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撒.上帝.我們

我想,近半年來,公共空間出現得最多的聖經故事,大概是「耶穌潔淨聖殿」。支持佔領中環這用之來支持公民抗命,反對者又對它有另一個解釋。最近,教新約的孫寶玲牧師又開始在他的博客談起這段經文。珠玉在前,在下就不談潔淨聖殿了。人們說,讀經要讀上下文,所以,今天我和大家讀的,是耶穌潔淨聖殿的下文。在路加福音的記載中,潔淨聖殿發生在耶穌騎驢進城之後。自耶穌霸氣進城起,聖經就不斷描述祭司長、文士等人想加害耶穌。聖經說「耶穌天天在殿裡教訓人。祭司長和文士與百姓的尊長都想要殺他, 但尋不出法子來,因為百姓都側耳聽他。(Luke 19:47-48)」到了二十章,其實是一連串耶穌怎樣和這班人週旋的記錄,每一次,都是他們來挑戰,耶穌解答。

19 文士和祭司長看出這比喻是指著他們說的,當時就想要下手拿他,只是懼怕百姓。 20 於是窺探耶穌,打發奸細裝作好人,要在他的話上得把柄,好將他交在巡撫的政權之下。 21 奸細就問耶穌說:「夫子,我們曉得你所講所傳都是正道,也不取人的外貌,乃是誠誠實實傳神的道。 22 我們納稅給凱撒,可以不可以?」 23 耶穌看出他們的詭詐,就對他們說: 24 「拿一個銀錢來給我看。這像和這號是誰的?」他們說:「是凱撒的。」 25 耶穌說:「這樣,凱撒的物當歸給凱撒,神的物當歸給神。」 26 他們當著百姓,在這話上得不著把柄,又希奇他的應對,就閉口無言了。

在「潔淨聖殿」成為家傳戶曉之前,其實很多專欄作家都用過「凱撒的歸給凱撒,上帝的歸上帝」作題目,梁文道、韓連山、陶傑都試過,他們不約而同地,都指出政府不應涉手宗教事務,政、教應該分開。而政教分離,亦是很多信徒日唸夜唸的口號,每逢選戰臨近,就會有人走出來說叫教會內的人要「政教分離」。究竟,政、教是否分離?若不分離,我們應該有甚麼取態?耶穌此明言,該作何解?我們是否用「凱撒的歸凱撒,上帝的歸上帝」,就可以不理任何世務,專心於永恆的事?

這個故事不難明,有一班奸細(鬼),裝作好意地去問耶穌一條 trick question,耶穌只要話「係」或者「唔係」,都會得罪人,可是,耶穌用第三個答案,完美解缺這個公關危機,令奸細啞口無言。奸細的問題是:「我們納稅給凱撒,可以不可以?」耶穌答可以,就會成為猶太人中的反骨仔,在民眾之中光環破滅;耶穌答不可以,就是煽動叛亂,即刻可以拉人封艇。耶穌的答覆相當有智慧,很圓滑,兩邊也沒有得失。但我想和大家看的,是這句話的真正含意,和我對此的反省。

所謂「凱撒的歸凱撒,上帝的歸上帝」,並不是指政治和宗教分離,正好相反,耶穌在講這個世界上的「莊閒問題」。首先,你要知道當時羅馬人怎樣看凱撒。凱撒是神。更正確的說,是神成為肉身去統治你班蟻民。所以,當談到納稅給凱撒時,不單是政治,更是一種類似宗教捐獻,你納稅給他,就是臣服在他之下。這樣你會明白,為甚麼耶穌說「可以納稅」會得罪猶太人,因為那是向他稱臣。在當時社會,人對凱撒和上帝,可以有三種取態。

第一,「凱撒是神,耶和華不是神」。這種心態就是看見地上的政權有生殺之力,但看不見耶和華的作為所得的。誰有力管你生死、生活、生計的就是神。我告訴你,這種基督徒,到今日還在。他們口稱耶穌是主,但他們只見到政府的權力,當政府有權柄可以批錢批地給教會,他們就數典忘宗,去親近政權。他們見到政權可以開大門給他們去中國宣教,他們就親近政權。甚至,他們害怕教會要關門、要被 cut budget,所以他們和諧。這種取態,就是「凱撒是神,耶和華不是神」。可幸,這等人不多。但又這樣說,這等人,一個都嫌多。

第二種取態,是「凱撒是神,耶和華也是神」。這就是河水不犯井水的心態。這種人心類說,神係有能力,但凱撒也很有能力。所以,他們把自己的信仰劃在一個圈內。政治是一塊,信仰是一塊,你不犯我,我不犯你。這種心態非常普遍。我記得有一年的全球禱告日,與會者將社會分為「七座山」,宗教、家庭、教育、政府、媒體、娛樂、金融。他們說,只要七座山都有信徒作首,社會就會改變過來。這種思想實在是無知之極,完全無社會學常識可言。要知道,社會的多元性,不是這七個範疇可以概括,以這七個範疇也不是對等。他們這種思想的禍害,是更牢固地把信徒對政治和信仰的分割合理化。七座山嘛?我關心娛樂,你去關心政治囉,everybody is happy~ 結果,不關心政治的有了藉口,宗教狂熱者繼續佔領他們的山頭。其實,這種政治、生活、信仰分割的生活態度,由豈是今日的事?香港的教會從來都深受聖俗二分所影響,很多人把生活和宗教生活割離,信仰變成生活中一個 sector。不過,這種情況的確是有進步,近年來更多人知道信仰是融入整個生活的事。

好了,第三種取態,就是耶穌的取態。為甚麼猶太人奸細聽到耶穌的答案會啞口無聲?是因為耶穌問了一條問題:「這像和這號是誰的?」像,image。有凱撒 image 的東西,要歸給凱撒;有上帝 image 的東西,即是人,就歸於上帝。耶穌不但叫奸細啞口無言,他更作出一個極顛覆的宣告:「只有耶和華是神,凱撒才不是神」凱撒,也只是一個人,唯有創天造地的神,是神。這就是我們應該有的取態。政權或許有暫時的能力,或許能殺了我,把人關進監牢,但地上的國是短暫的。神的國才是永恆,你可以殺掉我的身體,但你永遠不能奪去我的信仰。因著這一種視上主國為首的勇氣,耶穌大部分門徒都是殉道而死,他們甚至是「搶住去殉道」,他們見到有永恆價值的事,他們不再害怕那殺身體的。歷史上有千千萬萬的人前仆後繼殉道,就是要見證「只有神是神,我的主只有耶穌基督」。

這個顛覆性的宣告,怎樣影響我們?我們要記住,就算地上的政權有多大的影響力,它會過去。但神的國度,就是公義和愛的國度,是永恆的。面對不義,教會就是世上的鹽、光,去指出、宣告他們的不義,去宣告一個有愛和公義的國度。我們同時擁有公民和子民的身份,但我們要記住,我們先是一個子民,然後才是一個公民。我們要盡我們公民的責任,但更重要的,是活出子民的責任。我們可以參與各種公民運動,但我們有更 noble 的原因,我們為公義和愛而站出來,我們是以基督徒(天國子民)的身份站出來。我們告訴同行的人,this is what the citizen of God should be like。我們示範給這個世界看,甚麼是公義,甚麼是愛。所以,讀好你的聖經,不要讓人搞亂你的思想。

不要害怕政權。凱撒才不是上帝!

耶穌這一句話,還有第二層解讀的。以下,特別講給基督徒領袖(本人)聽。我一開始時講過,這件事發生在潔淨聖殿之後。潔淨聖殿,是耶穌推倒買賣之人,不想聖殿成為交易場所。之後,耶穌講了一個「惡園戶比喻」,講一班人為了謀得葡萄園,竟然殺了原本的繼承人。而納稅給凱撒,固然也是和錢有關的。為甚麼作者一連要講三個和錢有關的故事?在下合理的推測,當時的宗教領袖,是稅收的既得利益者。從事宗教領袖,在聖殿兌換銀錢一事上,當然能分一杯羹;而納給凱撒的稅,他們能不能過水濕腳?他們當然過水濕腳!其實宗教領袖斂財,以神之名刮盡民脂民膏,正是當時的現象。以此觀之,當耶穌說「凱撒的歸給凱撒,上帝的歸上帝」的時候,他其實也是在警告這班人「凱撒的錢,還給凱撒;上帝的人,還給上帝」。耶穌關心凱撒的錢嗎?不太。耶穌火滾的是,這班人不但貪錢,更成為人認識上帝的攔阻,有名有利、沽名釣譽,所以耶穌警告他們。我這樣說有沒有根據?有。且看第二十章尾:

「你們要防備文士。他們好穿長衣遊行,喜愛人在街市上問他們安,又喜愛會堂裡的高位,筵席上的首座;他們侵吞寡婦的家產,假意作很長的禱告。這些人要受更重的刑罰!」

你偷凱撒的錢,他尚且會和你計數,更何況是偷了上帝的人?上帝會雙倍奉還的。所以,作宗教領袖其實是走在刀鋒上,一點也不過癮。我們應該怎做呢?其實道理我剛才也說了。上帝的,歸上帝。我們的責任就是帶領人認識人的主是誰,我們的歸宿在那裡。人,是屬上帝的,我們就把他們帶到神面前。身為信徒,我們其實也責無旁貸。我雖然是一個很包容的人,很尊重其他宗教的信徒,尊重他們不成為基督徒,但我仍然不會說殊途同歸的。我們所高舉的,只有基督。凱撒也好、黨也好,誰也不是上帝。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