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的「粗言.慰語」

*內含示範用粗口,敬請留意*

大家都知道,耶穌雖然係相當謙和,但他也有發怒的時間。經典場面,當然要數他在聖殿掃場,打翻兌換銀錢之人檔口。但今次,主要是講耶穌用粗言穢語。你說,下?無喎,耶穌都無問候人娘親,無講性器官,也沒有咒過人全家等等,而且,他是全然聖潔的,他又怎會講粗口呢?的確,在今時今日的廣東話語境,耶穌沒有講粗口,但若閣下以為,只有我們慣常定義的粗口字是才是粗口,那麼你這鳥人便太膚淺了。

粗口本來沒有一個定義,但應乎合以下條件:第一,這個詞必須有冒犯性,「桌子」、「樹」當不了粗口,因為冒犯不了任何人。不過,在當今香港,罵人做事很「民建聯」,是冒犯。第二,咒罵詞需要夠冒犯性,不能太溫和。第三,該語句必須觸犯一項禁忌,把任何一樣被視為私密的活動拉到公眾領域。第四,咒罵詞必須有意造成聽者的震驚或憤怒或不自在。第五,該字詞必須實際存在。不能隨便 make up 一些語音當咒罵。第六,僅僅「實際存在的東西」並不夠,它必須是眾人廣泛同意為「粘濕噁心的東西」。(reference source) 在香港,真正在法律定義下的中文粗口只有五個字,其他的,均為不雅用語。可是,何謂攻擊性、何謂不雅,會隨時代轉變。舉例,「放屁」本來也是用來罵人的,但今時今日,這詞就不是甚麼回事了。

在討論耶穌的粗口之前,再談一個現象。直接的粗口太刺耳,所以很多時候,粗口會有委婉語替代。例如,用「PK」、「燒你數簿」、「打救你」、「臭4」等,全部避開直接攻擊。所以,當我們考慮粗口的時候,不是單考慮某些字彙,而是應該從整個語境考慮。例如,曾蔭權曾經講過「我不想跟人『狗噏』辯論」,雖然隻隻字都能入文,但其實際語境根本就是在說粗口,只不過,他用了諧音。反過來說,有些語境,雖然是用了粗口,卻沒有冒犯之義,例如袁崇煥的「丟那媽,頂硬上!」。所以,情況是,粗口和被冒犯兩者,其實沒有必然關係。講了粗口,未必冒犯到人;沒講粗口,卻可以更令人覺得難頂。例如,陳茂波講「行公義」,就難聽過粗口了。

好,入正題。

耶穌,在聖經中,多次出言冒犯人。經典例子如「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好像粉飾的墳墓……外面顯出公義來,裡面卻裝滿了假善和不法的事…你們這些蛇類、毒蛇之種啊,怎能逃脫地獄的刑罰呢?」(太廿三27-33)耶穌又會特登講屎的,例如「鹽本是好的;鹽若失了味,可用甚麼叫它再鹹呢?或用在田裡,或堆在糞裡,都不合式,只好丟在外面。有耳可聽的,就應當聽!」(路十四34-35)你可以說耶穌沒有講粗口,sure,他沒有講當代廣東話語境的粗口。但我們可以從文本判斷,他有冒犯之意,甚至是刻意冒犯。至於「堆在糞裡」一段,他明明可以用比較文雅的「堆在垃圾之中」,但祂就係要講屎!新約尚且如此,舊約就更加厲害了,我們讀一下神所喜悅的大衛王的詩:

109:7-15 他受審判的時候,願他出來擔當罪名!願他的祈禱反成為罪!願他的年日短少!願別人得他的職分!願他的兒女為孤兒,他的妻子為寡婦!願他的兒女漂流討飯,從他們荒涼之處出來求食!願強暴的債主牢籠他一切所有的!願外人搶他勞碌得來的!願無人向他延綿施恩!願無人可憐他的孤兒!願他的後人斷絕,名字被塗抹,不傳於下代!願他祖宗的罪孽被耶和華記念!願他母親的罪過不被塗抹!願這些罪常在耶和華面前,使他的名號斷絕於世!

精彩吧?舊約還有各式各樣先知的審判語,很多都辛辣非常。用當時的語言來說,聖經可謂充滿了粗俗的用語,甚至是髒話。不過,無論耶穌也好,大衛、先知也好,我們只要看上文下理,就知道,他們用的所謂粗俗語言,其實言之有物,耶穌為了要打破法利賽人的虛偽,在言語上絲毫不退,步步進逼,最終惹來殺身之禍。大衛用語雖毒,但觀其上文下理,其實是肯定上主的拯救,其咒罵之言,實其苦水也,不吐不快。當我們讀通聖經,就會發現,聖經中的 strong language,放置合宜,襯托出更重要的真理。耶穌突出了當時宗教領袖的不堪,指出他們的過錯。對厚顏無恥、虛偽做作之輩,用咒罵來直斥其非,可謂恰如其分。耶穌對門徒,大多時都只是曉以大義,但間中也會出言慨嘆他們的魯鈍。

聖經本身就充滿 strong language,神用,人用,根本不用大驚小怪。現在的人,就只是咬著一句粗口,就大造文章,用滑坡理論,訴諸教壞細路,是極之膚淺的律法主義。律法主義相信,定了一些規則、禁忌,逾越了就是錯。粗口,是定義下的禁忌,所以有教師講粗口,就是錯。他們用這種思維來思考教育,無怪乎香港的小孩都欠創意,而且討厭讀書。甚麼是真正的教育呢?我想起電影《誤人子弟》的最後一幕。林海峰在巴士上,見到有兩個小朋友用塗改液寫上「扑街仔」,林上前,糾正了他們的中文,應該寫「仆街仔」,然後才說他們塗鴉是錯。講一句粗口會不教壞細路,視乎家長怎樣教小朋友理解粗口。我想,那些要討伐林老師的「家長」,把粗口這種禁忌誇大,只會弄巧反拙。btw,更不要提「愛」字堆本身,也是粗口爛舌的了。這樣,不是虛偽得過份嗎?

Advertisements

8 thoughts on “耶穌的「粗言.慰語」

  1. 就算綜合中英譯本的不同翻譯是無法找出句子的「有效性」,尤其在 Scatological terms,中譯譯本很多時是會以 euphemism 代之,”place of waste” 就是一例子。較「有效」的方法是查找希臘原文,《路 14:35》採用的一字是 κοπρίαν,是不折不扣的「糞便」。

  2. 言辭辛辣和粗口是兩回事,不然魯迅的文章就滿是粗口了。至於「糞」云云,愚以為:耶穌傳道的受眾只是目不識丁的平民,或許用「糞」比較直接,用「垃圾」比較迂腐。不過,在下並不精通聖經,上述云云或許有錯。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