稠密描述 thick description

稠密描述,或譯厚描,是一種人類學研究的方法論。厚描的相對是薄描,以下我先示範一下兩者的分別,再作解釋。先來薄描。

某君起床,去洗手間,刷牙,然後更衣。

以上就是薄描。再來厚描:

鬧鐘響起,某君覺得震耳欲聾。他掙扎著,找了很久才找到鬧鐘。他一碰,把它弄倒在地上,鬧鐘繼續響。「死蠢!!!」他一面摸著找鬧鐘,一面一叫。然後他踢開那張厚厚的綠色毯,那張他本應只在冬天用的毯。他懶懶的噠步到了洗手間,但他的膝蓋卻撞著門框。他找不著燈制。他終於開了燈,但那一閃一閃的燈,並不讓他覺得更好過。每次進洗手間,他都會咒罵說…….

大概就是這樣。你會問,下?乜原來厚描只係講得詳細d 咋,車~~唔係咁簡單既。厚描大量加入細節,在跨文化研究當中,這方法大大增加我們對另一個文化的理解,我們可以看一個群體看得更仔細,有機會窺見其喜惡、價值判斷等,可以較為深入細緻理解一個群體。作為研究方法,厚描比較能夠發掘群體的動機、想法、感覺,和群體的種種細節。

“Thick Description tries to rescue (extract) the meanings, actions and feelings of the people or phenomena we are observing In focussing on “meanings” it lies at the heart of qualitative, non-positivist methodolgy” Denzin (1989)

厚描本身不是解釋,而是提供更多線索去解釋。我們大抵明白,用很少細節想吹到好大、解釋很多,是危險的。而若果我們對事情掌握夠多,則我們才可以有比較像真的解釋。

厚描的另一個重要觀念,是盡量投入第一身角度去詮釋文化,而不是以異文化解釋當地文化。

好了,書包拋了,究竟我想講乜?

基督教研究其中一環是重構聖經時代的文化歷史,即係例如我地想明白多一點保羅書信,最好是知多一點當時的背景。知得愈多,能掌握真相的機會愈大。所以,研究第一、二世紀的近東文化,深入當時的教會處境,相當重要。以上的厚描理論,旨在指出我們要有足夠的觀察,才能得出良好的詮釋。只有「蛛絲馬跡」是不能拿來立堅實的理論的。

例如,影音使團找方舟就是了。他們只有薄描,就想造出厚詮釋。結果,就只換來厚厚的面皮,和薄薄的支持。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