是靠傾靠講,是靠做出來的。他們首先作了犧牲,然後激發更多人。殉道者犧牲的,是自己的性命,他們決不會要別人陪葬。事實上,他們的犧牲,正盼望著不用再有人犧牲。

近日,「鳩做」一語攻佔面書,大家都談鳩做,然後又有「鳩坐」、「鳩講」等語。鳩做一語出自黃洋達,不單指為做而做,更指做了出來反而會有損民氣的行動。鳩做和殉道,表面看相似,但有一點是不同的,就是信息。殉道者的犧牲必然是為了傳遞一個信息:他們相信的真理,而這個真理會激勵更多人。而鳩做者,則只是為了獲得殉道的光榮,找些事幹,作一點點的犧牲,賺取光環。真正的殉道者,不輕生,非到必要時,他們不會貿然犧牲。

還有,要怎樣判斷一個人是殉道還是鳩做呢?我記得,有一首詩歌,叫「十字架的道路,殉道者的生命」,有人跟我解釋,一個真的殉道者,不是單單衝去死就可以的。殉道者在活著的時候,都要讓人見到他一路都是一個信仰認真的人,他的殉道,才有感召力。一個人忽然殉道,只會被人話柄。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