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berband: 一個香港故事

七一巨蛋騷的焦點,是 Rubberband(下簡Rb)。當大家知道他們要站維穩騷,大家都珍惜這一隊曾為國民教育站台的樂隊,大家嚴詞斥之,希望他們回頭是岸;到後來,Rb 決定在台上「玩野」,在敵人的台上講自己的信息,大家口風轉了,少了苛責,多了同情體諒;到他們真的站了上台,和對岸的民陣訴說著差不多的反政府訊息,大家又覺得他們很爭氣,他們的地位立刻提升了;最後, TVB 把他們的說話刪掉,民意更加同情他們,他們由開頭被痛斥,變成了正義之聲,最後更得在民陣站台。這一場風波,其實是一個典型的「香港打工仔故事」,一個香港人會深有共鳴的故事。

一個打工仔,俾迫做自己不想做的工作,於是決定玩野,在 presentation 那日安插反叛信息,既做了工作,又洩到忿。到了 presentation 當日,計劃如常進行,但轉播卻遭公司另一個擦鞋仔破壞。此情此景,身為同事一定同情,放工後加入大隊唱k,並英雄式地歡迎他歸隊。

由此論之,香港人都代入了這個故事,他們一味鬧「大老闆」鬧「擦鞋仔」,卻沒有人再去質問那個員工。還有甚麼好質問?他已經盡了力,在他可以做的範圍反抗,唔通你想佢無左份工咩!對了,這就是香港抗爭的精粹了。「我盡左力啦,唔通唔搵食同你癲咩。」香港人的抗爭,一直是小員工向大老闆做小動作。

這個比喻不是叫人辭職搞抗爭,這個比喻只想指出,香港的抗爭,應該換一種心態。我們不應再看大老闆的面色,不是搞小動作,而是完全把「老闆員工」這個心態拋棄。政府才不是老闆,政府是服務市民的機構,每一個香港人,都共享香港。「全民制憲」運動,就是要奪還香港人的自主,香港的遊戲規則,由香港人定。

說回 Rb,他們為了生計,一定要上台,這一點筆者可以體諒同情。耶穌說「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人只能有一個忠心對象。在下姑且當民陣的台是代表人民吧,Rb 兩邊都站,是說不過去的,這叫做又要做吃兩家茶禮。但既然站了維穩的台,就是沾了屎,我不明白為何民陣可以完全接受一隊剛剛沾了屎的人,一點悔意也沒有地走上台。是臭味相投,還是政治敏感度不足?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Rubberband: 一個香港故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