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學生籌款悲歌

想在主流基督教做傳道人,就要讀過神學。(我知呢個世界有 exception,暫不談)很多人都想知到讀神學究竟係咩一回事。此事,在下娓娓道來。

香港主流的神學院有十三間,其中,崇基神學院在中大之內,其他十二間都是獨立存在的學院。神學院的本科主要提供幾種學位:神學學士(B. Th.)道學碩士(M.Div)神學碩士(M.Th)教牧學博士(D.Min)。有些神學院也提供基督教研究碩士(M.C.S.)的學位、和其他種種不同的文憑、證書,但由於本文主要想討論和牧會有關的學位,故略過不談。MDiv 和 MTh 都是碩士,它們有甚麼分別呢?MDiv 是學術、實用並重的學位,而MTh 則是專門研究的學術學位。即係話,要讀上去拿 PhD,要由 MTh 讀上去。一般的MDiv 再讀只係會變 DMin,雖然係博士,但不是研究博士,是行業內的專業資格(情況有點像醫學博士 Psy.D.)。一般教牧同工唔想搞學術,都唔會讀 MTh,MDiv 再駁 DMin 就功德完滿。牧會的最低要求是 BTh,有些教會會因為學位而有更好的待遇,有些教會要求按牧要有 MDiv 學位。btw,MCS 一般不當是做傳道人的 master degree,要「入行」,拿個M.Div. 穩陣。

要入神學院,客觀上要有三個條件:教會推薦、通過面試、交到學費。神學院通常只會對申請者的洗禮年資有要求(例:洗禮滿兩年),卻無規定一個要有咩事奉先入到神學院。所以,教會的推薦來得很重要,神學院信任教牧的推薦,確定一個神學生不是玩玩下。在香港的環境,一般而言,教會和神學院會看一件事,就是申請人是否全職事奉的呼召。有呼召又能顯出相應的表現,同常就能獲得推薦。

面試分筆試和口試,筆試主要是測試語文能力,和聖經知識。基本上,不太離譜都會過關的。而面試主要係睇下個人待人接物,是否認真成熟。again,只要不太離譜,通常都會收的。

讀神學的學費和大學差不多,$30000-$40000 一年走唔甩。我相信香港主流教會的共識,就是認為金錢不應成為讀神學的攔阻,所以,神學院通常都很願意幫助神學生,減學費呀、甚麼津貼呀,幫得都幫。不過,神學院其實很多都很窮,所以幫得你黎,自己都唔掂。所以,就算減,神學生都要自己搞掂大部份。神學生的學費,主要都係要自己搞掂,而學費來源有三:自己、教會、親友。

有些教會為了鼓勵信徒全職事奉,會在經濟上大力支援神學生,有教會會全數支持,有些會部份支持,有些教會則很______,美其名要神學生經歷神,所以一個仙都唔俾,由得d 神學生「平平安安的去吧」。有些神學生本身有積蓄、投資,所以可以自給自足,做幾年 fulltime 學生,但按我觀察,要有如此經濟能力,通常都年紀較大,他們可能有物業、有儲蓄,所以就能輕鬆讀書。

入正題了。

其實,經濟環境比較差的人,讀神學的阻力很大。未到 30 歲的、長期在基督教機構事奉的,其實他們很適合進一步讀神學,也有很多是想進一步事奉主的。可是,他們但正正他們就是沒有經濟條件讀神學的一群。教會青年幹事啦、社工仔啦、機構同工仔啦……這類人之中,很多都想讀神學的。而現實上,他們卻很難順利入神學院,點解?父母退休在即、準備籌劃結婚、未還完學債、生活艱難無積蓄……

sosad.

結果,神學院的平均入學年齡很高,好像已經是 37 歲了。在下絕對無意冒犯比較成熟的神學生,我只想指出,平均入學年齡高,可能反映年輕人很難去讀神學,而原因,是生活迫人呀。比較成熟去讀有好處,人比較成熟點。但比較年輕去讀,事奉年期會比較長,不也是美事嗎?有一次,一位師姐來跟我說:「陳到,我畢業的時候 40 歲了;但你畢業才 28 歲,到你 40 歲,如無意外,你已經牧會 12 年了。」

我讀神學的時候,受過無數的幫助。送電腦、送物資、請食飯、現金……有好些前輩都叮囑我,要幫助後來的人,一代一代幫助神學生。是的,神學生很需要經濟上的支援。

順道作一點分析。

教會,由領袖塑造;領袖,由神學院而出。神學生的 profile,間接影響教會有甚麼領袖。試試這樣想。如果,一個神學生,是位經濟穩定的中產,他們經歷幾年神學訓練,也不會脫離這種 social class。帶著這種 social class 的思維去牧會,教會會變成怎樣?如果,大部份神學生都是經濟穩定的中產,香港整體教會,又會怎樣? I don’t have answer, i just throw a question.

Advertisements

13 thoughts on “神學生籌款悲歌

  1. Very true. 呢句正到無朋友:「有些教會則很______」。

    師姐不必洩氣,佢做多你12年人,hopefully嗰尐人生經驗/工作經驗對牧養工作都有益有用。我其實prefer尐傳道人唔好太細個太少「世俗」人生/工作經驗,但我尊重上帝對人有不同的timing,如果年輕人一早被呼召獻上大好青春(e.g. 做釋經或學術工作,真係早尐開始好),只因為$而搞唔掂,真係 shame on the church.

  2. 咁想讀又唔使咁灰既,有d神學院/教會/總會有得借錢架,借學費借生活費,讀完搵皮四至皮八(視乎學位),慢慢還好易啫。

    至於結婚囉喎,仲易!男神學生超搶手,而且香港教會普遍中產,自己教會搵唔啱,實習教會幾間實有啱喇掛,搵個合神意又合荷包既姊妹容咩易呀!外父外母見係男神,樓呀車呀錢呀咩都比啦,吓話?!

    – 幾十年前,好多教會有獎學金比d年輕人去外地(eg.台灣)讀神學。就算係本地,都奉行半工讀,因為當年「窮傳道」人工超低,冇人肯入行。
    – 廿幾年前,好多教會幫神學生交晒學費,本地d神學院都有唔少獎學金,因為傳道人工都係低,少人肯入行。
    – 98年金融風暴後,香港人首次面對通縮/栽員,好多人去讀神學,因為幾乎係「就業保證」「鐵飯碗」,每次大圍經濟唔好,神學院就收生收到爆,教會就突然一堆人申請攞學費,係教會都縮啦!

  3. 即係中產人士先有條件去讀神學, 而讀完後係牧會期間又用返中產思想去待人接物, 而且因為身份關係又極度自信, 做唔掂呢度做第度, 返去世俗中又搵到食, 左右逢緣
    教到下一代信徒都係咁

    但係初代教會果種破釜沈舟嘅氣魄(信心)已經失傳

  4. 見到妳的文章的分享,欣賞妳嘗試從不同角度看「讀神學」的眼光,也同時謝謝妳讓我看到現時神學生所面對的情況。

    但同時,我也想回應「讀神學」的一些問題。
    縱觀香港的教牧界、聖經中事奉神的人物生平,我看到事奉神的年日,相對並不是最重要的,反而是事奉者的成熟程度與素質、心志才是當中的關鍵。見過部份「直升機」型的傳道,對教會的影響才真的大呢,畢竟這是生命影響生命的工作。我曾見過不少年輕傳道以「打份工」的心態來牧會,遲到早退不在話下,更會在活動中忽然消失。其實,若能透過追求讀神學的過程磨練心志,又有何不可?畢竟,讀神學只是「學神」的起步而已。(林德皓的「神學就是學神:沒有終點的旅程」,是本不錯的書,推介每位神學生/想讀神學的人也可一看)

    (當然我不是反對人趁著年青去事奉,但我想指出的是蒙召者需透過尋找的過程,更深、更清楚這是出於神、出於自己,還是想逃避面對社會?而真的不是每人也適合踏上傳道的路,可能有時候留在自己的岡位工作才是最好的服事)

    而以上提到的種種經濟問題的重壓,我相信對當事人來說是真實的,但我更相信這是一種心智的熬練,讓被召者更認真、更現實地考慮這條「窄路」。若他的「呼召」是真確的,那從生命而來的聲音,經時間沉澱後,必會趨迫當事人不得不放棄一切,跟隨主。看到一些名牧的見證,讓我更相信經濟上、生活上的困難,更能磨練一個人事奉主的心志,也會讓神的僕人更能彰照神的榮耀。(可以參看梁廷益牧師的《成為神蹟》,滕近輝牧師的《都是恩典》)

    我所考慮到的,只是回應神的人其中的一種情況。
    但我亦同意,供應太豐富反成了我們墮落的理由,豐富讓我們忘了當初為主受苦的心志。「生於憂患,死於安樂。」孟子

    1. 謝分享。在下絕對無意貶低任何年齡開始事奉,無論咩年齡做,都係有辣有唔辣。在下只想指出 80=90 後面對的困境矣。

  5. 一個銀兩個面。一個人今天是中產,不代表他昨天也是。生活數十載,歷經上帝的考驗。然後被呼召讀神學。事奉不在乎長短,耶穌正式傳福音只有3年,影響萬千生命。重要是我唸神學的是否清晰自己在做什麼。個人認為,今天帶職事奉比全職事奉更實際。前者比後者挑戰更大,沒有後者的坐落舒適區,沒有同一價值觀的一群,如何面對,是否真的要有mdiv mth才能應付?其實只靠上帝。

    1. 我覺得全職與帶職事奉其實不可互相比較,兩者不論處境及性質均相差太遠。若然硬要比較,老實講,如果教會蒙神保守,咁可能牧者真係好「舒適」,但現實不然,教會本來就是罪人集中地,雖然說是受同一套信仰教育,但不一定有同一價值觀。教會更是一困獸鬥之場,通常在這種「出事」情況下,傷得最重的是牧者,但牧者不可能逃避不面對,反而要深入事情當中。難聽點說句,在外工作不開心,拍拍屁股可以走人,在教會,難道傳道人可以說「神感動我要離開」就走人?不然,保羅何須留下如此多書信?又怎會出了陳到這人物?牧者有苦是自己及上帝知。(立場申報: 準備做神學生)

      1. 請問,陳到那等是什麼人?(°_°) 當今傳道人,已經鮮有以前那種一間會牧到老的心志。離職的原因也很實際,連屬靈原因也不堆砌了。

      2. 不明「為何處境與性質相差太遠」,
        首先教會就是我們,無論在四度牆內或牆外,都可稱為教會。處境怎會不同?!
        第二性質也是大同小異,每逢我們相聚、主日崇拜是為敬拜、認罪、代求、接受教導和祝福等,從中支取力量,進入世界與魔鬼爭戰。教牧與教友如是。
        只是今天大部分的教牧與信徒,前者只做被動式的牧養,有人進入求助,便提供服務。鮮見牧者主動走出建築物,進入職塲,接觸、認識和進深了解信徒面對什麼而施予關懷、祈禱服事及支持。再在主日講壇上以聖經教導而鼓勵信徒實踐出來。後者就扮演星期日的基督徒,甚至誤視四度牆的硬件建築為會所,牧者是會所經理與招待。雙方客客氣氣地離開。又踏進星期一,世界觀漸漸地侵蝕我們,多少信主的都順從了世界?!
        第三世界本就是罪人集中地,教會是認知自己是屬上帝的罪人們。只要他們認信,教導他們會慢慢聽亦慢慢接受,因為上帝的靈在我們中間。我們是絶對應有相同價值覌,只我們有否高舉⋯愛、公義。
        第四我們若重視耶穌給我們的大使命,「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上帝的名給他們施洗,直到世界的末了。」沒有一個不受苦,不作犧牲的真正基跟隨者。摩西、先知們、耶穌、保羅(是帶職事奉的)、彼得等先賢都為上帝受苦,不限於什麼崗位。相信閣下弟兄或姊妹未曾認識或質疑有那些被召在職塲見證上帝的信徒。傳道人也真有離開的,不是神感動,而是他一直以來都認為自己絕對能勝任牧師,事實他欠缺的不是能力,是謙卑。不投機者,也有跳槽,不也奇怪呢。
        最後,牧者與信徒只要肯突破舒適區,求主擴張我們的境界,盡自己應有的份,世界得以改變,上帝的國降臨。作為準備讀神學的閣下,願主自啟示你,祝福你,阿們。

  6. 什麼是主流基督教會、主流神學院?主流是什麼?
    是在一個社會中被大部人認同的?
    在現今世界各地的社會中,低下階層、貧窮人仕就是大部分的人了!教會亦然!
    不是大部分的教會都是中產以上吧!有中產人仕的教會,大部分的會眾都是基層吧!
    何況,教會絕不能遺世獨立!因教會也就是在社會中間呢!
    社會上、教會中大部分的人不知道自己可以表達、知道的又不敢表達、肯表達的又可能表達得不好!「就像我!」能去花時間和有能力作研究、拿出數據來支持自己所表達之言論的人又不多!因此就餘下那些「有能力」的人作為主導?這就是今天社會和教會的主流嗎?
    再說神學教育,門徒的事奉不就是跟隨耶穌,耶穌做什麼、教什麼,門徒就學什麼!做什麼嗎?他們學的做的,不就是現在我們讀的聖經中所記載的嗎?
    他們大部分不是無學之民、是在社會中很基層的工人階級嗎?「當然,有學識也是無防的!」而且他們的學習、實習和事奉!不是都在貧窮人和罪人中間嗎?他們才是最懂得有需要的人,也是被有需要的人認同和有安全感的牧者呢!「他們不需要有執業資格和證書學位吧!」
    耶穌也是啊!耶穌不是除了自己一人去祈禱的時候,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有需要而又被忽略的人中間傳道、醫治有需要的人、使人在罪中被釋放、重得自由…嗎?
    初代教會,他們的事奉不就是跟隨耶穌的腳蹤行嗎?
    現在期望事奉主的,必須是有學識的人仕,他們要讀書到某個程度,被承認、被推薦、有足夠的經濟支持!還要考試、筆試和面試都要過到關!之後是三年或更長的時間!若順利畢業又到找工場,可能又要被承認、被推薦…?才可以在教會這個「地方」作傳道!之後又要等若干年,到這「地方」的有資格人仕「會員」認同!才能被按立為牧師!
    「試問,他們真的還明白有需要之人的需要嗎?還是根本就沒有時間去想!能完成面前的一關又一關,拿到了執業的資格已是大幸啦!」
    很長的時間、很艱難的旅程!這可以是好的!但是這就是跟隨耶穌的腳蹤行嗎?
    33年多在耶穌被釘十字架之前,祂一直都是在祂所愛、所願意捨命拯救的人群中間服侍!跟隨祂的人也如是!他們看到耶穌所看的、故此他們做耶穌所做的!
    他們從未有過一張證書、一個執業資格!他們被選召到離世,都只是一個蒙恩的罪人而已!他們從未經過學識的審查、通過道德的判斷!這一切耶穌都知道!即使彼得、約翰、馬可、保羅…等等!祂是在他們還作罪人的時候、就愛他們、呼召他們、使用他們的了!耶穌不單愛他們到底、也信任他們到底、用他們到底!因為去愛、去信任、去使用是由付出的一方負責的!我再說,是耶穌負責的。
    這世界有太多的需要、我們郤有太多的顧慮!
    這世界有太多人在掙扎呼叫、我們有的只是在溫室中的道理!
    這世界每天都有人,未信主就死去!
    我們卻很長時間才開一次會,還不能共識是否要差遣工人前去!
    世人期望得著真平安、我們連信任神所呼召的人,都缺乏安全感!
    很多人期望得到真正的自由、我們郤自由地選擇被一大堆要求限制!
    「明白」聖經的人、有「神學」學識的人越來越多!能明白有需要的人、在有需要的人中間、具體幫助他們的人!我見,是越來越少!
    站在關卡前的人越來越多,他們更會加上自己的傳統、文化、習慣…!這些甚至有時會跨越了真理,成為判斷的準則!使能過所設關卡的人越來越少!
    今天,若然耶穌想報讀神學院!或在教會前求一個事奉的機會!
    恐怕被錄取、被聘用的機會也很少!
    祂沒有錢!祂不被承認、不被推薦!更常常向當時的「聖職人員」挑戰!
    祂不按章辦事、祂只聽從天上的父!而「聖職人員」總是期望把祂的想法扭轉!
    不然,就把祂釘在十字架!因為耶穌所言所行都不是當時的「主流!」

  7. 你好,想問你認識信義宗神學院我林德皓博士嗎?我發現很少他的資料,我拜讀了他的著作,希望可以有聯絡他的方法可以進一步請教林博士,謝謝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